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布林啊……”蓋皮誠聽到這名字,頓時目光灼灼起來。

倒不是想起了什麼奇怪的事情,而是因為蓋皮誠在風土人情的書上看到過,地精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將他們與哥布林相提並論!

這類資訊,是蓋皮誠平時最注意收集的——畢竟知道了對方討厭什麼,對於蓋皮誠來說,就相當於知道了對方的弱點……

有人認為哥布林是地精的亞種,畢竟兩者相貌上還是有相似之處的,都是綠皮兒、五官也有相似,甚至連體貌特征也很類似,都是大的大、小的小。

隻是強壯的哥布林,比強壯的地精更壯很多,即使是瘦弱的哥布林,也比瘦弱的地精要大一圈。

曾經人們一度將哥布林和地精,視為是“大翼羽族和小翼羽族”、“精靈和妖精”的關係——也就是同屬一族的不同亞種!

可是地精顯然不會承認這一點。

而且的確在性情上,兩者也有極大的區彆,地精給人的印象,往好了說是聰慧、往壞了說是狡詐,而哥布林……人們對他們隻有凶狠、殘忍的印象!

這點和其他任何大種族都不同——其他種族,都是既有野蠻的一麵、也有文明的一麵,而哥布林……冇人發現過他們文明的一麵。

像是酒鹿草原上,大翼羽族的部落,雖然也有劫掠的行為,但歸根結底他們的生存根源是放牧,掠奪是“兼職”、是“補充手段”。

而哥布林部族向來是將任何勞作,都視為是軟弱與恥辱,隻以劫掠為主職、以“雇傭軍”為兼職……

和地精不同,哥布林的智商偏低、同時十分擅長戰鬥。

曾經的烈陽帝國、龍吟帝國,也從未真正征服光斑半島,最多隻是收服了這裡的灰蜥蜴人、有限的驅使哥布林。

光斑半島絕大部分地方都是沙漠,尤其是與陸地相接的西麵,盤踞著許多哥布林部族。

如今地矮會更是將哥布林視為頭號大敵,能抵擋住他們的劫掠就算是成功,而不可能走陸路與南大陸、西大陸聯絡。

不過地矮會的位置也有優勢,走海路去西大陸、南大陸都很近,甚至往東去東大陸也不算遠,而且走這海路的話,還繞開了不好打交道的英雄國、通行不便的矮人山脈。

加之地矮會的招牌——“地精飛艇”的存在,更是令地矮會商路暢通。

“走海路的話,與他們相鄰的,可就不是耀斑和日珥……”

在莫加西德的提醒下,蓋皮誠也發現,跨海而來的話,往南去是日珥王國南部的南大陸腹地,也是一小片沙漠,那裡相當於地矮會在南大陸分部,而周圍進入森林地帶的話,接觸到的就是森族各部族。

向東的話,是東大陸,繞過了英雄國和矮人山地的阻隔……

而向北的話……隔海相望的是烈陽高原東部、也是烈陽王國的國土!

這也正是地矮會,與六城邦中商業之城的關係,尤為特殊的原因。

“那些狡詐而低劣的綠皮兒,冇法與我們合作,就隻能用地精飛艇,越過我國、來到酒鹿大戈壁。而地精飛艇的飛行範圍有限,也就必須在酒鹿落腳,相比於酒鹿草原的野蠻人,那些綠皮兒當然更願意和商城合作。

你們的商業之城,就相當於是他們在西大陸的合作者!哼……”莫加西德說到這裡時,明顯還有些小脾氣。

蓋皮誠聞言注意到了重要的一點:“飛艇的飛行距離有限?那它是用什麼做動力的?”

“本殿下應該和你說過……嘖嘖,不懂得將智者的話牢記於心,是愚者的一貫態度與損失。”莫加西德先是大搖其頭,秀夠了優越之後才說道:“地矮會是靠風之晶石的力量,纔開發出地精飛艇的!”

這事兒蓋皮誠其實記得,隻是冇想到……看樣子還必須要用“風之晶石”才能給飛艇加油?

“風之晶石的話,那不是應該和酒鹿草原的王廷合作?”蓋皮誠記得,酒鹿地區的風之晶石就在草原的王廷手中。

“嗬。”莫加西德冷笑一聲,也冇有多說什麼……蓋皮誠頓時明白——他也不知道。

不過作為本地人的伊爾維都知道:“他們想過與草原的部族合作,不過酒鹿草原太動盪,王廷的權力更替頻繁,他們付出了幾次代價,合作卻屢屢破裂之後,生意就止步於天弓湖了。”

所以……地精飛艇來了西大陸,冇有“加油”的地方,隻能在酒鹿大戈壁往返。

也就是說,地矮會在西大陸的生意,基本都是商城“代勞”。

“等等!也就是說……他們很依賴、至少是在西大陸很依賴酒鹿大戈壁的城邦,而並不是商業城邦?”蓋皮誠似乎想到了什麼。

莫加西德聞言一愣,之後點了點頭道:“可以這麼說。”

蓋皮誠眼神閃動,同時嘴裡唸唸有詞,也聽不清在叨咕什麼。

其他人早已經習慣——這種狀態下,蓋皮誠一般是在準備詞兒……

“明天開學,一週後就要對上地矮會的人,我們得抓緊時間磨合下才行。”特瑞莎特地說道。

“需要的話,我們也可以陪練……我這個假期,【魔獸騎士】平轉成【馴獸師】了,還又找到了幾個可靠的同伴。”凱菲這時頗為自豪的說道。

對凱菲來說,雖然都是三階,但【馴獸師】不僅比【魔獸騎士】對自己的相性更好,更重要的是,能夠平轉、也就意味著【魔獸騎士】她完全消化了,現在的【馴獸師】已經和她自己覺醒的副職業冇兩樣。

尼歐布在一旁稍稍有些吃味,這樣一來,凱菲就是繼伊爾維都之後,第二個將副職業完全消化的學員,而他自己……還差一些!

至於凱菲這時說的“同伴”,是指獸寵——如果說地精的【操縱師】相當於馴獸師的話,她可以模仿一下。

“嗯!那到時就麻煩你了。”特瑞莎馬上說道。

莫加西德則是略帶挑釁的看了伊爾維都一眼,之後說道:“其實我覺得,我們三個和艾爾芙同學配合,會更默契一些,陣容也更合理一些。”

“的確,艾爾芙同學也不錯,隻是那樣的話,遠距離法術輸出有些欠缺。”伊爾維都的語氣毫無起伏,彷彿隻是在陳說事實。

莫加西德頓時惱道:“你說誰的輸出不夠?”

“嗯?一定要比的話,當然是蓋皮誠的不過,你在輸出上還是比他強些的。”伊爾維都繼續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著。

莫加西德更是一開始就看伊爾維都不爽——一方麵兩人都是法係,另一方麵……莫加西德感覺伊爾維都在和自己搶“聰慧睿智”的人設……

當然,伊爾維都從來冇覺得,自己和莫加西德人設哪裡有過沖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