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81ee5fb8c40ffc3a1fb21331604559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老舊的街道上,人群川流不息。

許末他們一行人站在路上,像是在等待著什麼般。

剛洗完澡休息會兒,就被逼出來,冇有安身之所,倒是顯得有些淒涼。

不過他們看起來也並不怎麼在意。

一切都會過去的。

在地獄爬上來的人,又怎麼會在意這些?

“美女,通訊號碼交換一下?”一輛機車在葉青蝶身前停下,機車上的金髮少年目光盯著葉青蝶。

這相貌和身材,竟然在這片區域,看來是不懂得利用自己的顏值優勢。

鋼穹市窮人很多,但有錢人也很多,像葉青蝶這樣的極品,絕對是稀缺資源。

隻要放得開,很多有錢人願意一擲千金。

“冇有。”葉青蝶冷淡的掃了對方一眼。

不過金髮青年似乎並不在意,繼續道:“隻是想認識一下。”

臉皮不厚,怎麼泡妞?

就在這時,一輛豪華商務車駛來,在許末他們身旁停下。

司機走下來,看向許末他們,問道:“是許先生嗎?”

“我是。”許末應了聲。

金髮青年看了一眼那輛車,眼神變了變,灰溜溜的走了。

“大小姐讓我來接您。”司機開口說道,將後麵車門打開。

“上車吧。”許末對著葉青蝶他們開口說道,他則是看向身旁的秦夫。

“秦叔,要再見了。”許末開口說道:“找到了獵荒者公會會長,讓他將我那份傭金一併交給你。”

“好,如果能拿到,以後有機會還給你,你有我的號碼,記得聯絡我。”秦夫迴應道。

“恩。”許末點頭,又看向秦蘭夫妻,道:“蘭姐,再見。”

“記得,一定要測源力融合度。”秦蘭囑咐道。

“好。”許末笑著上了車。

車輛關好門,隨後緩緩駛離。

秦夫和秦蘭看著許末他們的身影遠去,心中也頗為感慨。

“阿爸,你說還能遇到嗎?”秦蘭問道。

“怕是難,許末不簡單,他隻差一個機會,一旦抓住,就可能一飛沖天。”秦夫開口道,現在隻是潛龍在淵。

林汐小姐,有可能會是許末的貴人。

她能派人來接許末秦夫也很意外。

莫非在廢墟中,林汐她也發現了許末的不凡之處?

若是她知道的話,應該會給許末一個機會吧。

“見不到了嗎?”秦蘭感覺有些遺憾。

雖然認識時間很短,但是許末給他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看緣分吧,或許有一天,許末能夠成為鋼穹市的大人物呢。”秦夫笑著開口說道。

不過真有這種可能的話,恐怕也要很多年以後吧。

看許末的機緣了。

…………

車輛在鋼穹市內行駛。

進入繁華區域。

兩側一座座鋼鐵大樓給人一股肅穆之意,大樓上亮起的螢幕以及如繁星般的燈光,又讓人許末感受到這是一座現代化的都市。

商務車內,葉青蝶她們都滿是好奇的看著玻璃窗外的一切。

在地下世界,她們隻感覺到壓抑。

來到上麵的世界,他們才知道世界有多大,又感覺到自身的渺小。

“許末,你說,這座城市,能有我們的一席之地嗎。”葉青蝶趴在車窗前看著外麵的一切。

這座城市太大了,大到讓她有些不適應。

“當然。”許末點頭道。

“恩。”葉青蝶露出一抹笑容。

對於許末,她是那樣的信任。

這可是能夠殺穿地下世界的人。

即便鋼穹市很大,他依舊會闖出一番天地。

車輛行駛了很久,終於來到了一座私人莊園。

莊園裡麵很大。

中間有一條純白色的通道,兩側是大草坪,走到儘頭有噴泉,階梯,還有泳池。

再往前便是房子。

冇有很高的樓,一排純白色的建族橫在那,氣勢磅礴。

“好大。”

小七驚歎一聲,他們在地下世界殺進的議院家都冇這麼大。

而且,檔次差太遠了。

在鋼穹市寸土寸金之地,這樣一座私人莊園要多少聯邦幣?

或許要千萬級彆聯邦幣吧。

不過,許末之前便猜到了林汐家庭條件非常優越。

本澤名和孫小小應該也是。

楊鳴之前對蝶姐有些想法。

但他一直和林汐保持著距離,不敢逾越。

雙方雖然都是學院教員,但應該也存在階層的差距。

這點,從楊鳴貪圖孫胖子的聯邦幣並且自己獨自回去也能看出一點端倪。

林汐坐在階梯前等他們,之前接她的女子也在。

“林汐小姐。”許末喊了一聲。

“你們怎麼會是黑戶?”林汐開口問道。

“我們都是孤兒,在外麵基地長大的,從小在基地和廢墟,冇有來過城市裡麵。”許末早已經想好了說辭。

他還不知道控製地下世界的‘公司’究竟是什麼存在,自然要謹慎一些。

若是公司知道有人從地下世界跑出來,他便麻煩了。

林汐點頭,看來許末是在廢墟中練就殺怪獸的本領。M.biQUpai.coM

倒是不容易。

黑戶的話,許末他們的確難有落腳之地。

“你們先在這裡住下吧,介意給你們安排工作嗎?”林汐對著許末問道。

“林汐小姐願意幫忙的話,感激都來不及。”許末回道。

“你可以當我妹妹的教練。”林汐對著許末道。

廢墟中,她見過許末的實力,非常不錯。

C級頂尖水準,刀法很快。

“好。”許末看了一眼坐在那的女子,應該就是林汐的妹妹了。

“她可以當做助理,替我做些事情。”林汐看著葉青蝶。

“可以。”許末點頭,跟著林汐,應該能夠知道不少事情。

“他們兩人,願意去我爸的公司嗎?一家機械公司,可以先從學徒做起。”林汐又看向小七和影。

“冇問題。”許末點頭。

他們一行人,都不熟悉上麵的世界。

林汐的安排,可以讓他們快速熟悉。

而且,小七本就熟悉機械。

林汐最後看了艾爾莎一眼,道:“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在莊園內學習下廚藝或者清理工作。”

“當然不介意。”艾爾莎忙搖著頭,她還擔心自己冇有用。

“那就暫時這樣安排?”林汐道。

“恩,謝謝林汐小姐。”許末感激道,林汐是認真為他們想過了,纔會安排如此妥當。

“林簡,以後許末就是你的教練了。”林汐看了一眼坐在那玩通訊器的女子道。

林簡十九歲左右,青春靚麗,雖然也是美女,但和性格溫婉的姐姐林汐是兩種不同的氣質。

“他,我教練?”

林簡撇了一眼許末,十七歲不到的教練?

玩笑呢?

她好歹也是B級的源力融合度,雖然不怎麼喜歡修行。

但也是C級頂尖水準。

給她找一個獵荒者當教練?

姐姐哪根筋不對勁。

“有什麼問題嗎?”林汐開口道。

“姐,雖然你一直對我不滿意,也不必找個十六七歲的獵荒者當教練吧,我在你心裡就這麼差勁嗎?”林間懶散的道。

“你要能贏他的話,以後我可以不管你的事。”林汐開口道:“你輸了,就聽我安排。”

“行。”林簡眼睛亮了幾分,起身道:“在這動手嗎?”

她有些迫不及待了。

獵荒者,教練?

說出去,怕是惹人笑話吧。

厲害的人,有幾個去當獵荒者的。

“去練習場。”林汐開口說道。

莊園有獨立的室內練習場。

在地下室,麵積很大。

而且這裡麵有各類兵器,還有戰甲。

因為戰爭和怪獸的緣故,拜倫星崇尚發展武力,不禁武器。

否則若再爆發戰爭或者怪獸入侵,拿什麼抵抗?

練習場,林簡穿好了戰甲,武器是源力劍。

許末冇有穿甲,他取了一把戰刀,便走到了林簡對麵。

林簡皺了皺眉,許末什麼意思?

“你不穿甲?”林簡開口道:“我可不想傷你。”

“林簡小姐儘管出手。”許末迴應。

林汐雖然相信許末能夠穩勝林簡,但看到他竟然不穿戰甲還是有些擔心被誤傷。

但許末這麼做,應該是有信心。

“裝什麼啊。”林簡諷刺一聲,話音落下她的身體動了,朝著許末狂奔而去。

她有些不太喜歡許末。

甚至是淡淡的厭惡。

一是因為他是姐姐安排的教練,一位獵荒者有什麼資格當她教練?

其次是許末的自以為是,她會讓許末得到教訓。

因此,林簡冇有絲毫手下留情的意思。

她身體一躍而起,手中的源力劍直接朝著許末斬下,淩厲霸道。

感受到林簡的動作,許末知道她冇有留手的意思。

旁邊的林汐則是皺了皺眉,對這妹妹有些頭疼。

她是真下狠手。

不知道許末怎麼應對。

“砰。”

源力劍斬在了戰刀之上,被許末直接格擋住了。

林簡的劍竟然無法下降分毫。

源力劍摩擦著戰刀,卻見許末直接抬起一腳踹了出去,林簡被直接踢飛,倒在地上。

林簡爬起來看了一眼胸前的腳印,臉色難看至極,對著許末大聲叱喝道:“你有病嗎?”

不知道自己什麼身份嗎?

林汐皺著眉頭,許末這一腳範圍比較大,她自然看不出不是故意襲擊胸口位置,隻是覆蓋到了一點。

許末聽到林簡的嗬斥聲看向林汐。

“你現在是教練,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處理。”林汐迴應道。

許末點頭。

看到林簡起身,他的身體突然間往前狂奔而去,帶起了一陣風。

既然如此,就不慣著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7號基地更新,第十章 教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