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陽王國的都城烈陽城,坐落在日冕山脈南部、小冕河沿岸,烈陽高原與耀斑平原之間,……

較真兒來說,屬於耀斑平原的範圍——耀斑平原與烈陽高原,是以西北到東南走向的日冕山脈為分界,西南一麵都算是耀斑平原。

耀斑王國就坐落在這一片黑子河與白光河之間的平原地帶上,不過複起後的烈陽王國,依舊比重新獨立出去的耀斑王國強大,白光河以北的平原,也是烈陽的國土。

烈陽城是在整個烈陽王國偏西南的位置,而酒鹿大戈壁是在烈陽北方,所以哪怕是雙角馬車,也跑了半個月——幾乎縱穿了整個烈陽王國。

有一說一,烈陽王國境內的道路,雖然丘陵多、海拔高,但道路反而更加通暢,補給也方便!

一來是道路修繕更頻繁、人口密度更大,二來是公會眾多……即使在王國觸手難達的荒郊野嶺,也不乏公會坐落,大多都接受往來補給。

而都城烈陽城,坐落在烈陽王國最大的河流冕流河的支流小冕河上,穿過城市的河麵寬度近百米……

說是“穿過”,其實也不大準確,實際上城市完全在河東岸,河西岸則是王宮所在,河麵兩岸有三座石橋連接。

南北兩側的小石橋,是往來運輸物資,正對王宮拱頂大門的大石橋,則是往來王室、大臣的車駕。

蓋皮誠一行人,因為是跟著莫加西德來的,故而一路走在正中的大石橋上。

看這王宮的外牆就知道,本身還具有軍城、堡壘的性質,隻有在麵對城市的東側,能看到烈陽風格的柱牆、而且也僅僅是浮雕,本質上其實還是厚磚牆,其他麵對平原的幾麵,就更是堡壘無疑。

顯然不僅是宮殿,也承載了直接禦敵的功能。

王宮不算豪華,但十分大氣且古拙,有新修的痕跡、也有些角落頗具年代感的氣息……

內部果然和公館一樣,大量的使用迴廊,並且用帶頂的大殿代替廣場,故而顯得有些陰森,日照麵積嚴重不足。

被迎入之後,蓋皮誠三人被請到了後庭暫時休息,莫加西德要先麵見奧特王。

坐在姑且算是休息室的偏殿裡,蓋皮誠忍不住四處張望,等冇有外人的時候,忍不住吐槽道:“烈陽的建築風格還真是通風啊……”

王宮建築麵積中,有很多是眼下這種四麵漏風的殿堂,周圍並不是牆壁、而是柱牆,拱頂與四周牆壁也不完全貼合,而是架起來的……

似乎烈陽風格的宮殿,都是這樣子,除了睡覺的寢室,其他都是這種像棚子一樣的結構。

“這裡是之前烈陽帝國的都城嗎?”特瑞莎好奇的問道。

特瑞莎對如今西大陸各地的情況,有一定的瞭解,對西荒的曆史以及長詩半島的曆史,也都有涉獵,對其他地方的曆史就要差很多。

蓋皮誠聞言,也隻是迴應她一個神秘莫測的微笑……

反而從小就上過學的艾爾芙回答道:“現在的烈陽城,是當年烈陽帝國的三世皇帝修建的舊都之一。”

之所以是“之一”,是因為當年烈陽帝國的中樞,每年都在烈陽、耀斑、日珥三處間流轉,各有都城!

現在的烈陽王國,雖然對舊烈陽帝國的三世皇帝滿腹怨氣,但身體卻正直的延續了這裡的首都地位。

“明天就是拍賣會,希望那麵和平守護者之盾的價格不要畸高。”特瑞莎這時還惦記著正事兒。

與此同時,剛剛見到父王的莫加西德,這時也詢問起了拍賣會的事情——畢竟這主意還是他出的,得知一切順利、賑災的糧食已經有了之後,莫加西德的脖子更長了幾分。

“盾?和平守衛者?嗯……迪奧安,你有印象嗎?”奧特王一副在想的樣子,不過這種小事,根本不在他的腦子裡。

“陛下,的確有這件拍品。”迪奧安直接回答道。

莫加西德聞言眼眶微微一蹙,接著問道:“拍品清單已經發出去了?”

“已經安排妥當了……王子殿下需要那麵盾?”迪奧安求證的問道。

“不,也冇有那麼需要。”莫加西德冇有多說什麼。

如果能再快幾天趕到,莫加西德倒是會直接截下這盾。

不過既然已經公佈出去,莫加西德也不準備搞什麼小動作——畢竟是王室組織的拍賣會,名義上王室也不會參加叫價,否則有主辦方惡意抬價的嫌疑。

之前已經告訴蓋皮誠儘量催快些……

結果還是隻提前了一天,清單都已經發出來,這就隻能怪他自己倒黴!

……

不久後,莫加西德來找蓋皮誠三人,準備帶他們去見奧特王。

“誒?還要見奧特王陛下?規矩多嗎?”蓋皮誠有些為難的問道。

“不是在議事廳,隻是私下的會麵而已。”莫加西德說道。

看來是“不需要太多禮節”的意思。

很快三人在一處不漏風的屋子,看來的確是“私下會麵”。

一進來,便見到了一位穿著皮毛短裳、還戴著王冠,難得看起來冇有太盛氣淩人的紅蜥蜴人。

蓋皮誠微微有些驚訝——王冠無疑證明瞭他的身份,不過氣質上……和蓋皮誠的想象出入有些大。

原本紅蜥蜴人就屬於比較傲氣的種族,在學院城的時候,街上遇到的普通紅蜥蜴人,也都是趾高氣昂的。

更不用說,蓋皮誠還麵對了莫加西德好一陣子,所以對紅蜥蜴人的偏見已經深入骨髓!

現在乍然看到隻是自信洋溢、而並不驕縱的奧特王,第一個感覺居然是……這人的氣質挺謙虛的?

“哈哈哈,西荒的王女、酒鹿的驕子、學院城的優秀降靈師……歡迎你們來到太陽之城。”奧特王熱情的說道。

“無儘之寒·那摩利亞·弗蘭特·圖法因·特瑞莎,向太陽王獻上最誠摯的問候。”

特瑞莎麵不改色的背出了西荒的正式國名,令蓋皮誠側目不已。

“不需要這麼客氣,這本來就不是正式的會麵,我隻是見見我的兒子的朋友。”奧特王擺了擺手,接著又說道:“同時也感謝你們,送來了鏡石……哈哈哈,我的老朋友印迪亞希,還是這麼愛操心。”

蓋皮誠心裡撇了撇嘴——雖然比莫加西德要謙和、大氣得多,但是……奧特王顯然也有愛麵子的一麵,說的好像是印迪亞希非要送給他的一樣。

不過奧特王的確很熱情,配合上不同於大部分紅蜥蜴人、看起來十分健碩身材,給人感覺十分坦誠,和莫加西德完全不是一個類型。

“蓋皮誠同學是嗎?我在烈陽城也早有耳聞,想不到居然有如此年輕的傳奇,當年的普萊克特大帝也不過如此了。”奧特王對蓋皮誠讚賞道。

“不不不,不能這麼比……您太讚賞了。”蓋皮誠連忙謙虛。

不過奧特王冇有放棄籠絡,反而更加直接的說道:“我有一個女兒,也像你一樣年輕……”

見蓋皮誠一副冷汗的樣子,莫加西德不屑的暗諷蓋皮誠冇有眼光,力讚自己妹妹顏值極高,甚至還是罕見的傘蜥人,有美麗性感的傘領……隻是蓋皮誠完全冇有領會到他誇讚的點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