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柳兒在人群之中,此時倒是神色平靜,目光看向四周,眉眼間甚至掛著一絲不屑之色。

是的,眾人皆醉她獨醒。

她早就知道淩天是故意裝出來的,這傢夥實力強大無比,甚至能夠對抗神王中期的強者。

就區區一群武神,怎麼可能讓他的力量消耗的這麼快,這根本就不現實。

而且除此之外,她更是知道淩天身上丹藥很多,而且神元渾厚無比,更是掌握著三大規則之力。

這種情況之下,他的神元和規則大道之力若是還會如此輕易的耗儘,那就是扯淡了,這一點兒也不現實。

而她之所以如此確定,也不是因為上麵這些,主要是她對淩天的瞭解,這傢夥從來不會硬撐的。

一旦發現自己實力不夠,估計早就下來了,怎麼可能給彆人機會。

她也是極為相信淩天的實力,區區百連勝對淩天來說,雖然有一些難度,但也不算太難。

神元和規則大道之力就算耗儘,那也是七八十場以後的事情,絕對不可能是現在。

而且他還有神源,還有各種丹藥,他若是真的神元不夠了,早就利用那些東西恢複了,怎麼可能一點動靜也冇有。

至於擂台上的張子陵,實力還算不錯,但是她卻很清楚這傢夥絕對不是淩天的對手。

彆看他的氣勢很唬人,看上去很可怕的模樣,但甚至連當初那取得三十九連勝的李宏都不如。

此時擂台另外一邊,一個青年也是麵色陰沉,看向淩天的時候,眼中帶著一抹遮掩不住的怒意。

這青年不是彆人,正是女扮男裝,被淩天擊敗的肖明月。

要知道之前他上擂台與淩天對戰的時候,可是將實力壓製了一半。

而後被逼的動用了超過一半的力量,然後自己選擇了認輸。

事實上,她都未曾動用太多的東西,也冇有爆發出自己真正的實力,隻是她是一個有原則的人,既然破壞了自己的原則,所以才認輸。

但那是在她覺得淩天實力所剩無幾,她不想占淩天便宜的情況下,才這樣做的。

若是她早知道淩天還儲存著這麼多的力量,她怎麼可能會認輸?

就算是輸,也不可能這麼輕易的認輸。

“這混蛋,我必須再跟他打一場。”

肖明月咬牙,神色間滿是堅定之色,看向淩天的時候,已經冇有了之前那惺惺相惜的光芒,隻有憤怒之色。

想想倒也正常,仍誰知道自己被騙了,估計也不會舒服。

可惜每個人雖然可以上擂台無數次,但是挑戰一個人的話,敗了就不允許再上去了,不然她肖明月必然還會再上去。

當然,這也得要眼前的淩天先過了眼前這張子陵這一關。

張子陵雖然實力不如自己,但也不算弱,還是挺強的。

那淩天即便還儲存著五成的實力,真的足夠擊敗張子陵嗎?

對此,肖明月卻是有些懷疑。

心中也是想著,若是淩天能夠擊敗張子陵的話,便是有成為他對手的資格了,不然的話最多算是一塊攔路石。

肖明月緩緩的吐出一口氣,盯著擂台之上,輕易破掉那道道紫色雷光的淩天,腦海中卻是忽然產生了一個疑問。

這小子真的隻剩下五成實力了嗎?

這個念頭剛剛浮現,她卻是眉頭微挑,覺得應該差不多吧!

畢竟淩天打了這麼多場,其中還有不少強者,若是還能夠儲存高於五成的實力,那得有多強啊!

豈不是說有資格入人榜了?

雖說人榜是以天賦和資質來決定的,但是很多時候也會以其實力還評定。

當然,這個實力不是說境界,而是說某個境界爆發出來的實力。

比如說有兩位年紀想同的武者,其中一個武者隻是武神中期,但是卻能夠擁有著堪比武神巔峰的實力,而另外一位武者是武神巔峰,但也隻是普通的武神巔峰罷了。

這種情況下,人榜肯定會將那位武神中期的強者放在前麵,因為其在一個境界能夠爆發出來的實力,纔是對天賦資質最大的肯定。

像那種境界突破很快,但是實力卻很一般的武者,基本上很難入榜。

除非其突破的速度真的逆天,比如說其他人都還隻是武神初期,他已經到了武神後期。

這種情況下,纔會入榜。

不然的話,根本冇有資格入榜。

這雖然是人榜評定的一個標準,但也是有年齡限製的,不到百歲的武者纔有資格入人榜。

若是超過百歲,卻還冇有入地榜的話,那就抱歉了,人榜也不會有其名字。

但事實上人,能夠入人榜的武者,大部分都是在百歲之前,便已經進入地榜了。

畢竟若是冇有這樣的天賦和資質,又怎麼可能入的了人榜。

當然,也不是說冇有難度,難度其實也很大的。

因為地榜可已經完全不是看資質和天賦,而是完全看實力了。

而地榜排名前列的強者,他們也不是說依靠時間堆砌起來的,他們曾經也是人榜的強者。

所以可以想象得到,地榜的震驚有多激烈。

眼前的淩天若是打了這麼多場,還能保持超過五成以上的實力,不說一定入人榜,但絕對有資格資格的。

即便他已經二十來歲,卻依然隻是武神後期。

“轟隆!”

正當肖明月腦海中念頭萬千的時候,擂台之上一道巨響驟然傳來。

目光所至,擂台上一道可怕的雷球驟然炸裂,化為道道弧形的閃電,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擂台之上的兩人,站在那裡,任由這閃電掠過,卻是冇有任何的變化。

反倒是擂台之下的眾人紛紛色變,一個個出手阻擋,但即便如此,最前麵還是有數人,被這弧形的閃電給震的麵色微白。

“你的實力確實很強,配得上做我的對手了。”

張子陵盯著淩天,也是眸光微沉,眼中多了一絲鄭重之色。

剛纔那自雷奧義,都被淩天給輕易擋住,也是讓他徹底認可了淩天的實力,此人確實很強。

若是其還處於巔峰狀態的話,自己想要擊敗他,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謝謝誇獎。”

淩天輕笑著,神色平靜無比,神色並無半點變化,看上去依然是風輕雲淡的模樣。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藏私,要爆發我真正的實力了。”

“紫電錘!”

張子陵卻是忽然低吼一聲,不等他們多想,卻是一道光芒卻是忽然爆發,漫天紫光浮現,雷電纏繞,瞬間化為一個錘子,被那張子陵抓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