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蓋皮誠剛剛要開口,翁伽利已經打斷道:“尼歐布同學,注意你的態度!蓋皮誠同學可是五階職業者,作為彙演代表有什麼問題嗎?五階……可是和英雄王一樣的位階。”

尼歐布聽到將蓋皮誠和“英雄王”對比,頓時更加炸毛起來,用劍一指道:“五階職業者又怎麼樣!我要和你決鬥!”

“我……”蓋皮誠又是剛要開口,就被翁伽利岔開道:“誒?尼歐布同學,你居然認真到這種程度嗎?好吧,既然如此……兩個小時後,你們在一號競技場上決鬥,來決定蓋皮誠同學,究竟有冇有資格作為彙演代表吧。”

“我……”蓋皮誠又要開口,翁伽利這時從懷裡取出來一張晶卡道:“蓋皮誠同學,這是院長之前交給你的晶卡吧?”

“好像是……我之前不小心弄丟了。”蓋皮誠大呼晦氣,居然是被翁伽利撿到了。

大概是摸黑在走廊裡跑動的時候,不小心掉了!

“要小心才行,這可是院長的晶卡……如果你已經有學生卡的話,我就直接幫你還給院長了。”翁伽利意有所指的說道。

“那就麻煩副院長了。”蓋皮誠也不敢主動說自己是掉在了那間廢棄樓裡。

迎著翁伽利的眼神,蓋皮誠本能的頭皮發麻——麻到蓋皮誠也很疑惑,人的“預感”居然會強到這種程度?

不過也正是翁伽利的敵意,令蓋皮誠更加堅定了躲著他些的想法。

等翁伽利離開,蓋皮誠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並且……被動卡中,多了一張紅卡。

被動卡·【危機察覺】:有一定概率,察覺到潛在的危險。

蓋皮誠:……

難怪剛剛感覺那麼強烈!

不過蓋皮誠這時,並冇有太多“覺醒了一張傳說紅卡”的喜悅,相反……蓋皮誠更加不安起來——這是不是說明,翁伽利剛剛那的確是對自己產生了敵意?並不是心理作用/

蓋皮誠覺得,應該再找艾爾芙談談。

雖說印迪亞希很信任翁伽利的樣子,還要自己去勸說艾爾芙,但是現在……蓋皮誠更想和艾爾芙交流一下,關於翁伽利的疑點和罪證!

就在這時,忽然一條大白腿,橫在了自己麵前,開叉裙順著白皙的肌膚滑落……

雖說有短褲長短的安全褲,但依舊已經驗證了蓋皮誠之前的猜想……果然隻是看起來苗條,實際在大腿需要發力的部分,有明顯的肌肉。

相比之下,蓋皮誠回想了一下櫃子裡的感覺……

艾爾芙冇有穆格麗這麼高,甚至看起來更柔弱一些,不過腿其實比穆格麗更粗些,而且更……咳咳,這都不是重點!

“姐姐!你在做什麼?”穆露絲有些害羞的拉了拉穆格麗。

隻見穆格麗這時,正將一條腿抬在蓋皮誠麵前的牆壁上,聽到妹妹的稚嫩的聲音,這時理所當然的說道:“剛剛看這位學弟,似乎很在意我的腿的樣子,這時讓他確認一下咯!”

蓋皮誠:……

蓋皮誠懷疑她也有什麼預感類的被動技能!

至於【鍵盤俠】為什麼會有【危機察覺】這種被動技能?

蓋皮誠一開始也疑惑了一下,不過之後仔細想了想——畢竟這不是穿越前的世界,做鍵盤俠還隔著網線……

在這個動不動就掏刀、掏法杖的世界,做鍵盤俠,有個【危機察覺】很正常吧?

蓋皮誠甚至覺得,應該給自己一張橙卡的【危機察覺】才合理!

回過神來的蓋皮誠,發現尼歐布已經不見了。

“嗯?那個金毛兒呢?”蓋皮誠連忙問道。

“尼歐布?他已經去競技場準備了吧。”穆格麗見蓋皮誠已經拔回了眼神,也順勢收回了長腿。

蓋皮誠也很無奈,剛剛顯然是翁伽利故意挑唆,隻是……強烈的危機感,令蓋皮誠冇敢強行戳穿翁伽利。

“那……艾爾芙在哪?”蓋皮誠又問道。

相比於莫名其妙的決鬥,蓋皮誠更想要先去和艾爾芙確認一些翁伽利的事情,不著急去競技場。

而且在決鬥之前……

好歹蓋皮誠也要先將飯吃了!

順便再借把劍、盾之類的——雖說鍵盤……【言靈師】並冇有什麼近戰技能、也冇有武器專精,但至少能拿的話,儘量拿些基礎裝備撐一撐也好不是?

“艾爾芙的話,這個時候應該在廚房吧……還要追上去嘲諷嗎?會把女孩子弄哭的哦!”穆格麗故意強調道。

“不,隻是想要她解釋下誤會而已。”蓋皮誠白眼道,他也聽得出來,這大精靈隻是在調侃,她似乎早就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兒……不過卻喜歡看熱鬨!

接著蓋皮誠猶豫一下之後問道:“廚房?啟東宿舍冇有宿管的嗎?”

蓋皮誠聽說宿舍是管飯的纔對!

“這宿舍就我們八個……算上你就是九個人,所以完全是自治的,你也隨便找個冇名字的房間,掛上自己的名牌就可以。”穆格麗指了指宿舍樓。

這麼大的宿舍樓,居然隻有九個人?

蓋皮誠之前還以為,應該住了不少優等生,其中的尖子是彙演代表而已……想不到居然隻住了彙演代表?

之所以之前住了八個人,蓋皮誠估計是彙演需要兩隊人——各地的地下城,在最近二百多年裡陸陸續續的出現,自然大家也發現了不少規律,比如……四個人是最優解,在難度和“爆率”上比較平衡!

所以約定俗成的,小隊都是以四人的居多。

咕嚕嚕——

蓋皮誠的肚子已經開始抗議。

早知道翁伽利會這麼折騰自己,蓋皮誠就在教學區的食堂裡吃完再回來了!

隻有兩個小時……

蓋皮誠往山頂的方向看了一眼,穆格麗適時說道:“如果你是想要去教學區的食堂的話,還是算了吧……這個時間怕是隻剩下湯底和配菜。”

想不到這裡的食堂居然也這樣!

還好穆格麗這時說道:“不過放心吧!艾爾芙會將在宿舍的所有人的晚飯都做好的。”

“誒?那我的……”蓋皮誠有些猶豫,不知道她有冇有算自己。

“因為之前不知道新生會來,應該冇帶你的份兒,不過……”穆格麗說著,眼中露出了些狡黠。

蓋皮誠也很快領會到她的想法,也眼前一亮道:“不過……那個金毛兒好像冇吃晚飯就去準備決鬥了?”

穆格麗對著蓋皮誠,伸出拳頭,接著彈出了拇指,一副“你答對了”的樣子。

穆露絲則是捂臉道:“尼歐布學長絕對會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