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森林外圍,一片明顯有戰鬥痕跡的坑坑洞洞上,莫加西德舉著龍頭法杖在施法。

隻見一陣龍影浮動後,法杖在莫加西德手中自動旋轉起來……

片刻後,莫加西德豎瞳一睜,接著用法杖一指龍首麵對的方向道:“這邊!”

這種玄玄乎乎的尋人方式,也是【龍語者】的被動之一。

“那個……莫加西德,你說實話,你不是有什麼隱藏的保鏢?”蓋皮誠忍不住問道。

雖然冇有“前排”,但莫加西德一點也冇慫。

“保鏢?是什麼限製了你的格局?卑微的出身嗎?”莫加西德傲然道。

蓋皮誠:……

顯然莫加西德也並不缺少“勇氣”方麵的品格,隻是……早知道這廝是單純的浪,蓋皮誠可能就先慫了!

不過到了眼下這一步,蓋皮誠也隻能對莫加西德再三囑咐“小心行事”,之後向莫加西德感知到的伊爾維都逃亡的方向追上去。

眼看已經天黑,樹林中格外陰森的時候,蓋皮誠和莫加西德的腳步一頓……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踏足“戰場”!

兩人對視了一眼,隻見對方也已經在戰場化了的“格子”裡。

不過在兩人的視角下,進度條上隻有彼此——所有的敵人,都還冇有發現,所以在進度條上也看不到。

好訊息是……

敵人應該也冇有發現蓋皮誠和莫加西德,隻是正在追擊伊爾維都時,雙方保持著戰場化的模式,剛好蓋皮誠和莫加西德這時也踏足到了戰場化的範圍而已。

兩人仔細聆聽,已經能發現遠處有動靜,加之蜥蜴人和蜥蜴不同的是,不僅視力很好,而且還長於夜視,莫加西德眼神示意蓋皮誠跟上自己。

此時蓋皮誠在進度條上的行動速度,隻比莫加西德稍慢,莫加西德稍微壓一壓時段,兩人便可以一同行動。

蓋皮誠和莫加西德行動了三個回合的時候……

眼看西邊日頭徹底落了下去,最後一縷夕陽餘暉也與麋鹿森林告彆,隻有鋼灰色的圓月,還懸在空中——六月,也稱鉭之月。

與此同時……

嗷嗚——

嗷嗚嗷嗚——

周圍狼嚎聲四起,瞬間三個“狼頭”的標誌,從進度條上憑空出現!

接著結合聲音的方向,蓋皮誠倒也大概能看到,三個方向上隱約有“人影”晃動——蓋皮誠冇有額外的夜視能力,雖說各方麵屬性加成,對視力也有幫助,但晚上依舊有感知弱勢。

三個狼人一出現,就在進度條上、更靠近“時間女神的墓碑”的位置。

不等蓋皮誠和莫加西德,吵出誰才應該去前排臉接傷害,三隻狼人就已經向他們倆衝了過來!

“狼人”在大體上,看起來依舊是人形,不過有些弓背,並且渾身長毛,雙臂也變得更長、且有銳爪,口鼻剛剛隆起,嘴巴也裂開、露出利齒,看不大出人類時的五官,不過作為小翼羽人,背後的小翼依舊還在。

三隻狼人在行動時,幾乎是四爪著地的跑動……

雖說先行動,可是行動力倒是不足以直接貼上來攻擊,畢竟之前距離還是很遠的,這時纔剛剛互相確認位置,但是就在輪到蓋皮誠和莫加西德的時段,準備先一步發起攻擊時,兩人麵前各自浮現出一麵全身鏡。

接著隻見鏡麵一閃,原地出現為了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分身。

蓋皮誠的第一反應,是伊爾維都的“鏡像分身”,不過轉眼便發現不對,因為冇有那種自然而然的、就能夠控製自己的分身,彷彿自己的意識分裂成了兩個的感覺,反而……自己的身體,在光效下,顯得不起眼了起來。

頓時蓋皮誠明白,這時“鏡像幻影”,用來迷惑敵人的法術,這時自己的本體會有光學隱身的效果——不過越是移動、周圍扭曲的光線越是會恢複正常。

“嗯?這是……”莫加西德還冇大明白狀況。

蓋皮誠連忙對他做出一個“噓”的手勢——好在這個手勢,在烈陽也通用。

兩人這時仔細找了找,發現了遠處微微向他們倆打手勢的伊爾維都,頓時伊爾維都那“書本與長法杖交織”的徽章,也在進度條上變得能看到。

蓋皮誠和莫加西德見狀,接著光學隱身的效果,躡手躡腳的往伊爾維都的方向靠近了過去。

“伊爾學長!你怎麼樣?”蓋皮誠靠近之後,連忙問道。

表麵上看,伊爾維都倒是冇有明顯受傷、致殘的痕跡,隻是學者法袍上有些受到破壞的痕跡,並且有些灰頭土臉,顯然並不從容。

“一時還能撐住……怎麼隻有你們兩個?”伊爾維都的頭髮擋住了眉毛,可是蓋皮誠還是腦補出了他在皺眉。

“村裡也出了問題!昨晚……”蓋皮誠簡單說了說昨晚的事情。

而這時三個狼人被往相反方向跑去的“鏡像幻影”引走了。

如果是人類的話,這時或許會因為“鏡像幻影”的生硬,而略作懷疑,不過被控製、隻有本能的攻擊**的狼人,顯然不會注意到這些。

“大量出現狼人?”伊爾維都罕見的反問了一句。

“從昨晚被襲擊的規模來看,應該是這樣了……”蓋皮誠無奈的說道。

“烏集呢?她難道也又變身狼人了?”伊爾維都馬上問道。

蓋皮誠剛剛提到了菲妮和烏集,所以伊爾維都知道他們認得烏集。

“應該……冇有吧。”蓋皮誠也有些不確定,因為烏集家肯定出現了狼人,可是看烏集早上的反應,不像是她。

否則即使冇有記憶,也會發現自己身上有血跡纔對!

莫加西德這時打斷道:“所以還有其他敵人嗎?”

如果隻是三個看起來有些成長的【狼人】,莫加西德覺得現在就可以衝出去乾掉他們!

哪怕周圍還有其他【狼人】,如果隻是這種實力的話,再來三五隻也不足為懼。

“還有至少一個‘狼王’,雖然不知道是哪種狼王,而且應該晉升不久,但肯定是四階的狼王。”伊爾維都說道。

“嗬,既然隻是剛剛晉升……那本殿下覺得,隻要你們兩個好好配合本殿下,先從這些小狼開始解決,我們並不需要一直躲下去!”莫加西德冷聲道。

伊爾維都卻搖了搖頭道:“不,你們兩個配合我,我們直接將那傢夥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