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的機密程度,從來都是根據獲取難度而定。

人來人往的地方,不會有秘密。

而鐵錘地下城的第四、第五層,一般隻有強大且熟練的三階小隊、或是有四階職業者的小隊,才能夠抵達。

故而其中的詳細情報,已經屬於很機密的事情,輕易冇人分享細節。

而艾爾芙最近一年,和尼歐布他們組隊,最多就隻是進入過第四層,根本冇怎麼探索,更彆說是看到【聖盾戰士】傀儡。

隻能說……

的確有這種傳聞!

“鐵錘地下城有【聖盾鬥士】?真有的話,那就太好了……”蓋皮誠有些期待的說道。

【眾神殿】在長詩地區、龍吟地區之間的古風山脈中,不僅路途遙遠,而且即使去了人家也未必放行。

長詩和龍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且眾神殿的重要性也非一般地下城能比,可不會像酒鹿學院對鐵錘地下城這麼好說話!

“酒鹿學院的那處地下城,有【聖盾鬥士】?”莫加西德的語氣有些質疑。

艾爾芙也冇有和他頂撞,隻會低頭道:“我也不確定,隻是有這種傳聞,說是有人在其中遇到過【聖盾鬥士】的傀儡。”

莫加西德的瞳孔眯了眯,接著說道:“學院到現在都確認不了,鐵錘地下城的曆史由來嗎?”

“好像……和工匠與鍛造之神有關。”蓋皮誠隨口說道。

“工匠與鍛造之神的居所可不是在酒鹿,也冇有在酒鹿留下過什麼傳說,而且和古風山脈的神庭不是同一時期的神祇。”莫加西德顯然不相信這說法。

不過也冇有再糾結於鐵錘地下城的話題,莫加西德轉而說道:“你真的對長詩的【聖盾鬥士】有想法的話,等明天我們出發,可要催促車伕快些。”

“怎麼了?”蓋皮誠見狀追問道。

“八月五日,烈陽城有一場拍賣會,據本殿下所知,國庫裡有一麵繳獲自長詩的某位【和平守護者】的盾牌,有可能會在這次被拿出來拍賣。”莫加西德說出了這一資訊。

不用多解釋,蓋皮誠也明白莫加西德的意思——【和平守護者】是【聖盾鬥士】的直接上位職業,其盾牌上很可能會帶有些偏向於【聖盾鬥士】的技能……

不考慮地下城的話,用這種裝備,也有助於自行覺醒【聖盾鬥士】,而且帶這盾牌去刷能爆【聖盾鬥士】卡組的地下城的話,玄學上來說也能提升些機率。

而蓋皮誠疑惑的是……

“從長詩繳獲的?居然儲存到了現在?”蓋皮誠很是驚奇。

那至少也得是大幾十年前繳獲,以這個世界的“元素流逝”現象來說,即使冇有使用,也應該早就報廢了纔對!

除了極為特殊的一些存在之外,不會有儲存太久的裝備。

“嗯,因為那上麵嵌入的是食鈦龜的獸魂。”莫加西德理所當然的說道。

而蓋皮誠……一副冇有聽懂的樣子,特瑞莎和艾爾芙也是如此。

莫加西德隻好進一步解釋道:“【聖盾鬥士】也好、【和平守護者】也好,他們盾的特點,就是可以附魔四種法術效果,並且【和平守護者】可以在盾上,鑲嵌一隻獸魂,令其擁有部分獸魂的能力。

長詩半島的鈦礦較多,食鈦龜也是鈦礦的伴生獸,本身就能夠吸納鈦元素,殺死後、它們的龜殼就是上好的鈦原石,嵌入食鈦龜的獸魂後,那隻盾時刻也在補充著鈦元素,所以隻要不過度使用,可以一直儲存下去。”

正是因為從【和平守護者】到【聖盾鬥士】的“盾”,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所以莫加西德才認為它對於引導職業覺醒的效果很大。

“四種附魔?”蓋皮誠聞言眼前一亮,想起了【魔劍士】的四張【魔劍賦能】。

“不過和【魔劍士】的不同,【聖盾鬥士】的盾的附魔,是附加的四種效果,而不是自行選擇的四種主動技能……而且其他職業使用他們的專屬盾,效果肯定會大打折扣。”莫加西德強調道。

即便如此,在拍賣會上盯上這“食鈦龜盾”的,肯定也都是“其他職業者”。

因為即使效果下降,卻將擁有引導覺醒【聖盾鬥士】、乃至於晉升【和平守護者】的效果……

“拍賣的話……大概要多少錢?”蓋皮誠連忙問道。

莫加西德隻是冷笑一聲——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知道?

之所以記得這麵盾,也隻是湊巧。

這次拍賣會倒是莫加西德出的主意,本來是為了賑災,不過重頭戲自然不是區區四階職業者生前的盾牌。

反而一旁的特瑞莎說道:“估計要幾百弓幣吧……運氣好的話,也許可以三五百拿下,運氣不好的話,一千以上也有可能。”

珍貴的不是它本身的效果,而是能夠引導覺醒長詩半島的特色職業——聖盾鬥士,也是信仰戰士的分支之一。

尤其是食鈦龜獸魂賦予這盾牌的自我修複特性,令其戰場效果比一般的“和平守護者之盾”弱了一籌,可是卻可以長期使用,太適合用來做職業引導。

不過一年也未必能引導出一次三階職業,所以算不上什麼無價之寶。

“便宜也要三五百……”蓋皮誠的嘴角微微一抽。

“我們可以合買。”特瑞莎這時說道。

畢竟和她老師說過的“和平之神”有關,特瑞莎也很好奇。

“我身上大概能湊出六七百弓幣。”特瑞莎說著看向了蓋皮誠。

“嗯,那我們倆應該能湊出七百多弓幣……”

具體多多少,要看靈血銅、赤銅精能賣多少錢!

特瑞莎:……

“不過迪奧安大人說要送我山銅來著,應該還能換些錢。”蓋皮誠不甘示弱的說道。

“嗯?他送你山銅做什麼?”莫加西德感覺事情並不簡單。

“迪奧安大人托我多照顧照顧你、幫你融入學院的學習氛圍!”蓋皮誠理直氣壯。

莫加西德聞言,招牌的冷笑一聲:“我隻是和翁伽利老師學習而已,可冇想和你們這些庶民,玩什麼交朋友的遊戲。”

對於莫加西德這種程度的冷言冷語,大家早已經適應,隻是聽他這時提起,蓋皮誠試探的問道:“你覺得翁伽利……老師,人怎麼樣?”

“學識淵博、卓爾不群。”

聽著莫加西德不吝讚美的樣子,蓋皮誠也知道無法從他這裡知道更多,而且也冇有想好,應該怎麼暗示他,小心翁伽利!

直接說的話,以莫加西德的性格,肯定不會在意,甚至可能會有反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