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魔王】想要晉升,基本是兩條路線……

其一是侵占一個國家,撲滅國境內所有反抗勢力,令魔界生物遍佈其中,並且殺死國境內所有的勇者係職業者;

其二是綁架公主,之後奪取四靈晶石,並且殺死一定數量的勇者係職業者……”莫加西德稍稍總結了一下。

“明顯前者更難的樣子……難怪布洛菲麗亞大人說,用不同的方式晉升,所能夠掠奪去魔界的領地範圍也不同。”蓋皮誠這時不由得感慨道。

特瑞莎則是不放心的說道:“等等,布洛菲麗亞大人說的,是六者中至少滿足其三,並不是兩條路線,或許……可以雜亂著達成?”

蓋皮誠被這一提醒也說道:“冇錯!如果是侵占一個國家的話,不是順便就綁架到公主了嗎?”

可是莫加西德這時卻冷笑一聲,用“你們真無知”的眼神,鄙夷的掃了三人一眼,之後說道:“如果已經侵占了一個國家,那麼該國的‘公主’就隻是亡國公主而已,在神秘學上不再是‘公主’,這兩者是相互矛盾的。

如果再去綁架鄰國的公主,相當於同時惹上多個國家,無異於是給自己增加難度!”

“的確對於已有的魔王記載、傳說來看,基本也都是這兩種……要麼是占領一個國家,要麼是綁架公主、搶奪本源晶石。”特瑞莎這時也讚同了一句。

至於勇者……之所以有‘殺死勇者’相關的晉升條件,與其說是必要條件,不如說是一種反向的限製!

是人間界對魔界力量的排斥,促成了一個個限製【魔王】晉升的勇者出現,殺死勇者是一種解除限製的手段。

所以關於魔王與勇者的故事,一般都圍繞著“救公主”、“奪回本源晶石”、“拯救國家”這些事情來展開!

“如果是前者的話,倒是就不用考慮太多,直接開戰便是了。”蓋皮誠說道。

“不過曆來都是選擇後者的魔王更多……包括剎帝那次,也隻是王都附近淪陷,並冇有到建立魔國的程度。”特瑞莎強調道。

“酒鹿地區和烈陽地區的四靈晶石都在什麼地方?是秘密嗎?”蓋皮誠好奇的問道。

“不算什麼秘密,烈陽地區的本源晶石,最重要的火之晶石是在我烈陽帝國,水之晶石在日珥王國、土之晶石在耀斑王國,至於風之晶石……是在地精與矮人聯合會的控製下,他們能製造飛艇,就是利用了風之晶石的力量!”

莫加西德將烈陽的本源四靈晶石所在娓娓道來。

“為什麼火之晶石是最重要的?”蓋皮誠較真兒的多問了一句。

莫加西德:……

見莫加西德假裝冇聽見,蓋皮誠明白,他也就是隨口一吹。

不過特瑞莎顯然冇有領會到莫加西德的意思,這時還有些疑惑的說道:“一般來說,最重要不應該是土之晶石嗎?”

莫加西德:……

莫加西德繼續裝作冇聽到,而蓋皮誠則是驚訝道:“原來真有比較重要的?”

蓋皮誠還以為,都是一樣重要呢。

“嗯,擁有四靈晶石的話,可以在一定範圍內,產生些神奇的效果,擁有水之晶石可以鎮住水脈、減少水患,擁有火之晶石可以令魔能晶石產量提升、提升土地肥沃程度,擁有風之晶石可以令附近風調雨順,而擁有土之晶石可以令金屬產量提升。”特瑞莎說道。

之所以說土之晶石“最重要”,應該也是“金屬產量提升”的原因——在這個世界,因為“元素的流逝與歸還”現象,對金屬產量的依賴性很高。

不過莫加西德這時也叨叨咕咕的說著:“肥沃的土地,才能夠孕育強大的族群……”

“提升土地肥沃的,居然是火之晶石?”蓋皮誠稍稍納悶了一下,直觀考慮的話,不應該是土之晶石的功能嗎?

特瑞莎聳了聳肩,表示:誰知道呢……

本來她就不是這方麵的長項。

反而蓋皮誠深入的考慮了一下,想到了四元素論,心裡隱約有了猜測——在四元素論的分類中,“火元素”是代表著能量、或者說是離子態物質,雷電也被歸屬於其中,如果是這樣的話……肥沃的土壤,也是蘊含有能量的意味,也就能解釋得通!

相反按照之前的五元素論,雷電被歸屬在氣係,火係僅僅意味著熱,也就解釋不通這一點……四元素論漸漸流行,果然是有其先進性的。

而這些僅僅是四靈晶石的基礎應用,比如地矮會,就利用風靈晶石,開發出了地精飛艇,這也是地矮會的主打“商品”。

同時四靈晶石要發揮作用,也不能離開其所屬的地區,否則形同被破壞。

一旦四靈晶石被破壞,短時間之內,會出現反噬,令整片區域變得多災多難起來。

“這麼說來,西荒應該有不止一種本源晶石吧?”蓋皮誠好奇的看向特瑞莎。

畢竟從麵積上看,西荒可是大得很!

“的確,不過可能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多,隻是有一顆酒鹿地區的土之晶石、還有一顆高歌地區的風之晶石而已……在廣袤的凍土大地上,並冇有孕育出本源晶石,隻有寒晶,所以凍土也都十分貧瘠。”特瑞莎解釋道。

“所以荒族總是想著南下。”莫加西德用危險的眼神,看了特瑞莎一眼。

不過特瑞莎隻是堂堂正正的與其對視——畢竟特瑞莎會留在學院,並不是抱著任何擴張的目的……而且這種事情和連家都回不去的特瑞莎也冇什麼關係。

艾爾芙聽出莫加西德有些要爭辯敏感話題的意思,連忙打斷道:“酒鹿地區的另外三顆本源晶石中,火之晶石在大地之城,是六城邦共有,風之晶石、水之晶石都在西部草原部落的王廷掌控中。”

以預言到的【魔王】的出現地來看,如果他要搶四靈晶石的話,應該就是打酒鹿地區或是烈陽地區的主意。

烈陽的奧特王顯然也是因為擔心這點,所以向印迪亞希定製了一顆鏡石,之後可以用來“模仿”火之晶石。

“‘公主’的判定……不知道有什麼要求?酒鹿地區冇有王國吧?”蓋皮誠說著看向了莫加西德。

蓋皮誠記得,莫加西德有個妹妹來著……

“不,從神秘學意義上來說,‘公主’隻是一種象征,冇有這個封號、不過實際滿足其條件的人,也可以算是神秘學意義上的公主。比如當年剎帝也早就冇有王室,可是魔王綁架了被稱作‘剎帝城的掌上明珠’的那位小姐,應該就也滿足了這一條件。”莫加西德強調道。

四人將附近地區能算是未婚公主的人選,都總結了一番——這樣也可以湊湊報告的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