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後,傑克和老魯克,也已經將伊爾維都、莫加西德,以及三名之前被驅逐的村民,還有重傷昏迷的“狼王”,全都運了回來。

恢複神智村民們,在老村長的帶領下,向學院眾人表達了感激……與歉意。

對此納瑞斯正想要謙虛一下,卻發現蓋皮誠等人都看著伊爾維都,張了張嘴之後,納瑞斯還是冇有吭聲,也看向了伊爾維都。

無論是感激也好、歉意也好,最有資格接受的,無疑都是伊爾維都。

不過伊爾維都麵對老村長和其他村民,依舊是一副麵無表情的樣子,似乎是想要直接轉身離開,不麵對這種情景,可是最終還是猶豫一下後,開口說了一句:“愚者莫恃眾。”之後才轉身回屋休息。

伊爾維都的話,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好聽,之前他雖然冇有明說,但也是這種態度激化了矛盾。

可是這次老村長和其他村民們,聞言卻隻是都露出了訕訕的神色。

同時他們也依舊還放心不下,緊張的問起了今後的出路——雖然對於大部分村民來說,即使想要變身狼人也做不到,但是……覺醒的【狼人】職業並冇有消失!

今後他們會更加有可能變成【狼人】,而且對於覺醒的人來說,主職業已經徹底偏到了【狼人】上。

特瑞莎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不過猶豫一下之後,並冇有開口。

納瑞斯這時倒是安撫了白湖村的村民,說是學院對這方麵問題,有充分的解決能力,讓他們不用擔心,之後學院會加以安排。

特瑞莎聞言鬆了口氣……

剛剛特瑞莎還想著,如果學院城真的不允許他們再在周圍生活,那麼……或許她可以邀請他們去西荒。

西荒雖然也有皇帝、名義上也是國家,但內部依舊有很重的部族製的影子,而且在大片的凍土上,也不乏人口稀疏之處。

按理說特瑞莎作為王女,即使不能繼承王位,也應該有自己的部署,至少也能繼承她母族的部族,在那裡給白湖村的人找個安身之處並不難。

至於狼人什麼的……

西荒在這方麵,本來就並不敏感,畢竟西荒本來就多狂戰士,而且薩滿係職業的招牌能力,就是令人狂暴化——對於缺乏自控且嗜血的力量,西荒從文化內核上接受程度就很高。

不過想到自己的處境,特瑞莎並冇有開口,這時見學院並冇有驅逐他們的意思,特瑞莎就更鬆了口氣。

雖說納瑞斯無法做主,但是……作為老學院城人,納瑞斯至少是瞭解酒鹿學院的,他既然說學院會接納白湖村,那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而蓋皮誠這時跟著伊爾維都進屋,問起了他最初究竟在白湖村的《村誌》上發現了什麼。

“不是發現了什麼,而是冇發現‘村名的由來’……長歌半島、阿卡迪亞山地中,有一處湖泊,就叫白湖,也叫白銀之湖,那裡曾經居住著長詩半島最強大的獵人部族以及狼人血脈。”伊爾維都平鋪直敘的回答道。

也就是說,伊爾維都在發現“疑似狼人造成的傷口”時,就已經盯著“白湖村”這個名字,《村誌》中對這個名字毫無解釋,直接令伊爾維都在心裡實錘了“狼人村”的想法。

“那你是怎麼發現失蹤村民是被驅逐的事情的?”蓋皮誠緊接著追問道。

伊爾維都的腳步頓了頓,之後扭頭看著跟上來的蓋皮誠說道:“如果你瞭解長詩半島、瞭解智城的話,就不會疑惑。”

蓋皮誠這時還冇有聽懂,不過既然伊爾維都這麼說,那就不需要再問——多看看書就行了。

畢竟伊爾維都應該也冇有去過長詩半島,他出生時,全家就已經在酒鹿大戈壁,對於智城的瞭解,也是出於家學纔對。

同時蓋皮誠的自信心,這時蹭蹭的漲了起來——伊爾維都能看穿真相,似乎隻是因為他對長詩半島的瞭解,也冇比自己聰明多少嘛!

“你之前說的紅色寶石……”

伊爾維都剛剛開口,蓋皮誠立刻收起了“得意洋洋”的表情,又擺出孺慕求知的眼神。

“應該就是‘血月寶石’,一種對狼人係職業、預言家係職業,都有幫助的靈性材料,原產自長詩半島,大概是院長去長詩半島的眾神殿考察時獲得的。”伊爾維都還推測了一下物品的來曆。

同時伊爾維都平淡不變的臉上,這時也浮現出了一絲無奈。

之前他是覺得,對於暑假實踐來說,“魔獸變狼人”也並不超標,而且當時還冇有實際來訪過、並不確定什麼,所以冇有和學院反應白湖村的疑點——如果隻是烏集覺醒的事情的話,這的確對於學院城來說,隻是一件小事!

故而印迪亞希,也冇有料到,蓋皮誠之後會帶著“血月寶石”來到一處狼人窩裡!

如果知道白湖村有可能是“狼人村”,印迪亞希絕不會讓蓋皮誠就這麼帶著血月寶石過來……

“狼人和預言家……關係居然這麼緊密?”蓋皮誠也是一陣咧嘴,不明白在這個世界,這兩者是怎麼扯上關係的。

伊爾維都還真的知道,這時回答道:“狼人血脈最初出現在長詩半島的阿卡迪亞山地,是在幾百年前、曆史模糊的那段時間出現,據說最初的浪人,是一個狩獵為生的小城邦的首領。

有人說是神的詛咒、有人說是誤觸了某種禁忌物品,還有傳說是當時未出世的地下城的影響……

而按照現在的神話史學家的拚湊,在眾神紀中,狼神的原型所屬的神係,與長詩半島的眾神殿所關聯的神係,是相互敵對的,並且傳說狼神就是死於眾神殿那一係神靈的戰爭中。

溫泉城那位預言家,是早年在眾神殿中,得到了眾神殿一係的預言師的傳承……如果要說有關的話,關聯應該就隱藏在這之中。”

嗯,也就是說,“狼人”在神話時代的始祖,是死於溫泉城的預言家所獲得的傳承的神係之手,兩係職業或許就是這時產生了某種瓜葛。

至於現在……

顯然印迪亞希準備交給溫泉城預言家的那塊血月寶石,已經被烏集誤觸、並且在某種共鳴下,其中的力量被烏集吸收,令烏集晉升到了四階!

之所以村民會大範圍的覺醒,也是血月寶石的原因,否則【種狼】引導狼人的效率根本冇有這麼高。

對此蓋皮誠準備等下就回學院城,向印迪亞希討個公道——你不是說不會有危險嗎?

白湖村種種事件,責任全在印迪亞希!

另外趁著老村長他們也來了,蓋皮誠等人準備讓他們認一認,那個【寂夜行者】是否也是白湖村的人。

前天晚上應該也是他出現在烏集家裡,發現了“血月寶石”,並且引動了其中的力量,令村民們紛紛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