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尼歐布角度來看,自己今天遇到了一個“很浪”的傢夥!

不僅欺負艾爾芙,而且即使被自己警告過,居然還敢立刻就找到宿舍來……

而且……你以為啟東宿舍是什麼地方?

哪怕是艾爾芙,如果不是太害羞、太遷就旁人的話,會被你欺負嗎?

宿舍樓前庭門前,除了尼歐布之外,還有一高一矮兩道身影,高的顯然在“少女”範疇,矮的……不大好判斷。

因為高的是精靈族,而矮的則是妖精族——精靈族要麼苗條、要麼健壯,而妖精族則是全員**的感覺,無論相貌還是身材,都難以判斷年紀,步入老年,纔會有明顯衰老之態。

不過精靈族和妖精族,也統稱為“森族”,關係甚至比“大翼羽族”和“小翼羽族”更近,時有兩個精靈生出妖精、兩個妖精生出精靈的事件發生,可見相互血緣之親近。

“怎麼了?”禦姐風的精靈族少女,見到尼歐布不是很友好的樣子,於是開口詢問了一句。

“一個糾纏艾爾芙的傢夥。”尼歐布定性道。

精靈少女和妖精……姑且先算少女,這時雙雙扭過頭,看向了蓋皮誠,同時發出“誒——”的聲音。

“居然還會有長得這麼老實的不良學員?”妖精少女的聲音,聽起來也像是小孩子。

“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精靈族少女的聲音相比之下,就成熟許多。

蓋皮誠見狀,連忙解釋道:“纔沒有糾纏,我今天才認識艾爾芙……話說你也是彙演代表嗎?”

蓋皮誠也剛剛知道,尼歐布也住在啟東宿舍。

尼歐布顯然並冇有去八卦,關於白天有人覺醒了五階職業的事情,見到蓋皮誠疑惑的看著自己,還以為是挑釁——畢竟高等部三年級的尼歐布,在酒鹿學院還是很有名的。

在他看來……怎麼可能有人不知道自己是彙演代表?

“有趣,看來這位學弟,是想要討教一下。”尼歐布說著,手中出現了一把長劍。

之所以能手裡突然多出兵器,是因為這屬於“裝備”,並不是有空間戒指之類的東西,這個世界……應該也冇有那種東西,至少並不普及。

因為蓋皮誠在曆史書上,幾次典型戰役中,也看到了對輜重押運、襲擊糧道的描述——如果有空間戒指之類的東西,那麼補給運輸的體係,應該截然不同纔對。

然而這方麵最“特殊”的例子,也就隻是二百多年前,烈陽帝國的崛起之路上,卡拉迪奧大帝進攻耀斑王國時,因為解放了大量地精,許多地精商人自發的為其押運輜重補給。

“商人”職業的負重特長,以及地精發明的一種特殊的獨輪運輸車,高效的為卡拉迪奧大帝的軍隊運輸補給,才令城高池深的耀斑聖城,也冇能擋住烈陽之鋒。

可見即使存在空間裝備,應該也十分罕見,所以在“運輸”上想要便利,還需要藉助一些特定的職業——比如商人係的職業,負重就極高……

至於手裡憑空出現武器的情況,是因為這是他們的“裝備”。

“等等,我不是來找艾爾芙的,我隻是回宿舍而已!”蓋皮誠纔剛剛覺醒職業,屬性和精英學員比肯定不占便宜,而且也不想無緣無故打架。

我們能動嘴,就不要動手好不好?

“嗬嗬,你難道想說,你也是這座宿舍的人嗎?瞪大你的眼睛看看,這裡是啟東宿舍!”尼歐布譏諷道。

“出現了、出現了,明明長了一張並不嘲諷的臉……想不到頂著一張陽光的臉,也能做這種角色!”蓋皮誠一臉震驚的說道。

“你這傢夥……”尼歐布顯然冇有聽懂,隻是隱約察覺到了這話中的“惡意”。

蓋皮誠這時扭頭看了看大精靈和小妖精——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自己的“排練”似乎冇有白費?

可惜,大精靈這時一歪頭道:“尼歐布,你知道今天宿舍會來一個新人嗎?”

“哈?你在說什麼,穆格麗……你哪裡聽到的訊息?彙演代表不是已經決定了嗎?”尼歐布疑惑扭頭看向了穆格麗。

蓋皮誠這時才知道大精靈的名字。

穆格麗身高和蓋皮誠差不多,身材屬於那種乍看細胳膊細腿,不過仔細看的話,發力部位的肌肉很結實的類型。

至於蓋皮誠……

中等身高,畢竟才十六歲,還有生長空間。

“尼歐布學長還真是一點也冇有關注學院中的傳聞啊……”小妖精無語的看著尼歐布,之後用一本正經的、仿若在指導的語氣,給尼歐布科普了關於“學院出現五階職業者”的事情。

不過聽她的稱呼,應該是一二年級,隻是……年級並不代表年紀,正如之前印迪亞希所說,“超齡”在學院中很常見。

畢竟本來就不是什麼義務教育,並冇有到了幾歲一定會上學的教育體係。

大部分年齡和年紀相符合的,都是學院城的本地人。

“傳說職業?怎麼可能?”尼歐布頓時震驚道,接著看向蓋皮誠:“是你?”

“如果冇有第二個的話,就是我冇錯了。”蓋皮誠這時還想要再解釋一下,關於艾爾芙的事情。

不料就在這時……

“嗯?已經在實踐對戰了嗎?”翁伽利的聲音,從蓋皮誠身後響起。

蓋皮誠連忙扭身,看到翁伽利這時走了進來,心裡還有些緊張——不知道院長有冇有出賣自己?

雖說好像不是什麼太危險、太隱秘的事情,但蓋皮誠總覺得,還是不要讓翁伽利知道,潛入他實驗室的是自己比較好。

而這時翁伽利看向自己的眼神,也令蓋皮誠本能的感覺危險。

“副院長!彙演代表的事情……是真的?”尼歐布連忙問道。

翁伽利點了點頭道:“嗯,既然是五階職業的話……雖然還冇怎麼修煉的樣子,但作為彙演代表,不需要太表現,也是一種震懾力了。

而且我聽院長說,你還是偏向輔助的職業吧?那屬性低些也沒關係。”後半句時又看向了蓋皮誠。

“如果是輔助職業的話,也就是說艾爾芙……”尼歐布連忙想要追問什麼的樣子。

“冇錯,艾爾芙的話,就隻能先放在替補名額上了。你有自己去和艾爾芙說嗎?”翁伽利說著看向了蓋皮誠。

蓋皮誠忽然有種不妙的預感……

果然一旁的尼歐布,這時已經熱血沸騰起來:“喂,你不會是……成為彙演代表之後,又去嘲笑艾爾芙了吧?你這種傢夥,我絕不認同!”

蓋皮誠總覺得,翁伽利這廝在針對自己!

這是故意挑唆尼歐布……

莫非是發現了自己去過他的實驗室?還是單純看自己不順眼?

還有這個金毛兒……

也太容易熱血沸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