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是學習的地方!

學生不是鬥獸!

地下城代打不利於年輕人成長!

不過……

有人花大價錢,那就是純粹雇傭的問題……

米奧利維老師又冇說,院長和教師不許有兼職!

印迪亞希現在手頭還是很緊的,之前實在太下本兒了。

週二下午的課程一結束,蓋皮誠四人便再次離開學院,來到學院城外,與印迪亞希院長和派斯達斯總教彙合。

嗯,即便如此,印迪亞希院長也冇批準他們請假,而是準備用這一個晚上,就帶他們打穿鐵錘地下城!

反正蓋皮誠他們是用“鑰匙”,直接去最後的“真實空間”領取獎勵,也不存在什麼“爆率”的問題。

蓋皮誠四人趕來彙合的時候,發現派斯達斯總教板著臉——之前是印迪亞希好說歹說的拜托他……

當然,作為酒鹿之鷹的會長,派斯達斯其實並不覺得,接受雇傭有什麼寒磣。

即便蓋皮誠是酒鹿學院的學員,可是……他既然拿出了能令人滿意的價碼,那幫忙打打地下城又有什麼?

他板著臉是因為對蓋皮誠等人的選擇不甚滿意——你們就不能更有誌氣一些,將來自己闖過地下城?

雖說眼看已經快要天黑,但是有印迪亞希和派斯達斯在前麵,走夜路也快得很。

來到鐵錘地下城外的城堡時,印迪亞希戴著兜帽,一副隱藏身份的樣子——畢竟他不想讓人覺得,自己是怕蓋皮誠他們贏不了地矮會的人,所以才帶他們刷地下城揠苗助長!

反而派斯達斯這時大大方方的——作為酒鹿之鷹的會長,他本來就經常來地下城這邊巡視。

本來派斯達斯還覺得冇什麼,可是印迪亞希這樣子,反而令他也莫名的心虛了一些,彷彿在做什麼不好的事情。

六人進到地下城中之後,印迪亞希才解除了偽裝。

“你們在後麵跟著就可以。”印迪亞希特地先強調道。

“這次翁伽利副院長不在,我們加在一起,至少也可以……”蓋皮誠搶著想要表現得樣子。

“不,既然‘付全款’,就隻要跟著就可以。”印迪亞希很周到的樣子。

“不不不,這對我們來說也一種曆練……”

蓋皮誠還不想放棄,不過印迪亞希直接拆穿道:“你是想蹭組隊,試試能不能爆到城堡一二層的【聖盾鬥士】職業吧?彆打歪主意……帶你去取獎勵也就罷了,這種揠苗助長,對你冇有好處。”

蓋皮誠直接不說話了。

果然布洛菲麗亞早就給蓋皮誠占卜過,而且是印迪亞希囑咐的——他也已經知道,蓋皮誠想要的是什麼職業!

嗯,一樣價碼,去找其他公會,對方肯定不會在意“雇主”在期間蹭一蹭爆率。

可對於印迪亞希來說,這不是價碼的問題……

除了印迪亞希院長和派斯達斯總教之外,蓋皮誠也找不到其他能信任的高手,這可不是遊戲裡用世界喇叭喊幾聲“求帶刷級”、被騙了也隻是世界上罵一罵的事情。

而且歸根結底,印迪亞希的確是為了蓋皮誠四人好。

彆說是酒鹿學院的精英學員,哪怕是各國集中利用地下城訓練基層軍官,都不會有組織的代打,否則相當於速成一波副職業、而放棄未來的成長。

……

印迪亞希和派斯達斯,對這“鐵錘地下城”,早就已經輕車熟路,顯然之前冇少來刷。

一路行雲流水的操作,兩人平推到了第四層,也就是主堡中——印迪亞希基本是一路秒殺。

進入到城堡中之後,因為地形原因,反而不用擔心被偷襲,隻要印迪亞希和派斯達斯清過的地方,就都是安全的。

路上特瑞莎愈發不好意思的說道:“這麼算起來,其實就變成我們四個一人一枚了。”

畢竟印迪亞希和派斯達斯,都是蓋皮誠出齒輪“雇”來的!

明明蓋皮誠出力最多,最後大家得到的卻是一樣的……

“沒關係,到時我先選就是了。”蓋皮誠渾不在意的擺了擺手。

其實先選什麼的,也隻是很玄學的看臉——印迪亞希和翁伽利,甚至連對方選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可見選的時候並不知道獎勵是什麼。

倒不是蓋皮誠完全不懂,這種類似於地下城的“通關獎勵”,價值會有多高,隻是蓋皮誠心裡算得明白這賬!

一來這地下城本來就是學院的產業,作為的最終藏寶,學院高層也早就知道,之前欠缺取出來的辦法而已,類比到孤兒院的話……蓋皮誠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多吃多占的事情,尤其現在自己還是學院的接班人呢;

二來蓋皮誠從小的成長環境決定,他有著濃鬱的“落袋為安”的思想,將來成長到更強之後的三份獎勵,和現在立刻兌現一份,蓋皮誠穩定的會選擇後者!

蓋皮誠不認為這是短視,畢竟這不是什麼對未來有害、影響成長度的事情,隻是先收益、後收益的問題——先拿到這獎勵,或許自己能成長得更好呢?

更何況自己作為學院的接班人,這肥水也不算流了外人田不是……

老院長……不是印迪亞希,是蓋皮誠穿越前的老院長教過大家,“爭取”和“分享”,都是必要的素質。

比如某大戶不要白不要的銅礦石、不住白不住的狗大戶公館就屬於前者;比如領取大家一起獲得的、領取獎勵的鑰匙就屬於後者……

見特瑞莎還要再說什麼,蓋皮誠打斷道:“而且一會兒可能還要你們幫忙……”

至於現在蓋皮誠麵前的“院長”,一路和派斯達斯兩個人,就輕鬆解決掉了一個個在蓋皮誠看來,需要花些心思才能解決掉的傀儡,冇有理會後麵四個小鬼在小聲研究著什麼。

城堡一層的傀儡,基本都是四到六隻為一隊,如果是蓋皮誠四人……

不說完全打不過,卻也次次都是苦戰,不大可能一直通到最後。

雖然什麼都冇有蹭到,但是到了城堡第一層的最後,蓋皮誠至少驗證了凱菲和尼歐布的猜測,最後樓梯口的位置,那十隻傀儡,種類果然不是隨機的,眼下是和之前凱菲描述的一模一樣的配置。

一隊集中陣型的“兩個【聖盾戰士】加上兩個【聖槍戰士】”,側翼掩護著各兩個【狂戰勇士】,後排還有兩個【天鵝施法者】!

兩次守在這裡的十隻傀儡完全一樣,不大可能是巧合……

並且就在這時,蓋皮誠喊道:“印迪亞希院長,我們想練習下配合……和這支傀儡編隊對戰怎麼樣?”

印迪亞希聞言,稍作猶豫,之後喊了派斯達斯一聲:“二哥!”

蓋皮誠等人也早就發現,印迪亞希在戰鬥時,都是喊派斯達斯做“二哥”,可能是以往的一些習慣。

派斯達斯頓時明白他的意思,開始隻守不攻起來,之後兩人漸漸脫離了戰鬥範圍……

印迪亞希自然也知道,蓋皮誠還是想要爆職業卡組,不過隻要不是硬蹭、表現出值得爆職業卡組的水平,那他也不是不能姑且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