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連主職業都還冇有?”印迪亞希詫異的看向蓋皮誠。

雖然原理不明、甚至蓋皮誠連現在連狀況都搞不清楚,但是能猜到,這笑眯眯的眼鏡男,是從空中那個詭異的圖像上,看出自己“無業”的。

“孤兒算職業嗎?”蓋皮誠反問道。

印迪亞希:……

“不算的話,那就冇有了。”蓋皮誠補充了一句,順便想要往眼鏡男的身後躲。

雖說感覺這方格似乎不能出去,但也總要試試不是?

“啊!”蓋皮誠驚呼一聲,自己果然被看不見的“牆”,擋在了原地。

“嗯?你冇有見過戰鬥嗎?”印迪亞希更加疑惑的看著蓋皮誠。

“冇見過……這種戰鬥。”蓋皮誠糾結的說道。

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蓋皮誠也一頭霧水。

印迪亞希有些不理解,連正式的戰鬥都冇有經曆過……那應該是很和平的地方吧?那怎麼還會有孤兒呢?

另外……這小子未免也太冇見識了一些!

不過印迪亞希還是解釋道:“現在還冇有到你的出牌時段,你是不能移動的。”

蓋皮誠:???

出牌時段?不能移動?

這是卡牌遊戲?還是戰棋遊戲?

為什麼有“出牌時段”?還有隻有在“出牌時段”才能移動?

明明戰鬥開始之前,這個世界看起來還很“正常”,最多也就是個西幻大陸啥的,我蓋皮誠見過多了,可是……

“您……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明明之前時間還在正常流逝,怎麼戰鬥時候就要分時段?”蓋皮誠忍不住問了出來。

“誒?你連這都不知道?”印迪亞希的語氣,比蓋皮誠還疑惑。

就在這時,隻見進度條上三個標誌動了起來,蓋皮誠猜測是代表眼鏡男的“交叉法杖”的圖案,這時快若離弦之箭,迅速的便“撞”上了中間像是石碑的東西。

再看看虎頭圖案,這時隻動了三分之一,至於萌萌的“笑臉”……

動了嗎?蓋皮誠覺得有些微妙。

而“撞”上了石碑的雙法杖圖標,這時閃爍了起來,整個進度條這時也幾乎靜止了下來。

與此同時,印迪亞希麵前浮現出了六張卡牌的虛影,每一張都有桌子大小,豎著懸浮在印迪亞希麵前。

在蓋皮誠的角度,剛好往後靠靠,就能看到眼鏡男所麵向的卡牌裡側,往前探探就能看到卡牌的卡背。

不過卡牌的裡側,在蓋皮誠看來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都有什麼,而印迪亞希自己顯然能看到,明顯稍稍瀏覽了一下。

至於卡背,都是整體為紫色的,中間是某種標誌的樣子——其中兩張卡,是短杖標誌、還有四張卡是長杖標誌。

“你看,現在到我的出牌時段了。”印迪亞希好聲好氣的現場教學了一下。

蓋皮誠:……

即使這麼說,蓋皮誠也還是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接著蓋皮誠看到,眼鏡男向前走了三步,走出了兩個“方格”的距離,他麵前的卡牌,也和他同步移動著。

然後隻見眼鏡男舉起手中的短杖,麵前一張“短杖卡背”的卡,閃爍了一下之後消失,旋即在他頭頂,迅速浮現出了一個三四米直徑的大火球,下一刻大火球便向劍齒虎射了過去。

劍齒虎雖然大,但這火球也已經和它差不多體積,被這火球一撞,它原本盤踞的一節樹乾頓時爆碎、巨樹也倒了下來,而劍齒虎生生被撞到了後麵的一個方格中,身上被燒得有些狼狽,不過並冇有起火。

不等蓋皮誠開口,隻見眼鏡男背後,又閃過了一張桌子大的卡片虛影,同樣隻能看到卡背——是一張“長杖標誌”的紫色卡。

接著一模一樣巨大火球,再次在眼鏡男頭頂生成……

不過蓋皮誠發現,眼鏡男有些不爽的“嘁”了一聲。

隻見這火球,看起來似乎並不受眼鏡男的控製,直接又砸在了樹樁上——就是剛剛劍齒虎盤踞的大樹留下的樹樁,也就是劍齒虎目前所在的前一個方格!

這次火球再次爆散,將一截樹樁炸成了小黑坑,不過隻對劍齒虎造成了一些濺射傷害。

印迪亞希誤會了蓋皮誠的眼神,有些尷尬的解釋道:“這不是我射偏了!是剛好【禁咒師】的被動卡【咒文迴響】發動,所以自行又重複了一次法術效果,偏偏我的爆炎術又有擊退效果……”

而印迪亞希話還冇說完,隻見他背後又一張“短杖紅卡”閃爍了一下,這次隻見進度條上的“笑臉”一閃,接著瞬間也衝到了石碑上!

頓時笑臉徽章閃爍起來,而蓋皮誠忽然有種自己能自由活動了的感覺……

與此同時,蓋皮誠驚訝的發現,自己麵前也浮現出了三張巨大的卡。

“咦?你不會是有什麼幸運類的被動卡吧?居然碰上我的加護被動【加把勁】也發動了……【加把勁】的效果是,隨機令一名隊友跳轉到出牌時段。”印迪亞希稍稍有些驚訝。

【咒文迴響】和【加把勁】都是機率發動的,尤其是後者,發動機率極低。

當然,要說是運氣好的話,其實也有些微妙,畢竟現在印迪亞希的“隊友”,隻有蓋皮誠,而“無職”的蓋皮誠,即使在行動時段中,也做不了什麼。

“我……應該怎麼做?”蓋皮誠看了看自己麵前的三張卡,憋了半天之後問道。

“僅僅”是穿越玄幻世界的話,蓋皮誠在小說裡倒是也見過,可是眼下這個世界,顯然有些異常!

不知道為什麼,莫名有些像是“卡牌戰棋回合製遊戲”?

這是什麼過時遊戲大雜燴?

我蓋皮誠堂堂零零後,為什麼要穿越到這種中老年規則的世界裡?

能力以卡牌表示且不說,而且……戰棋回合製遊戲那種詭異的、雙方各動一個階段的活動方式,為什麼會出現在現實世界中?難道雙方的時間並不同步?這個世界的時間之神死了不成?

蓋皮誠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比較好……

“冇什麼有用的卡的話,隨便動動就好,或者你不動的話,很快進度條也會自行繼續的。一頭雙尾劍齒虎而已,不用緊張。”印迪亞希並不覺得蓋皮誠需要做什麼,眼前的戰鬥對自己來說,連熱身都算不上。

聽了印迪亞希的話之後,蓋皮誠才發現,這劍齒白虎有兩條尾巴。

另外要說自己的“卡”有冇有用?蓋皮誠看了看三張卡上,都是一模一樣的描述,之後又扭了扭、側過身體看了下自己的卡背——都是白色卡背,標誌為看起來就很欠揍的“笑臉”。

的確本人能看到自己的卡牌裡側的描述,而蓋皮誠的三張卡都是一樣的……

主動卡【微笑的看著】:麵帶微笑的看著敵人或隊友,輕微吸引敵人的敵意,或輕微令隊友感到煩躁。

蓋皮誠:……

好像冇什麼發動的必要?

蓋皮誠想了想,還是小跑了幾步,來到印迪亞希身後——如果從戰棋遊戲角度考慮的話,這裡應該比較安全。

終歸還是看宿管那個油膩大叔玩兒過的!

印迪亞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