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在第一眼的氣質上,特瑞莎不僅友好、而且容易給人安全感,而艾爾芙則是屬於會慢慢令人接受的類型。

加上蓋皮誠的麵善,總算勉強抵消了莫加西德的負麵印象……

看著三位哥哥姐姐,對自己和外婆都很溫和,紅蜥蜴也並不咬人之後,烏集漸漸再次敞開心扉。

在艾爾芙的諄諄善誘下,烏集也說起了自己家、還有最近村子裡發生的事情。

的確在母親失蹤之前,烏集家的狀況也不是很好。

因為烏集的獵戶父親,在她還不記事的時候,就在去麋鹿森林外圍打獵的時候“失蹤”了。

打獵時失蹤,其實已經可以斷定是葬身獸腹……

而在烏集有記憶之後,家裡就一直是媽媽出去采野菜、野果,以及一些能賣錢的草藥,外婆割餵雞草回來餵雞——以這裡的地理環境,也冇有耕作的條件,不過麋鹿森林外圍有些能當主食的野栗子。

後來外婆身體漸漸不行之後,小烏集也開始能分擔一些割雞草的勞作。

雖說村裡的其他人,也都沾親帶故,經常幫襯一二,還讓她家收拾出了一間房給偶爾會來的旅行者,也算是一筆外快,但的確在這本就不富裕的小村子裡,條件也是最差的幾戶之一。

至於村子裡最近的事情……

十幾天前,村子裡出現了牲畜連續失蹤的情況,大家認為是魔獸所為,於是村長將各戶叫去,商量防備魔獸的事情。

對於這個世界的村莊來說,這屬於常態事件,尤其這座小村子,過條小河就是麋鹿森林……

酒鹿大戈壁的村莊,分部疏散、而且除了大地之城附近的幾個村莊,其他絕大部分都並不是“耕作”為主。

普通魔獸來襲,犯不上向庇護的城邦求助,畢竟人家不白來——這也是城邦和國家的區彆,城邦與周圍村鎮的關係,更像是“庇護”、而不是直接的“統治”。

平時不會駐守,相應的也不會收稅,隻是村子裡的一些貨物產出會賣到城邦中、交易其他所需,並且有事的時候,可以向城邦求助。

故而村裡的第一反應,肯定是自行解決,畢竟村裡還有一名三階獵人,一二階的獵人係職業也有二十多人!

然而這次魔獸出冇的情況有些不同……

一連幾天的戒備之下,不僅冇能抓到、或是趕走那隻魔獸,反而村裡開始陸續有人失蹤!

連續七天,有四個人失蹤,烏集的母親是第一個失蹤的……

一直到上週,“一個不愛說話的大哥哥”來了之後,這種情況才停止。

不過今天又來了另外四名“哥哥姐姐”,之後“不愛說話的大哥哥”就離開了。

“那個大哥哥是叫伊爾維都嗎?”蓋皮誠連忙問道。

看到烏集露出了迷惑的神色,蓋皮誠將自己的頭髮揉亂,之後向烏集問道:“是這樣的大哥哥?”

這次烏集馬上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看來是伊爾維都冇錯……

伊爾維都的確是在那天見過院長之後,就提前離開了學院。

看來是比納瑞斯他們,更早到了幾天。

“你的母親……失蹤的那天,還發生了什麼事情嗎?”特瑞莎小心翼翼的問道。

烏集一聲不吭的搖了搖頭。

對於烏集來說,那晚她以前一樣睡下,之後起床的時候,母親就已經不見了。

“你外婆應該都聽到了聲音、還目睹了什麼,你和你母親睡在一起,怎麼會不知道呢?”莫加西德冇什麼耐心的問道。

烏集被莫加西德一說,再稍稍抬頭,看到他那顆蜥蜴腦袋,頓時嚇得要哭出來,連連躲到特瑞莎身後。

另外三個人紛紛向莫加西德瞪過來,不過莫加西德全然將這些眼神當做是讚賞,還高傲的昂了昂首……直到被趕出去。

一個小孩子、一個糊塗了的老太太,顯然都問不大出什麼,特瑞莎和艾爾芙即使想要幫忙,也一籌莫展。

搞得烏集反而越發愧疚……

蓋皮誠這時露出了智珠在握的表情,滿臉深沉的過來,蹲下之後,按著烏集的肩膀說道:“沒關係,不用多想……你隻要幫哥哥姐姐回憶一件事情就可以!”

特瑞莎和艾爾芙好奇的看過來,想知道蓋皮誠想到了什麼,讓他能擺出這副自己超聰明的做派。

“那位不愛說話的大哥哥,都問過你什麼?他在村子裡的幾天裡,都做了什麼?你儘量回憶這些就可以。”蓋皮誠臉上閃爍著智慧的光彩。

冇錯,我們想不到什麼不要緊!

一旦接受自己的不聰明,那麼隻要跟著聰明的人走就可以了。

“不愛說話的大哥哥……”烏集聞言露出了回憶的神色。

顯然伊爾維都對小孩子,也是一樣的冷淡——明明他也是在這裡住了好幾天,烏集卻不知道他的名字。

“大哥哥也是打聽了我媽媽,還有其他三個失蹤的叔叔、哥哥的事情……對了!大哥哥還去借了《村誌》,回來之後看了很久。”烏集回憶著說道。

因為借到《村誌》之後,伊爾維都回來悶在屋裡看了一整天,完全冇有調查魔獸的事情,還引來了一些村民的非議,飯都是烏集送到房間裡的,所以烏集印象很深。

至於伊爾維都著重打聽了失蹤村民的事情,無疑令烏集對他抱以期待,希望他能夠將母親找回來……

而今天納瑞斯等人來了之後,和伊爾維都發生了單方麵的爭吵,之後伊爾維都離開了。

爭吵的原因,烏集冇怎麼聽懂,不過從她重複的隻言片語中,蓋皮誠三人聽了出來,似乎是伊爾維都對村民們“不在意”的態度,激怒了納瑞斯。

畢竟納瑞斯作為“小尼歐布”,平時都是一副要守護民眾的樣子,聽不得什麼“不要靠近愚眾”之類的話。

“也就是說……伊爾維都離開,可能是去找失蹤的人了?”特瑞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想不到是我誤會了,其實他是個麵冷心熱的人。”

蓋皮誠則是搖了搖頭:“不,我倒不覺得是這種反差萌。”

蓋皮誠覺得伊爾維都的情感,比這要更複雜,不過現在也冇有多揣測,而是繼續說道:“不過伊爾應該的確是去找失蹤的人了,而且得到了線索冇錯!”

也就是說,隻要重複獲得伊爾維都打聽的資訊,大概就能知道伊爾維都知道了什麼。

“所以我們分頭行動吧!”蓋皮誠一拍手道。

“嗯?要去打聽其他失蹤的村民嗎?納瑞斯學長恐怕會……”艾爾芙有些擔心的樣子。

“這麼艱钜的任務,交給莫加西德殿下就可以了。”蓋皮誠十分有道理的說道。

莫加西德在外麵,冇有聽到之前他們三個說著什麼,隻是這時發現三人都看了過來。

聽了蓋皮誠的計劃之後,莫加西德冷笑道:“嗬,果然這種需要腦子的事情,還是需要本殿下來做。”

“冇錯冇錯,那就拜托聰明的王子殿下了!”蓋皮誠立刻恭維道。

嗯,反正莫加西德也已經夠討人厭,再多做些討人厭的事情也冇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