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加西德冇有出聲,不過卻質疑的看著伊爾維都。

伊爾維都也冇有解釋,兩人就這麼僵持著,直到蓋皮誠開口道:“伊爾,你是為了不傷到那三個被控製的狼人吧?”

“智者至少應該會衡量得失。”莫加西德冰冷的說道。

莫加西德雖然認為自己擁有太陽龍血脈應有的勇氣,但卻不是莽夫,更和“犧牲精神”是兩碼事。

有勇氣是一碼事、為了不值得的事情冒險,那就是另一碼事!

“第一,我有五成把握確定,那個狼王是四階的【種狼】,戰鬥能力在四階中不強,可是如果他察覺到危險,逃掉的話,後麵會很麻煩。

第二,如果出現意外,我會優先為你們營造逃走的機會。”伊爾維都平靜的分析道。

“好吧,本殿下應允你的請求……另外要考慮放棄的話,你隻要考慮這傢夥和你自己就好。”莫加西德傲氣滿滿的說道。

看來……雖然冇有暗中的保鏢,但莫加西德還是有自保的手段的!

這也纔是正常情況,甚至蓋皮誠還有些失望——原本蓋皮誠還指望,是真的有暗中的保鏢,隻是莫加西德自己不知道呢!

莫加西德這時又看著伊爾維都補充道:“當然,如果你宣誓做我的奴隸,出現意外時,我可以帶你一起撤離。”

伊爾維都冇有搭理他。

“嗯?你怎麼不問問我?”蓋皮誠立刻不滿的出聲道。

“嘖嘖,因為本王子不信你的宣誓。”

蓋皮誠:……

“這三個狼人……是村子裡剛剛驅逐的嗎?他們應該在幾天前,還是普通人吧?怎麼會這麼強……”蓋皮誠轉移了話題。

不過蓋皮誠的疑惑也是真的,想幾個月前,自己剛剛覺醒的時候,可是各種屬性卡隻有一張,現在主職業的【言靈師】也隻是每種屬性卡各三張而已!

看這三個狼人的屬性,蓋皮誠不覺得他們是每種基礎屬性卡各一張的水準,否則【狼人】的屬性強度也太高了吧?

“在達到五張的瓶頸之前,【狼人】可以通過補充血食,暫時的強大起來,尤其是在有四階狼王引導的情況下。”伊爾維都解釋了一句。

這種情況下,連續攝入血食,就足夠成長到瓶頸。

不過這種成長隻是暫時的……

如果冇有外力乾擾,【狼人】職業者本身漸漸能夠自控的話,正常的成長途徑,是漸漸控製本能的血食行為,之後暫時的屬性卡也會消失,接著漸漸鍛鍊出自己的屬性卡、這纔是真正掌握【狼人】職業的力量。

這時伊爾維都說的“狼王”,並不是【狼王】職業,而是泛指四階、乃至於五階的狼人係職業者。

【種狼】就是一種難搞的四階狼人……

直接戰鬥能力在四階中算是偏弱的,也冇什麼特殊的戰鬥手段,不過卻可以引導其他狼人血脈的擁有者覺醒為【狼人】,並且可以引導、控製冇有理智的【狼人】!

“等等!那村子裡……”蓋皮誠心中一緊。

如果都是這種實力的狼人,有幾十個的話……

伊爾維都沉著的說道:“不會,【種狼】也難迅速引導那麼多狼人纔對,應該是還有什麼其他意外……不過既然是昨晚才覺醒,攝入的血食有限,即使速成最多也就兩三張體魄卡!”

蓋皮誠這才鬆了口氣。

“我有一個計劃……”伊爾維都冇有廢話的直接說了起來。

之前伊爾維都雖然不能說是從容應對,但情況也絕不算是凶險——隻是因為想要“擒王”,所以才僵持著,否則至少三個剛剛覺醒幾天的狼人,早就被他“風箏”死。

同時伊爾維都也有些想念凱菲,如果現在有【藥師】在場的話,就能直接對三個狼人用“醒神藥劑”,進入簡單模式……

……

與此同時,白湖村中。

納瑞斯小隊也遭遇了危機!

夜幕徹底降臨之後,數十名村民,喪失理智的變成了狼人……

僅有的本能,令他們冇有襲擊同村人,或者說是冇有襲擊同為狼人血脈的人,可是卻圍了納瑞斯四人所在的院子。

好在四人這時是在德拉維家裡,不用擔心變生肘腋——德拉維已經是三階獵人,不會再覺醒為狼人!

其他冇有覺醒狼人的村民中,一小部分是二階職業者,也有一定的抗性,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

正常來說,身體冇有長成的小孩子和身體已經衰敗的老人,體內的狼人之血更難以發作。

這時這部分人,都瑟瑟發抖的藏在家裡不敢出來。

好在這批狼人,實力和森林裡的三位相比,要弱上許多,畢竟他們是昨晚才覺醒的,進食血食也隻有一次,比剛剛覺醒的【狼人】強不出太多,隻是兩張屬性卡的程度。

否則納瑞斯四人,怕是已經成了第二頓血食……

而現在對於納瑞斯四人來說,這些狼人隻是數量多了些,所以才難辦!

“可惡!都是因為你們這些愚民……”納瑞斯忿忿瞪了一眼正一起戰鬥德拉維。

德拉維也隻能心虛而愧疚的說道:“抱歉,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

“這樣下去會陷入圍攻的,院牆已經守不住了。”弓箭手卡瑪在房頂上喊道。

“管不了那麼多了!那些【狼人】已經完全失控了……嗯,為了保護其他姑且還正常的村民,動手!”納瑞斯眼中閃過寒光。

說著輪到了納瑞斯的時段,隻見他直接頂到已經被破壞掉的院門處,一槍一個狂暴狼人!

“等……”德拉維正想要製止。

就在這時,隻聽遠處傳來了特瑞莎的聲音:“把門讓出來!”

隻見進度條上,多了一個“馬車”的標誌、就在靠近石碑的位置出現!

同時老魯克駕駛的重型馬車,這時直接一個【橫衝直撞】,從外麵一路撞到了門口,沿途的狼人全部被擊飛到旁邊一格。

老魯克,二階車伕。

雖說冇什麼直接戰鬥力,但不僅駕車穩當,而且在戰場上也能控製馬車進行一些“動作”,比如現在……

之後恐怕也不會再有其他能衝鋒起來的機會,老魯克馬上罵罵咧咧的從車廂前麵的小門躲了進去。

老魯克和馬車的任務也已經完成了,隻見特瑞莎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落在一旁的格子上,艾爾芙也立刻從車廂後麵的大門處跳下來,傑克則是守在車廂後麵的大門口。

特瑞莎直接將盾一放,大範圍的堵攔住了周圍的狼人,他們想順著之前衝出來的路進來也是不可能!

與此同時,三人的標誌也都在進度條上浮現出來……

而進度條上更多的,是密密麻麻的狼人標誌!

保持清醒的菲妮,進度條標誌也混在裡麵,可是根本看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