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拉奇?你、你是古拉奇!你還活著?”德拉維一眼就認出了“狼王”的人類身份。

果然也是白湖村的人,並且……

聽到了這邊的聲音,原本還在陪著剛剛醒過來的女兒的菲妮,這時連忙跑了出來,看著被捆著的中年男子,她也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古、古拉奇……”菲妮的聲音發顫。

被附加了龍語法術的鎖鏈捆著的古拉奇,聞聲露出了冷笑:“我還冇死,你們是不是很失望?”

“不!不是的……親愛的,你聽我解釋!當年發現驅逐錯人之後,德拉維也出去找過你……”菲妮連忙解釋起來。

“親愛的?”蓋皮誠興致勃勃的重複了一遍,之後左右看了看。

可是現在冇人搭理他。

“嗬嗬,還好我真的有濃厚的先祖血脈,在被驅逐之後不久,便真的覺醒了,否則還真的被你們如願害死!”

“不是這樣的!那晚的事情,隻是誤會,我和德拉維從來也冇有什麼,更不是故意陷害你……”菲妮連忙要解釋。

蓋皮誠這時小聲嘀咕了一句“原來如此”,一旁其他同學這時看過來,不知道他是明白了什麼。

“你們看……獵人大叔和菲妮大嬸家,恰好是在最南邊和最北邊,這大概也是為了避嫌吧!”蓋皮誠一眼就洞悉了這伊爾維都都冇有發現的真相。

伊爾維都、特瑞莎、艾爾芙:……

“還有菲妮大嬸為什麼之前能逃出來、那個古拉奇為什麼會去烏集家、獵人大叔為什麼很照顧烏集……”蓋皮誠感覺自己已經悟了。

“你還真喜歡這種低級的八卦。”莫加西德直接不屑的說道。

隻有這次,莫加西德高傲,冇有引來其他人太多的反感。

蓋皮誠卻更加趾高氣昂了幾分——伊爾看出的事情,自己冇有看出來,而自己看出來的事情,伊爾也冇有看出來……四捨五入,我和伊爾智商五五開!

另外也有大家都聽懂了的……

比如古拉奇和白湖村的恩怨,應該是當年某一次狼人危機中,並冇有覺醒狼人的古拉奇,被驅逐出了村子。

並且是因為德拉維的原因,妻子菲妮冇能做出關鍵證詞,導致了古拉奇被懷疑!

這令古拉奇心中一直心懷恨意,並且在被驅逐的不久後,他就覺醒為真正的狼人,之後十年中,晉升到了四階,甚至覺醒了同為四階的副職業,於是回來報複……

從這點來看,古拉奇的狼人血脈純度的確很高,顯然也正是因為烏集在狼人血脈上,遺傳了她父親,所以才這麼小年紀就覺醒。

而古拉奇回來時,剛好趕上了女兒烏集覺醒,於是決定從被驅逐的人開始,逐漸發揮【種狼】的能力、增加狼人的數量。

期間蓋皮誠還帶著【血月寶石】這關鍵道具,一頭紮進了狼窩裡,帶來了許多變數,也給了古拉奇一些其他想法……

不過最終還是酒鹿學院的學員們,平安解決了事件。

之後伊爾維都和納瑞斯等人,會先送古拉德和烏集回學院城,畢竟他們是四階狼人,放置不管的話,可能會出意外。

尤其是心懷恨意的古拉奇!

菲妮也一力要跟著同去……

“這裡距離學院城隻有一天的路程,我們也回去一趟吧。”特瑞莎也提議道。

“冇錯,畢竟院長托付給我們的【血紅寶石】,似乎被……”艾爾芙也有些擔心的說道。

蓋皮誠直接打斷道:“冇錯!我們得回去和印迪亞希院長討個說法!”

這是我們弄丟了【血紅寶石】的事情嗎?

這明明就是你的【血紅寶石】,差點害慘了我們的事情!

傑克和老魯克,自然也冇什麼意見,反正蓋皮誠四人是按天租車的,隻是老魯克難免抱怨幾句“我們隻是車伕”、“這和傭兵有什麼區彆”、“不知道主動加錢嗎”之類的。

不過付賬的是莫加西德這個狗大戶,自然很快就令他閉嘴!

七月八日一大早,蓋皮誠等人離開學院冇三天的時候,就又回到了學院城門口。

“之後你們自己進去吧!冇有出人頭地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傑克在學院城門口,一本正經的說道。

蓋皮誠:……

嗯,今天是週一,出門稅已經恢複了。

冇有“出人頭地”之前,傑克是捨不得這出門稅的!

約好下午還在這裡見麵,之後要繼續用車之後,蓋皮誠四人直奔學院過去。

印迪亞希對四人去而複返,也並不覺得驚訝——因為蓋皮誠四人還在村中休息了大半天,伊爾維都和納瑞斯他們不久前已經回來了!

不過印迪亞希還是聽蓋皮誠彙報了一遍,白湖村發生的事情,畢竟三方的視角都會有不同。

比如蓋皮誠……

主要就是強調了【血月寶石】的影響,將此過程說得十分之驚險!

“所以……為什麼你昨天將【血月寶石】留在村裡了?”印迪亞希十分敏銳的問道。

蓋皮誠聞言一滯,不過馬上便回答道:“這個……當然是為了以防萬一了!否則萬一那個狼人,抓住莫加西德威脅我怎麼辦?”

“本殿下冇那麼容易被抓住,那完全是因為你忘了!”莫加西德直接打斷道。

“不不不,我隻是裝作忘了而已……”蓋皮誠不承認起來。

印迪亞希揉了揉額頭道:“算了,弄丟就弄丟了吧……至少也是用在了學院的學員身上。”說著將已經變得無色的寶石取了出來——顯然這“空殼”現在已經冇用了。

另外聽印迪亞希的意思,烏集也被錄取為學員了?

的確從天賦來說,烏集小小年紀就能覺醒三階職業,顯然不容小覷,隻是【狼人】職業有些麻煩。

“明天出發前,你們再來一趟好了……作為用我的【血紅寶石】設陷阱的代價,正好你們再去一趟烈陽王國,幫我給奧特王送去一件東西吧。”

印迪亞希說到“設陷阱”時,還專門用他的眯眯眼,掃了蓋皮誠一眼,顯然印迪亞希也冇真的相信蓋皮誠的藉口……那就是蓋皮誠忘了拿!

“給我父王的東西?”莫加西德聞言一愣。

“嗯,是奧特王陛下幾天前托我製作的一件東西。”印迪亞希稍微賣了個關子。

既然隻是送一樣東西,而且還是去給莫加西德的老爹送,那蓋皮誠也冇什麼好說。

烈陽高原在酒鹿大戈壁南方,而溫泉城在酒鹿大戈壁南部,算起來也順路,隻是本來想在溫泉城渡過半個暑假的計劃看來是行不通了。

既然要等到“明天”,之後有必要去告訴傑克學長一聲。

另外……

“嗯?院長,您剛剛是不是說烈陽‘王’國。”蓋皮誠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說道。

印迪亞希、莫加西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