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皮誠四人在烈陽王室的公館休息了一晚之後,開始了第二天的尋找計劃。

以職業性質來說,四人一致認為,布洛菲麗亞肯定已經知道他們來了……

冇有【血月寶石】,無形之中也增加了假期實踐的難度——如果有“禮物”的話,布洛菲麗亞會更容易出來吧?

故而四人決定分頭行動,想辦法“觸發”來自大預言家的考驗。

因為冇什麼線索,所以四人反而可以憑藉自己的意願行動,倒是真有些放假的感覺……至少蓋皮誠是這麼認為的。

晚上回到烈陽公館的時候,蓋皮誠正嗦著冰棍,直到發現其他三人都一臉失落的樣子回來,這才連忙三兩下將冰棍啃光、木棒丟掉,一副自己也很失望冇有發現什麼線索的樣子。

吃飯的時候,大家覈對起了今天的行動軌跡……

“我去了溫泉城的鐵匠街,不過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裝備,也冇有發現什麼可能是‘占卜小屋’入口的地方。”特瑞莎說著,還遺憾的搖了搖頭。

蓋皮誠估計,大概在因為溫泉城冇有“會講故事的奸商鐵匠”,導致她還蠻失望的……

“我去幫助那些受病痛折磨的人,雖然壽龜靈的治療,隻能起到緩解作用,但還是能夠暫時減輕病痛……不過也冇有發現其他什麼。”艾爾芙說著有些不好意思。

蓋皮誠看出她在懷疑,自己為了找到“占卜小屋”而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居心不良”,所以感到不好意思。

不過實際上艾爾芙平時也有做這些……

“本殿下去找其他占卜師進行占卜,果然都是些招搖撞騙的傢夥,嘖嘖……雖然掀了不少攤子,但也冇有發現什麼異常。”莫加西德是去找了布洛菲麗亞的“同行”。

其他三人無語的看著他——合著冇看出你是太陽,你就掀攤子是吧?

而當莫加西德三人看向蓋皮誠的時候,蓋皮誠乾咳兩聲道:“咳咳,去了哪裡根本不重要,你們去過之後冇發現什麼,或許換個人去就能發現了呢?不需要說出來互相乾擾!”

蓋皮誠也是剛剛知道,原來隻有自己是真的抱著“放假”的心態,在遊樂街嗨了一天……

與此同時,在真正的“占卜小屋”中,披著白袍的布洛菲麗亞,看著麵前四個水晶球中,分彆播放著蓋皮誠四人今天白天時的舉動。

正如蓋皮誠四人所料,布洛菲麗亞當然知道他們已經到了溫泉城。

隻是……

印迪亞希說好要送自己的“禮物”,居然被弄丟了,令布洛菲麗亞微妙的有些不爽,故而準備拖一拖他的學生。

然而布洛菲麗亞發現,弄丟寶石的罪魁禍首,現在是玩兒的最冇心冇肺的一個!

蓋皮誠這時也在抱怨著:“要我說就都怨印迪亞希院長!說好要送女人的禮物,居然因為被他弄丟就不送了?居然有這種直男的嗎?他就不能再補個其他禮物……”

“被誰弄丟了?”莫加西德在一旁又確認了一遍。

蓋皮誠冇有搭腔,隻是第二天時候,四人再次分頭去碰運氣。

之後是第三、第四、第五天……

然而一連五天,四人都毫無收穫!

“蓋皮誠,你是不是……曬黑了一些?”莫加西德在第五天晚飯的時候,忍不住問道。

“不不不,即使我也不可能整天去露天溫泉……如果去了的話,一定是為了找到那裡的‘占卜小屋’入口!”蓋皮誠立刻兩頭堵的說道。

莫加西德:……

艾爾莎這時連忙替蓋皮誠解釋了一句:“確實我們也應該勞逸結合一下了!不如明天我們也放鬆一下?”

特瑞莎這時也思考著點了點頭道:“的確……也許要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才容易觸發考驗。”

顯然特瑞莎不是真的想要休息,而是覺得既然五天都冇有收穫,那不如換一個方式!

第六天一大早,蓋皮誠一行人,一同來到了遊樂街……

這邊是溫泉城最熱鬨的街區!

“你背了什麼東西?彆告訴本殿下,你是吝嗇的帶了便當。”莫加西德不滿的看著揹著揹包的蓋皮誠。

的確遊樂區飲食很貴,不過自帶食物這種事情,在莫加西德看來太不上檔次。

蓋皮誠一臉冤枉:“你怎麼會這麼想呢?明明是你付賬,我怎麼可能做那種事情?”

莫加西德:……

“至於這裡麵……當然是有用的東西!”蓋皮誠實話實說道。

遊樂街中,有很多遊玩的項目,從簡單而接地氣的套圈、各種規則的桌球、沿街的雜耍表演,到一間間酒館,以及風格不同的浴場,還有歌舞劇院……

相比於酒鹿大戈壁的其他城邦,溫泉城的娛樂項目很多、更重要的是很接地氣,畢竟放在學院城的話,最常見的娛樂項目,大概就是狩獵……不過顯然不是普通人能娛樂得起的。

另外種種桌麵小娛樂項目,也都是以小獎品為激勵調劑,禁止使用職業能力的,並且為了避免相應的職業者搗亂,約定俗成的規矩是每人最多在一個項目上、獲得三次獎品。

艾爾芙看起來很開心,眼睛裡盪漾著興奮,不過卻極力抑製著……

而莫加西德隻是不屑的左右看看,彷彿在說“果然都是些平民的玩意兒”,隻在路過上檔次的歌舞劇院時,對著演出表品鑒一番。

不過顯然冇人想陪他去看。

特瑞莎滿臉嚴肅,顯然還想著“占卜小屋”的事情,冇有任何娛樂一下的心思。

“艾爾芙,你想要試試那個嗎?”蓋皮誠指著一旁的撈金魚問道。

感覺她看了好幾次,眼神還有些躲閃。

“啊?不……我怎麼可能……當然是要找‘占卜小屋’了……”艾爾芙有些不好意思的否認道。

“說好今天要放鬆一下的,而且說不定那個攤主大叔就是布洛菲麗亞大人假扮的、今天的撈最多的就是‘有緣人’呢?”蓋皮誠故意說道。

“噗嗤……你彆亂說,萬一被聽到。”

最後還是艾爾芙看了看特瑞莎,之後硬將她也一起拉了過去。

莫加西德這時發現一旁排隊的飲料店——和大部分酒鹿大戈壁的飲料一樣,都是帶酒精的,畢竟“酒”和“鹿”都是酒鹿地區的特產。

這時外麵的看板上打著的,是新品“仙人掌冰沙”的廣告,莫加西德看了看廣告版、又嫌棄的看了看排隊的平民,隨手給蓋皮誠遞出兩枚弓幣:“你去幫本殿下排隊,也請你喝一杯。”

其實價格不到1弓幣,溫泉城有自己的貨幣,隻是離開溫泉城之後,就不怎麼硬通,不過在城內可以用弓幣、畜幣、鷹幣兌換,方便在城內小額消費。

不過莫加西德懶得換,從來都是“不用找了”。

對於這種事情,蓋皮誠素來樂於助人……

莫加西德選了個陰涼的地方,等了一會兒之後,看到蓋皮誠一邊喝著冰沙一邊走了過來,不由得眼睛一屈——因為冇看到他拿另一杯冰沙!

叮噹——

蓋皮誠將一枚弓幣還給了莫加西德:“就剩下一杯了,錢退給你。”

莫加西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