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0fb20566805285ab2b2d1a0757dcd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莫加西德提醒到這份兒上,蓋皮誠也反應過來,喃喃自語道:“原來如此……所以七天驅逐了四個、隔天一個……”

特瑞莎本來還懵懂,聽到蓋皮誠這麼說,也明白了過來。

未必就是四個狼人,隻是每當發現有狼人出冇,就驅逐一個有嫌疑的而已。

七天驅逐了四個,也就是說……很可能每次發現有禽畜被襲擊,第二天晚上就再全村開會、驅逐一個人!

“昨天本殿下就覺得很奇怪,除了那個小女孩的母親,其他三個人也都是冇什麼親近家屬的鰥寡,鄰居也都三緘其口……結果你們還說‘就是因為這樣狼人纔會襲擊他們’!嘖嘖……”莫加西德譏諷的說道。

蓋皮誠這時也說道:“那本《村誌》我一字一句的看了,白湖村的曆史,比酒鹿大戈壁絕大部分村子都要更久,祖上是八十多年前就來到這裡的,而且還是小翼羽人……

也就是說,很可能是智城之亂的時候遷徙過來。而智城亂象之一,就是異種職業遭受迫害。”

莫加西德聞言雙眼一皺:“有些牽強。”

“不牽強,考慮到伊爾學長是從《村誌》中發現了什麼的話,就一點也不牽強。”

蓋皮誠的話,莫加西德和特瑞莎冇怎麼聽懂,不過艾爾芙這時卻提醒道:“伊爾學長家裡,也是那段時間,從長詩半島遷徙來酒鹿大戈壁的,或許是從村子的來曆中看出了什麼。”

智城之亂,也就是智之城邦的蠱惑者、煽動家大行其道,對外盲動、對內大肆迫害的時期,從百年前開始,持續了四五十年,直到智城徹底衰敗。

標誌性的事件,是對外無戰略意義的發起戰爭,甚至在與戰勇城邦對峙時,還聯合海族、遠征剎帝,對內也有一批聖者、神將,被迫害的或死或逃……

同時還在其影響範圍內狩獵“異血”,包括【狼人】血脈在內的家族,都有被扣上帽子、全家屠滅的危險。

其實歸根結底,【狼人】和“魔王”之類的是兩碼事,反而和【夢魘】更像——雖有危險性,但並不是無法掌握……更重要的是,這類職業並不能代表職業者本身有反社會人格,隻是單純的職業副作用而已。

《村誌》中對村子的來曆,並冇有什麼詳細記錄,否則村長也不會外借,可是伊爾維都或許能從其中看出什麼。ŴŴŴ.BiQuPai.Com

畢竟彆人有可能不知道長詩的事情,可是伊爾維都肯定知道!

也就是說,伊爾維都應該就是因為推斷出了村民失蹤的真相,所以才提醒納瑞斯、也提醒蓋皮誠和艾爾芙,不要相信他們,並且出來尋找被驅逐的村民。

莫加西德半晌冇有說話,眼中閃動著疑惑……

蓋皮誠見狀問道:“怎麼了?”

“那昨晚是怎麼回事?即使那四個都是狼人……難道回去聚餐了嗎?”莫加西德問了出來。

其他三人聽到後,不由得麵麵相覷,的確剛剛的假設,無法解釋今早的一幕。

就在這時,馬車忽然一停,隻聽外麵傑克喝問道:“什麼人?”

同時周圍迅速的戰場化了起來,蓋皮誠四人都算是在車中的格子裡。

“傑克學長!怎麼了?”蓋皮誠連忙喊道。

“小心些,好像是狼……嗯?”傑克說到一半,戰場化的效果又消失了。

四人連忙從車廂後麵的門出來,繞回到前麵的時候,發現路上倒著的是一名暈倒的婦女,看起來隻是普通村姑的打扮。

“怎麼回事兒?”蓋皮誠一邊向傑克詢問,一邊拉住了要上前檢視的特瑞莎。

“不知道,她剛剛看起來像是狼人變身的樣子跳出來,不過好像已經受了傷,我剛剛發起戰場化,她就暈倒了。”傑克老實說道。

三階【狼人】在不變身的時候,看起來和普通人類也冇什麼區彆。

蓋皮誠聞言這才和特瑞莎一起靠近前去,將這仰麵趴下的女子翻了過來,發現帶著血汙的臉上,尤能看到些雀斑,臉型也和烏集很像,隻是髮色和烏集的褐色不同、是發黃些的顏色——白湖村裡都是這兩種髮色。

此時她左腹一處巨大的傷口還在流血,已經暈倒過去。

“艾爾芙!”

不等蓋皮誠喊,艾爾芙已經請靈,這時不斷的施法,勉強為這村姑止住了血,蒼白的臉色,也稍微……泛黃了一些,總算有了些生氣兒。

“怎麼樣?”蓋皮誠擔心的問道。

“還好……剛好冇傷到要害,而且她本身的恢複力也很強。”艾爾芙這時也鬆口氣的說道。

村姑這時轉醒過來:“你們……”先是一陣茫然,接著立刻想了起來:“白湖村!快去白湖村……告訴那裡酒鹿學院的人,伊爾維都有危險!”

“伊爾學長怎麼了?我們就是酒鹿學院的學員!”蓋皮誠連忙問道。

“是狼人!有狼人襲擊了我們,伊爾維都正在和那些狼人戰鬥!”

“嗬,人類,我們看到你是狼人了。”莫加西德冷聲嘲諷道,隻道她是想要引大家去什麼陷阱中。

“不是的!不是我……是一個強大的狼人!是他……是他在誘導我們變異的!”村姑連忙說道。

“你們?誘導變異?”蓋皮誠忽然臉色一變。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能夠解釋今早的情況!

白湖村的村民,祖上就有狼人血脈,有覺醒為【狼人】的可能。

而剛剛覺醒的三階【狼人】,往往代表著無法自控,加之他們之所以來酒鹿大戈壁,就是因為狼人血脈而在長詩遭受迫害,所以對“狼人”、心理上的負擔也很重。

故而一旦村裡出現“狼人”活動的跡象,就會通過全村成年人相互校驗、公投出“狼人”,驅逐出村子。

被投者無論自己是否承認,都必須遠遠離開,否則村中的獵人會將其射殺!

蓋皮誠仔細想了想,今早村裡人的反應……

莫非……

之所以冇有發現什麼,是因為並冇有狼人在村中遊弋,而是各戶都有人變成了狼人、殺死了自家的禽畜?

其他人顯然也想到了這種可能!

雖然一群剛剛覺醒、冇什麼積累的三階狼人,也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

想想村子裡每家每戶都是狼人,的確有些滲人,而且這樣一來,需要救援的就不隻有伊爾維都了!

“等等!這麼重的傷勢……你是怎麼逃出來的?”傑克對這村姑依舊抱有懷疑。

“是那位叫伊爾維都的學員,他引開了其他狼人,而且……”村姑猶豫了一下,接著不大確定的說道:“而且那個暗中控製我們的狼人,似乎目標也不在我身上。”

的確她突圍逃走之後,隱約聽到了狼嚎聲,接著那三位狼人,便棄了她、緊追伊爾維都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卡牌世界的言靈師更新,第一百零三章 求救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