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輪到蓋皮誠的行動時段,這時新補充上來的卡,眼看又是一張紅卡!

蓋皮誠在新的紅卡上瞥了一眼,接著一咬牙……心裡有了打算!

接著隻見蓋皮誠先移動兩格,將之前掉落的盾牌重新撿了起來,然後又儘量跑得遠了一些。

站定之後,蓋皮誠麵向尼歐布的方向,抬起盾牌、擋住了下半張臉,似乎小聲了一句什麼……

一張紅卡閃爍之後消失,不過……暫時看不出是什麼效果。

“小皮誠終於明白,屬性低就不能硬拚了。”穆露絲故作老氣橫秋的點評道。

“可惜不知道那幾個減益效果,能維持多久,如果一兩個時段內結束的話,這場決鬥也快要結束了。”伊爾維都這時提醒道。

“換做我的話,一定撐到減益結束再進攻,可惜是尼歐布……”穆格麗說著還白了場上的尼歐布一眼。

“不,雖說尼歐布這樣決定,是性格原因,但的確速戰速決更好。現在蓋皮誠明顯是緊張的,畢竟是覺醒職業後第一次進行戰鬥,如果被他漸漸適應的話,作為對手就真的要糟了。”伊爾維都的分析角度有所不同。

的確現在蓋皮誠表現得並不好,否則……【陰陽怪氣】就不該停!

隻見這時尼歐布直接衝向蓋皮誠——之前兩人是相鄰的,而且……尼歐布哪怕穿著全身甲,每個時段的正常可移動範圍也比蓋皮誠要大。

接近蓋皮誠之後,尼歐布直接雙手舉劍,麵前一張金卡閃爍後消失。

與此同時,隻見的尼歐布的劍刃上,炸起了火焰似的金光,伴隨著金焰,尼歐布一斬而下!

斬鐵!

【劍士】職業的獨占型主動卡,冇什麼花哨,就是大威力、高殺傷的單體攻擊。

一劍劈下,蓋皮誠連忙舉盾,聽了尼歐布之前的指點,小臂一開始就死死的貼在腦袋上……

Duang——

一聲巨響後,隻見蓋皮誠跌坐在地……

不過與此同時,尼歐布也被反震得倒退一步,險些跌坐在地,雖然勉強站穩,但是也以劍拄地,氣喘籲籲。

蓋皮誠因為本能反應,迅速抱頭蹲防,所以冇有看到……

就在尼歐布的“斬鐵”,砍向蓋皮誠的瞬間,蓋皮誠身周浮現出了一個微微泛紅的罩子,罩子上明晃晃的有兩個圖騰文字——用漢字解讀的話,也就是……【反彈】!

在低齡組中,可以立於不敗之地的“絕招”……

在此之前,蓋皮誠也不確定,反彈一次物理攻擊,究竟自己會不會受傷,甚至根本不明白,再現實世界中,要如何實現“反彈”,所以本能的還是舉盾防禦。

不過實際上尼歐布的劍,撞到紅色的護罩之後,便完全被擋下。

與此同時,上麵的“反彈”閃爍了一下,一道虛幻的劍光,斬向了尼歐布,反而是尼歐布接了完整的一招“斬鐵”!

故而是尼歐布悶哼一聲,忍不住後退了半步,受創不小,不過還在格子內。

而蓋皮誠冇有從尼歐布身上,經受任何攻擊,之所以跌坐在地,是因為頭腦一暈……

【反彈】的效果,是反彈一次物理攻擊,可是也並非絕對反彈,發揮作用的時候,承壓的是【心靈】中的“意誌”屬性。

這是真實的世界,雖然技能、能力被具象化為卡牌,甚至時間女神都死了,大家在她的墳頭蹦迪,但是……並冇有什麼數值化。

不存在血條、藍條、體力槽什麼的。

不過相應的,物理技能、尤其是連擊卡,在使用時承壓的“體力”,主要是【體魄】中的“耐力”屬性決定,體力越強,才能使用越多的物理技能;

與之相對的,魔法類的技能,比如院長的爆裂火球之類的,使用時承壓的是“精神力”,用遊戲類比的話,也就相當於藍條,而精神力主要是由【精神】中的“心力”決定;

另外除了物理、魔法,還有“神秘向”的技能,比如尼歐布的誓約、蓋皮誠的言靈,使用這類能力時,承壓的是“意念”,而“意念”主要是由【心靈】中的“意誌”決定的。

【體魄】、【精神】以及【心靈】,這三大主屬性,正是對應這三種流派。

後兩者廣義上在表現出來時,都是“魔法”,但本質上就有所不同,此時蓋皮誠還並不是很瞭解。

言靈類的攻擊,比如【嗬嗬】,其實也是心靈係,攻擊強度與【心靈】屬性掛鉤,隻是造成的效果,是物理傷害,也可以被物理防禦抵擋。

此時蓋皮誠之所以頭腦發昏,正是因為意念消耗太大,如果承受的攻擊更強一些的話,恐怕就無法完全反彈!

蓋皮誠看著似乎已經受創的尼歐布,有些尷尬的重新站了起來。

見到尼歐布受傷,圍觀的學員們更加開始加劇溫室效應……

“尼歐布學長要不妙了吧?”穆露絲看熱鬨的幼稚小臉上,寫滿了興致勃勃。

“不,減速的效果已經過了……”伊爾維都這時提醒了一句。

接著隻見在進度條上,尼歐布回到起點之後,又後來居上的直接追了上去,以微弱的優勢,再次獲得行動權!

因為“速度降低”的負麵效果,隻有三次時段有效,現在尼歐布雖然受傷,但負麵效果都已經消失。

尼歐布這時也不再猶豫,從地上拔出劍後,向蓋皮誠橫掃而來……

然而這次蓋皮誠先是本能的想要舉盾側擋,可是之後……隻見蓋皮誠竟是一咬牙、違背本能的將盾牌張開,正麵用身體迎向了劍刃!

噗——

刀刃劃過,蓋皮誠感覺腰腹劇痛,不過……外表看起來並冇有受傷。

與此同時,蓋皮誠麵前一張紅卡閃爍後消失——反擊卡·【共沉淪】!

“反擊卡”是在被對手攻擊時,能夠使用的卡。

而這招【共沉淪】的效果,正是令對手受到與自己同等的傷害……

頓時尼歐布也腰腹一陣劇痛,隻見兩人頭頂……同時閃過一個鮮血淋漓的“流血”虛影!

在世界規則的作用下,一張【一級流血】被動卡,強製的塞入到了兩人的被動卡組裡……

兩人的屬性都出現削弱,而“決鬥”也已經結束了!

畢竟不是生死鬥,普通決鬥默認的規則,在出現“流血”效果後,就會判斷勝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