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冇有了吧?”

“冇有了,所有的都數到了。”

“冇錯,我就不信,他還敢打英雄國的公主的主意。”

蓋皮誠看了看名單,總覺得忘了些什麼,這時被旁邊特瑞莎的臂甲硌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道:“那個……特瑞莎,你也應該算進去的吧?”

特瑞莎聞言一愣,接著也反應過來:“如果這麼說的話……好像的確也算。”

細論的話,“公主”是一種封爵,特瑞莎隻是王女,並冇有受封公主,西荒也冇有封公主的習俗。

不過神秘學意義上來說,特瑞莎也滿足【純潔的百合】的條件!

“那個【魔王】不可能選擇這種困難的方式吧?要綁架的話,也是那種嬌滴滴的公主更方便。”莫加西德理所當然的說道。

因為特瑞莎本身就是四階史詩級強者,一般提起“公主”什麼的,也不會想到她。

而且……

從“綁架”的角度來講,特瑞莎顯然不是一個好目標。

哪怕其他公主,在【魔王】出世後,也會有強者保護,不過靠強者保護和本人就是強者,終究還是有本質區彆的!

“如果想要綁架我的話,倒不是什麼壞事。”特瑞莎本人鬥誌昂揚的,期待著那個魔王來打她的主意。

……

之後三天裡,艾爾芙在烈陽公館,結合大家對箴言的破譯和猜測,完成了三十多頁的實踐報告。

而蓋皮誠也查閱了關於“眾神”的知識……或者說是常識。

關於“象征著多位一體的神性的【眾神】”,蓋皮誠冇有找到什麼,不過關於“眾神殿的【眾神】”,蓋皮誠發現了不少線索。

一百五十年前,智城在古風山脈發現了地下城群,並且集中長詩聯盟的力量,建造了將這地下城群勾連到一起的“眾神殿”。

而之所以這裡會如此密集的出現地下城群,也並非巧合。

按照主流觀點,古風山脈應該曾經是眾神紀時,一位聖神的神庭所在!

具體是哪位聖神,各種傳說都有,甚至在眾神紀時、究竟有幾位聖神,至今也都還冇有定論,隻是有兩種說法最為主流——一是“唯一聖神”,二是“四位聖神”,後者也就是對應著地水火風這四靈。

不過無論怎麼說,聖神都是站在眾神紀頂點的神,而其神庭所在,自然也是眾多神靈居住的地方,故而留下了一片集中的地下城。

得益於此,“眾神殿”中產出的職業十分全麵,不僅是為數不多的、能夠產出四階史詩級職業卡組的地下城,而且連四階職業都有七種之多,堪稱世界之最。

長詩聯盟的興盛,以及後來龍吟帝國的崛起,都有賴於此。

至於其中的盾係職業……

蓋皮誠也冇有太多發現,準備晚飯的時候,找特瑞莎問問。

溫泉城中,找不到太多關於“眾神殿”的具體記載,隻能找到一些關於曾經坐落在古風山脈的神庭的傳說。

……

“我的確因為老師的原因,知道一些長詩地區的事情,不過畢竟我也冇有去過,而且……老師也很少和我提起這些。”特瑞莎聽蓋皮誠問起後,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關係,實在不行的話,明天我再去找布洛菲麗亞大人問問。”蓋皮誠也冇有太在意。

“不,對於占卜師來說,直接說出占卜的內容,本來就是一種禁忌,即使你去問,也不會得到箴言之外的答案。”莫加西德在一旁理所當然的說道。

“誒?原來是這樣嗎?”蓋皮誠本來還以為是為了故弄玄虛,旋即蓋皮誠換上了一副笑臉:“那就等到了烈陽城後,去看看偉大的烈陽帝國的圖書館好了。”

烈陽王國在蓋皮誠口中再次榮升帝國……

“嗬。”莫加西德對此隻是冷笑一聲。

蓋皮誠相信,烈陽城一定有相關的資料,而且畢竟是長詩聯盟的事情,應該也不算是什麼機密。

畢竟……最瞭解你的,就是你的敵人!

曾經的烈陽帝國,和長詩聯盟“相愛相殺”了上百年,可以說從崛起到鼎盛、再到衰弱,雙方都把最好的歲月給了對方……

蓋皮誠正想要再讚美一下烈陽帝國的時候,莫加西德將盤子裡最後一片香煎的丁香鹿腿肉,放入口中咀嚼、慢條斯理的下嚥之後說道:“和平之神。”

“誒?和平之神?”蓋皮誠疑惑了一句,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反而一旁的特瑞莎似乎也得到了某種提示,同樣驚奇道:“和平之神?”似乎是在其他地方也聽過。

“眾神殿中能產出的最強的七種職業之一,就是和平之神的神殿中,所能爆出來的【和平守護者】。當年長詩的【和平守護者】,一手鋒利的長槍、一手堅固的圓盾,在正麵戰場廝殺時能夠以一當百。”莫加西德解釋道。

果然最瞭解長詩的,一定是烈陽……

“最強的七種之一?那應該是四階職業吧?”蓋皮誠有些納悶,覺得這強度有些高。

既然是配合【魔劍士】晉升,那應該也是三階纔對吧?

“本殿下還冇說完!在【和平守護者】之下,還有兩種分支的三階職業,一種是【聖槍鬥士】、一種是【聖盾鬥士】,他們也是當年長詩聯盟的重裝步兵軍團的主要職業!當年烈陽帝國,就是因為跨海戰鬥,冇能運輸足夠的騎兵,結果長期在正麵戰場占不到優勢……”莫加西德帶著些忿忿的說道。

“聖盾鬥士……”蓋皮誠又重複了一遍。

“冇錯,如果要說【眾神殿】產出的最有名的盾係職業,就是這個了。”莫加西德點了點頭。

而一旁的特瑞莎這時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怎麼了?”蓋皮誠見狀,主動問了一句。

“冇什麼,我的老師當年冇有和我說過太多長詩的事情,不過……卻和我說過,如果我在信仰戰士方麵,存在難解的疑惑的話,可以去【眾神殿】的和平之神的神殿看看。”特瑞莎並冇有隱瞞的說了出來。

“當年你撿到的那個人,是長詩半島的法係職業者吧?”莫加西德這時追問道。

雖說他的用詞,令特瑞莎皺眉,但畢竟冇有直接說什麼侮辱的話,所以特瑞莎還是點了點頭:“嗯。”

莫加西德冇說話,卻直撇嘴——彷彿是想說,一個法係,懂什麼戰士的事情!

艾爾芙從剛剛開始就冇有說話,這時一副走神的樣子,蓋皮誠見狀問道:“怎麼了?想到什麼了嗎?”

艾爾芙聞言,用不大確定的語氣說道:“聖盾鬥士……好像在鐵錘地下城也出現過!”

“不過我也不確定,隻是聽過一些傳聞,說是在第四、第五層之後,好像有人刷到過【聖盾鬥士】的傀儡……詳細情況,也冇有人會透露。”艾爾芙馬上補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