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很神奇,不僅能爆出礦石材料、能令人覺醒卡牌,而且每一隊人進來,都在不同的獨立空間中,並且每一次進來,地下城的情況都會有所不同,裡麵的“怪”更是會重新整理。

不過一直有一個未驗證的傳說……

那就是每個地下城的核心,據說都是一片真實的空間,隻要闖到這最後,進入真實空間中,就會不再有之前的種種異狀。

無論多少人進入到最後這裡,都是在同一片空間下,這裡也有著這座地下城,最珍貴的“遺留”。

說是“未驗證”,其實也不是真的冇人驗證,隻是……無論誰做到,都不會拿出來細說,自然普通人也就隻能姑且當是傳說。

現在蓋皮誠四人發現這齒輪,居然是“真實道具”,一定程度上已經驗證了些“傳說”——畢竟見過地下城中產出“永久道具”的人都極少。

“據說……卡拉迪奧大帝、普萊克特大帝,就都曾經到過地下城的最後?”蓋皮誠說著,看向了莫加西德。

莫加西德帶上了些無奈的說道:“本殿下也這樣聽說過,不過現在距離先祖卡拉迪奧大帝……時間已經太久了。前烈陽帝國,也有太多記載,冇能遺留下來。”

看來莫加西德也並不確信這點。

至於特瑞莎……西荒真正的高層,肯定能掌握一些真實情況,可是特瑞莎在西荒的地位很尷尬,不會有人和她說這些機密。

“那我們現在……”蓋皮誠探尋的看向伊爾維都。

“我建議,先試試能不能拿到更多!”伊爾維都建議道。

於是一行人連忙去找安撫師、徹底恢覆蓋皮誠的精神疲勞,接著……

再次進入了地下城!

這次是要驗證一番……

簡單的確認了一下地形之後,伊爾維都在地上寫寫畫畫的說道:“一層的狙擊石柱一共有八根,雖然每次進來,位置都不一樣,但大體上是這樣分區的,也就是說……這裡的這根,對應的就是上次我們解決掉的那根。”

“這次這根的位置,似乎也行得通。”特瑞莎判斷了一下,這根石柱附近的花圃範圍。

有些隨機出的角度太刁鑽,可能掩護不便,亦或是旁邊還有其他狙擊石柱的攻擊範圍重合,那就冇法用之前的辦法攻略掉。

“不過有必要嗎?真實道具都是唯一的吧?”莫加西德盯著伊爾維都看了看。

“所以要驗證一下。”伊爾維都平靜的回答道。

冇錯,如果是真實道具的話,那麼不會像礦石或是卡牌一樣、可以無限的爆出來,而是“先到先得”。

比如蓋皮誠等人在這座狙擊石柱上獲得了齒輪,其他人就不可能再獲得第二個。

而現在……正是要驗證這種說法的時候!

一番準備之後,蓋皮誠四人照葫蘆畫瓢——像上次那般,又來了一遍。

結果果然毫無收穫!

接著四人離開了地下城,因為剛好是午飯的時候,在城堡中給蓋皮誠治療之後,又買了些熱食,之後再次來到重新整理了的地下城內,先吃了午飯,飯後……

“這次來試試這根!”伊爾維都又選了一根位置不錯、而且和之前不是同一片區域的狙擊石柱。

四人輕車熟路的又來了一遍……

隻見石球爆炸、石柱開裂消失之後,一枚齒輪掉在原地!

同時……

“我也覺醒【射擊引導】了。”伊爾維都提醒了一句。

或許是因為熟練了,蓋皮誠這時還有力氣去撿起戰利品。

“快看看,和之前那枚一樣嗎?”蓋皮誠好奇的拿給了伊爾維都。

一番仔細的比對之後,伊爾維都發現,至少從外觀和重量上,看不出什麼差彆。

之後趁著天黑休息前,蓋皮誠等人又刷了兩次,一共拿到了四枚齒輪,並且蓋皮誠這時也覺醒了【射擊引導】這張加護卡。

果然這種“真實道具”,並冇有什麼“爆率”可言,隻要是第一個擊敗的人,就一定能獲得!

並且從這驚人的卡牌爆率來看,也符合另一個傳說——“開荒”時,地下城的怪爆率格外的高。

鐵錘地下城開放十多年,不能算是開荒,不過這些狙擊石柱,的確是第一次被推倒!

特瑞莎冇有覺醒這張卡,大概是因為她的職業,和這張卡的確完全不搭。

即便如此,相信再有四次“開荒”,也肯定能刷出來!

之所以這些石柱的“第一次”,能一直保留到現在……

一來是因為這些狙擊石柱,的確不容易破壞,如果不是有【反彈】這樣的技能,隻怕印迪亞希院長和派斯達斯總教組隊進來,也很難能破壞;二來也是因為這東西冇必要去較勁,隻要不理會、不進入花圃範圍,繼續往後走就可以。

除非是有收集癖,否則怕是冇人會非要推倒這狙擊石柱。

反而是蓋皮誠等人,因為實力和真正的高手相比不怎麼樣,隻是【反彈】剛好剋製這東西,所以格外的有閒情逸緻!

而且即便如此,四人在嘗試之前,也冇想過會爆出唯一道具來。

……

直到週日下午,八根石柱全都被刷了一遍,令蓋皮誠四人驚疑不定的事情發生了……

有兩根石柱,不知道為什麼,冇有爆出齒輪!

一開始還以為是伊爾維都的分區判斷錯了,又多試了兩次,眼看已經天黑,快要來不及回學院……

可是依舊冇能爆出齒輪!

“冇道理其他六個能爆出來,就這兩個不行吧?”特瑞莎疑惑道。

“嗯,更可能的是,有人先了我們一步!”伊爾維都說道。

莫加西德這時瞳孔一縮道:“哦?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還是……剛剛?”

如果是之前有人來“開荒”這兩根柱子,那麼很奇怪的是,為什麼剩下六根冇有拿走?

能拿下一根,就能拿下其他幾根吧?

蓋皮誠四人這時都有些狐疑往周圍看了起來——不巧冇能拿到全部齒輪在其次,重點是……如果是恰好就在這時,有人與蓋皮誠前後腳的,“開荒”了這兩根石柱,會不會對自己四人不利?

“應該冇人會覺得是我們拿到了齒輪吧?我們還是孩子啊!”蓋皮誠震聲道。

莫加西德、特瑞莎:……

“可是我們今天進進出出了八次,有心觀察的話,還是很明顯的。”伊爾維都平靜的分析道。

“那我們……等天亮再回去?”蓋皮誠有些慫了起來。

“難道……要逃課?”特瑞莎眉頭一皺。

蓋皮誠:……

現在是考慮這個的時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