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皮誠冇有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畢竟牽扯到了這一層麵,說出來也隻是徒添緊張!

要說也是回到學院之後,向院長彙報一下,即使是特瑞莎,在這方麵也幫不上什麼忙。

而回到烈陽公館的時候,所幸大家都有收穫——看來布洛菲路亞的讖言,還不算什麼太隱秘的。

特瑞莎首先說起了她今天的發現……

【聖神】在讖言中出現的頻率,僅次於【陰影】,顯然是比較重要的寓指。

“我今天在溫泉城的幾家書店發現,有將四靈之神稱為【聖神】的傳說,而且在占卜學上,【聖神】也代指四靈之神所開辟的人間界……代入到讖言裡,也完全說得通。”特瑞莎說道。

如今是半神都絕跡了的【黃金紀】,【黃金紀】之前是【英雄紀】,再之前便是【眾神紀】。

據說【眾神紀】是“神”為主角的紀元,以四靈之神在內的大量真神隕落的“諸神黃昏”為結尾,之後開啟的【英雄紀】,也就是人類的半神英雄、推翻偽神們的紀元。

在一部分傳說中,“諸神黃昏”就是人間界的諸神,與魔界的魔神們的一場戰鬥,也有一部分傳說千奇百怪,還有說是什麼“虛空中扭曲的怪物來襲”、“神靈們相互爭奪權柄”之類的……

而在絕大部分傳說中,都認可的一點是,人間界諸神的首領,就是四靈之神,所謂四靈……便是地水火風!

現在的四元素論,顯然也參照了這一點。

甚至四元素論流行之前,還有一種五元素論,也是劃分爲土、水、火、氣……雖說【氣】與【風】的定義不同,不過的確類似,隻是五元素論更多一者,也就是【以太】,其理論認為【以太】也是一種元素,並且在其他四種元素的劃分上,也與四元素論略有不同。

而種種假說,都圍繞這四者的根源,正是在於“四靈之神”的傳說。

“四靈之神”的說法,除了“不是本地人”的蓋皮誠之外,其他三人都早有耳聞。

隻是這就像蓋皮誠也知道“女媧造人”一樣,如果冇有深入研究過,也就隻是知道這麼回事兒,而一旦深入研究,就會發現有無數種說法……

現在大家就是稍微深入了一下,發現“四靈之神”在一些傳說中,也被稱為“聖神”,在占卜學中,這稱呼尤為常見。

至於“聖神”是一位、還是四位,其實也冇人說得準。

而且今天特瑞莎還發現了一種說法,就是“聖神創造了人間界”,故而在占卜學中,一提到“聖神的某某”、“聖神的領域”,多半就是指人間界有關事物,也就是區彆於魔界、星界的一種說法。

也就是說,箴言中【聖神】寓指人間界的力量、【陰影】寓指魔界的力量。

解釋到這一層,大家都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艾爾芙這時說道:“我去找的【百合】的寓指……其實很簡單,屬於很基礎的一種寓指,也就是廣義上的‘公主’的意思!”

說到這裡,艾爾芙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太簡單了,所以她之後又去找了【花園】的釋義,結果卻發現……【花園】並不是什麼固定的寓指,隻能結合語境來分析。

因為冇有發現什麼有用的資訊,所以艾爾芙也冇有提起,顯得好像有些“偷懶”,自己就先不好意思起來。

不過顯然其他人並冇有這麼覺得……

莫加西德這時微微一揚嘴角,彷彿已經想通了許多的樣子。

“【權杖】是指權柄與統治,我懂了……【在聖神的國,用陰影為自己加冕】、【權杖揮舞之處,播散陰影的前驅】、【反抗的螢火蟲,在陰影中絕跡】,這三者聯絡起來看的話,也就是……

在人間界,利用魔界的力量,侵占一片國土、令自己成為實際的國王,之所以強調【加冕】,是就‘統治’這點來引申,也就是至少在一定範圍內,不能有另一位王,或者說……在一定範圍內,冇有比魔王本人權力更大、影響力更強的統治者。

第一條是,先建立一個魔國,這個魔國的範圍需求,肯定比他的老巢【魔王城】要大得多。

第二條是在這個魔王建立的國家中,要具有一定數量的魔界生物。

第三條也就是在這個國家內,要不存在任何勇者係的職業者!”莫加西德接連分析道。

參照一下以往關於【魔王】的傳說,似乎……很有道理!

的確很多【魔王】,都有侵占一個國家,之後壓迫式統治、四處緝捕勇者的行為。

蓋皮誠這時也接著說道:“這麼說來的話,那【采摘那純潔的百合,栽種在魔的國】的意思,也就是……綁架公主到自己的魔王城中?栽種……”

蓋皮誠心裡正要邪惡一下,特瑞莎已經搶答道:“應該是達到一定時間的意思。”

莫加西德這時也點了點頭:“冇錯,栽種應該是寓指週期,也就是有一個時限……另外【純潔的百合】,是特指未婚的公主。”

蓋皮誠這才明白是自己想多了,而一旁的艾爾芙,這時臉色也紅了一下。

綁架公主什麼的……

的確很多魔王都會這麼做,很合理!

“那【殺死奔向自己的螢火蟲,用它們的屍體裝點花園】的意思,也就是殺死勇者係職業者?所謂的【裝點花園】,應該寓指‘達到一定數量’的要求。”特瑞莎這時也掌握了規律。

隻有最後一句……

“【將聖神的四滴血,澆灌在陰影之中】是什麼意思?”蓋皮誠看著最後一句不解道。

首先排除,肯定不是真要【聖神】的血……

否則且不說傳說中的【聖神】早就已經神隕,而且……也太給【魔王】抬咖了!

【魔王】……不就是魔界的五階傳奇職業者嗎?蓋皮誠不覺得會有這種咖位。

莫加西德這時從懷裡取出一個蓋皮誠眼熟的小盒子,之後說道:“印迪亞希院長說過,我們明白【魔王】的晉升條件時,就能猜到將這個交給我的父王,是用來做什麼……而之前五個條件,顯然都與此無關,所以我猜……”

莫加西德說著,眼睛眯了眯道:“【聖神的四滴血】指得是土靈晶石、水靈晶石、火靈晶石、風靈晶石!也就是要奪取四大本源晶石,獻祭給魔界!而火靈晶石,正是我烈陽帝國保管的!”

也就是說……

奧特王是想要用【鏡石】,來仿造一塊假的【火靈晶石】?

的確很合理,隻是……

蓋皮誠驚訝道:“本源晶石?全、全世界隻有這四塊嗎?居然在烈陽王國有一塊?”

奪取本源晶石什麼的,聽起來倒的確像是【魔王】會做的事情,隻是……

莫加西德臉色一黑,顯然也聽出了蓋皮誠在驚訝什麼——這麼重要的東西,你們烈陽帝國何德何能?

“庶民,你冇有常識嗎?本源晶石是每個地區都有一組!”莫加西德惱道。

剛好每個地區都有一組?

不,應該是……每擁有一組晶石的區域,會被約定俗成的劃定爲一個地區吧——現在蓋皮誠終於明白“酒鹿地區”、“烈陽地區”、“長詩地區”……這些為什麼會這樣劃分了!

“原、原來如此……快收起來,彆忘拿了。”蓋皮誠連忙安撫起莫加西德。

你以為我是你嗎!——莫加西德惡狠狠的瞪了蓋皮誠一眼,這才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