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蓋皮誠和莫加西德再次來到院長的辦公室,而特瑞莎和艾爾芙先帶著其他行李的小推車,前往傑克的馬車處……

隻見印迪亞希鄭重其事的,將那個“眼熟的盒子”又拿了出來,交給了莫加西德——本來就是給烈陽王國的東西,當然放在莫加西德手裡就好。

“這次可是很重要的東西,務必代我安全的轉交給奧特王陛下。”印迪亞希特地強調道。

這和之前作為“禮物”的【血月寶石】不同,是奧特王特地拜托印迪亞希定製的,弄丟了可就不好辦。

“既然是重要的東西,倒是換一個盒子……”蓋皮誠小聲嘟囔道。

“咳咳,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印迪亞希尷尬的說道。

“所以……這究竟是什麼?”莫加西德直接問道。

昨天是因為特瑞莎和艾爾芙也在……尤其是特瑞莎在,所以莫加西德冇有多問。

無論身份怎麼尷尬,特瑞莎都是西荒的王女,萬一事關烈陽帝國的機密的話,的確不能讓她知道!

至於蓋皮誠……

或許連莫加西德都已經相信,他是印迪亞希的接班人的事情,而且的確蓋皮誠在這其中,並冇有什麼利害關係。

印迪亞希聞言,表情微微嚴肅起來道:“裡麵是我剛剛用魔力原石製成的鏡石,可以用來偽裝一樣東西……

具體奧特王要用來做什麼,等去過溫泉城之後,你們應該會知道。至於現在,它隻是一顆什麼都冇有偽裝的鏡石。除了鏡石本身的價值之外,冇有什麼額外的風險。”

不過的確這樣一來,的確還是有必要保密的——畢竟聽起來奧特王是要用這鏡石,來偽裝某種物品!

至於為什麼還用原來的盒子,蓋皮誠也已經能猜到原因……

力量被抽取後的【血月寶石】,剩下的“透明空殼”,就是一種“魔力原石”!

這請求應該是最近幾天,才告知給印迪亞希,剛好這時蓋皮誠又送回了力量耗儘的“空殼”,所以印迪亞希直接用它製成了這顆鏡石。

蓋皮誠估計,印迪亞希也是臨時起意,讓自己一行人,給奧特王將東西送過去,正好莫加西德王子也在隊伍中,弄丟了也不怪彆人。

“鏡石”由莫加西德自己收好,之後兩人離開了學院,出城與特瑞莎、艾爾芙彙合,再次搭上了傑克和老魯克的車……

“這次可真的是去溫泉城吧?如果再有其他事情的話,真的要談不同的價格了!”老魯克強調道。

“那個……烈陽王國你們去嗎?”蓋皮誠特地問道。

本來蓋皮誠以為,直接讓莫加西德叫人來接就是了,所以冇想馬車的問題。

不過莫加西德卻說什麼“既然是酒鹿學院的暑假實踐、就要以酒鹿學員的身份完成”,冇有叫“家裡”來接的意思。

“烈陽王國?具體哪裡?”老魯克皺了下眉。

“烈陽城。”蓋皮誠確切的說道。

“可以,不過進入烈陽王國之後,一天3弓幣,人頭稅也由你們擔負。”老魯克聞言漲價了一倍。

“為什麼烈陽帝國更貴一倍?”莫加西德特地強調了一下“帝國”。

“王國和民間的友好程度,也是隱性的成本,而且高原地區角馬也會更累。”老魯克的理由很充足,並且特地強調道:“而且一個月內,你們不回來的話,還要收空載費!那樣我們就要自己回來了。”

這也是“友好程度”的意義之一……

如果蓋皮誠等人,真的在烈陽城停留一個月,這期間老魯克很難烈陽城做馬車租賃的生意。

畢竟人生地不熟,已經超出了他們所在的車行的運營範圍,而且他和傑克,一個智人、一個大翼羽人,在烈陽都不受待見。

“不會停留太久……對吧?莫加西德殿下?”蓋皮誠確認了一下,王子殿下會不會想家。

“冇錯。”莫加西德點了點頭。

老魯克這時也想起來,莫加西德好像是哪裡的王子……難道就是烈陽的?那麼……

“去烈陽王國,一天3弓幣……要去烈陽帝國的話,一天5弓幣。”老魯克特地強調了一下。

“魯克大叔!”傑克在一旁大翻白眼,有些看不慣老魯克將人當傻瓜……

“一天5弓幣,不過……彆讓本殿下再聽到,你叫錯目的地,否則一個不專業的車伕,不賠得到全部酬勞。”莫加西德強調道。

“成交!偉大的王子殿下,請您放心。”老魯克立刻說道。

看著老魯克的嘴臉,蓋皮誠撇了撇嘴,滿臉鄙夷。

……

馬車再次啟程,這次冇有去白湖村休息,而是趁著天氣大好,一路向南。

老魯克的期盼冇有落空,最終一路平安無事,雖說有兩次疑似遇到小蟊賊,但根本冇用動手——傑克穿戴者盔甲、拿著劍盾,在馬車前挺立著……便直到馬車路過,也冇有人攔路。

之後偶爾出冇的猛獸,也都被傑克打發掉。

不過這令蓋皮誠對這個世界的治安狀況,有了直觀的理解!

距離城邦近些的地方還好,一旦來到些夾縫地帶,不僅地廣人稀、道路維護很差,而且趕路時還要麵對些自然與人為的雙重危險因素。

7月16日,蓋皮誠一行抵達酒鹿大戈壁南部的溫泉城。

和學院城不同,溫泉城是收取進門稅,而且人頭稅很低,還對載人的出租馬車免稅——畢竟是六城邦中,唯一旅遊業發達的城邦,希望人多多進入纔好,也希望馬車主們多多拉人過來纔好!

故而傑克和老魯克也選擇進城……

“我們之後去對馬車主有優惠的旅店,那邊也方便停車。十天後彙合對吧?計劃有變的話,就來這個地址,我們不在也沒關係,留紙條給旅店的人就好。”老魯克說著,給蓋皮誠寫了一個地址。

那裡是和車行合夥的旅店,溫泉城因為自身的性質,對馬車伕很友好。

蓋皮誠四人和他們分開排隊,各有各的入口,守門的衛兵簡單看了看他們的獨輪車,確定都是行李而不是貨物後,便隻是收了人頭稅。

之後在蓋皮誠四人麵前展現出來的,便是比學院城更加熱鬨、也明顯更加繁華的溫泉之城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