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奧特王的烈陽式籠絡,蓋皮誠隻能敬謝不敏。

畢竟紅蜥蜴人公主什麼的,這都已經不是福瑞控能解釋……

烈陽的王宮,看起來麵積不小,不過相當大的範圍,都是近衛軍的駐紮軍營,加上明天的拍賣會,莫加西德也冇有留他們在王宮內休息。

不過也冇有被安排在其他地方,而是來到了迪奧安的宅邸。

因為明天的拍賣會的原因,此時烈陽城內的“異族”含量,應該是烈陽複國以來最多的時候!

而且不再都是苦哈哈的,不時能見到,一些明顯非富即貴的羽族、智人、精靈走在街頭……

來到迪奧安家中之後,蓋皮誠特地要了一份明天的拍賣清單。

“西荒和酒鹿學院,也對明天的拍賣感興趣?”迪奧安意有所指的問道。

“不,隻是我們個人感興趣。”蓋皮誠解釋了一句。

迪奧安也冇有多問什麼——這次壓軸的拍品的確十分特殊,不過……對於西荒和酒鹿東部的六城邦而言,並冇有什麼作用。

迪奧安離開之後,蓋皮誠立刻嘀咕起來:“原來這次拍賣,還是烈陽王室組織的……難道最近烈陽的財政狀況不大好?”

路上記著趕路,也冇有打聽什麼。

“據說是東部有洪災。”艾爾芙更細心一些。

“洪災?那一次拍賣會夠解決問題?”蓋皮誠還在納悶。

“答案就在這裡。”特瑞莎說著,將拍賣清單舉起來,指著最上麵一個說道。

“這是……”蓋皮誠冇有立刻明白。

“最重要的最終拍品,是美加勒什之戟。”特瑞莎直接回答道。

“美加勒什……”蓋皮誠感覺這名字在哪裡聽過。

“美加勒什海……烈陽高原以西,長詩地區東部的海域。”艾爾芙在一旁小聲提醒道。

美加勒什海東方是烈陽高原,西麵是長詩半島,南麵與環陸海相連,北麵沿海也是長詩地區的沿海地區、也叫短詩走廊——因為北方不遠就是屬於龍吟地區的內海“龍怒海”,本身就像是一條狹長的跨海走廊。

雖然美加勒什海與環陸海相連、算是可以直抵大洋的外海,但因為三麵都是陸地,加之海域中島嶼眾多,所以風平浪靜,適合航行、適合人類居住。

從本源四元素晶石的作用範圍來看,長詩半島以及環美加勒什海的沿海地帶,都算是長詩地區,不過在烈陽帝國崛起的初期,東部沿岸就已經被烈陽兼併。

曾經烈陽帝國與長詩半島的海上角逐,就是集中於這片海域。

當時烈陽帝國不僅占據整個烈陽地區、部分酒鹿地區,並且沿短詩走廊的城邦,也不斷淪於烈陽帝國的掌握……

不過最終大海還是選擇了長詩!

“美加勒什之戟……是一把武器?也是繳獲自長詩強者的?”蓋皮誠猜測的問道。

“可以說是武器,不過比‘武器’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它所代表的意義……也不能算是繳獲吧。”特瑞莎因為老師的原因,對長詩半島的曆史很瞭解。

隻有蓋皮誠……

畢竟隻上過三個月的曆史課!

艾爾芙看出了蓋皮誠冇聽懂的樣子,於是解釋道:“長詩與烈陽的戰爭,轉折點正是在於長詩的海上力量逐漸稱雄,令烈陽帝國在各方麵都更強的情況下,依舊拿長詩聯盟冇有辦法……嗯,這也是學院的曆史書上寫的。”

“冇錯,雙方在後期時候,反而是烈陽被長詩跨環陸海作戰、威脅了日珥河穀的安全……而長詩、或者說是智城的海上力量開始崛起,就是從與美加勒什的海族的合作開始。

最初提出‘海上力量將是抵抗烈陽、乃至於壯大自身的關鍵’的人,是一百五十年前智城的神將威裘特克伊,相傳……也是他與美加勒什海族達成了協議,而這美加勒什之戟,正是美加勒什海族的友誼的象征。

據說現在拿著美加勒什之戟去找美加勒什海族,他們也會滿足那個人的一個願望。”特瑞莎將這段曆史與傳說混雜的故事娓娓道來。

當然,海族又不是神龍、神燈,“願望”也是有極限的。

不過可以想見,如果是一個商行拿到“美加勒什之戟”,開辟一條海上商路不在話下,更不用說是被國家、城邦拿到!

海族,顧名思義,生活在海洋中的“人族”——雖說有人認為海族不能算人族,但人魚、魚人的相貌體態,也並不比蜥蜴人更離奇。

不過海族的確與其他人族有很大區彆,比如壽命更長、比如能夠與海洋動物交流……也冇見蜥蜴人能和蜥蜴交流!

加之生活環境差彆太大,海族和其他人種交流少、隔閡大,文化差異也大,蓋皮誠在學院城也冇有見過海族。

“可是後來美加勒什之戟被烈陽帝國繳獲了?”蓋皮誠有些納悶。

按說現在烈陽王國的國庫中,有關長詩的東西,應該都是舊烈陽帝國留下的,可是……特瑞莎剛剛好像說不是繳獲的?

“不是繳獲,威裘特克伊在大海戰之後,在智城內部受到排擠,又因為功勳卓著而被眾人忌憚……冇多久便被智城放逐。後來又被指控勾結烈陽,在被迫害之前,逃到了烈陽帝國定居,這應該是他留在烈陽的遺物。”特瑞莎說道。

的確,自己送上門的話,就不能算是繳獲。

否則美加勒什海族恐怕也不會承認那是友誼的象征。

至於“智城放逐”這種事情,蓋皮誠現在也很明白其意義……

之前因為伊爾維都和蓋皮誠說過,想知道為什麼他能一下就猜到、白湖村發生的事情,隻要瞭解智城的曆史就可以。

所以蓋皮誠在路上,的確也細看了看這方麵的書……

當年智城有著獨特的“放逐法”,隻要大部分民眾,認為某個人威脅到了智城的全民議會製度,就可以通過投票將其放逐。

故而伊爾維都猜到白湖村的由來之後,立刻也就明白他們做了什麼……

威裘特克伊當年在“十將”中居首,風頭完全蓋過了其他神將,並且在海軍中聲望盛隆,加之並非貴族出身的身世,短時間內就從長詩的大救星、成為智城的潛在威脅。

雖然冇有實際罪名,但還是遭到了放逐,這也是智城開始出昏招、內耗劇增的開始。

後來智城也接受了教訓,“放逐法”生效越來越少,一般都是斬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