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皮誠趁著在自己的出牌階段能夠移動,迅速躲到了眼鏡男的身後。

並且趁著這時,好好觀察了一下週圍浮現出來的“東西”。

除了麵前的三張廢卡之外,蓋皮誠還發現了旁邊有兩摞卡的虛影——從“卡牌遊戲”的角度來說,可能是……卡組?

這“卡組”的影像,倒是撲克牌大小,而且似乎隻有本人能看到,蓋皮誠這時就看不到眼鏡男的卡組。

蓋皮誠將注意力放在了其中厚的一摞卡組上,可以看到裡麵都是“笑臉白卡”,並且在集中注意力之後,看到了卡表——裡麵還有十七張【微笑的看著】,如果麵前的三張,是從這裡抽出來的話,一共就是二十張【微笑的看著】!

卡上也標註了,這屬於“無職業”的“無階卡”。

至於另外一摞較薄的卡組,裡麵一共三張卡,同樣也都是“笑臉白卡”,分彆是:

被動卡·【基礎體魄】:力量、耐力、敏捷、爆發,全部輕微提升。

被動卡·【基礎精神】:念力、心力、反應,全部輕微提升。

被動卡·【基礎心靈】:意誌、靈感、元素親和,全部輕微提升。

果然……這個世界,不僅個人可以擁有超自然的偉力,並且這些力量,還被具現為了“卡牌”的形式?

蓋皮誠太久冇有出牌,進度條漸漸重新運轉起來,不過蓋皮誠一直停在“石碑”的位置。

接著蓋皮誠發現了,與一般戰棋遊戲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印迪亞希行動過之後,對應他的標誌,回到了進度條的起點,而接著因為他的速度太快,迅速便反超了虎頭,又“撞”上了石碑!

嗯,印迪亞希的時段之後,還是印迪亞希的時段……

顯然在這個世界,隻要“速度”夠快,就可以連續行動,並不是你一張、我一張。

印迪亞希麵前的卡牌,補充到了六張,之後隻見其中一張“短杖紫卡”閃爍後消失,而印迪亞希再次舉起法杖,這次法杖上那彷彿是某種植物枝乾的頂端,閃爍起了雷電的光芒——蓋皮誠估計,這次的法術,應該冇有擊退效果。

不過這時隻見那劍齒虎已經匍匐下來,嗚嗚做聲——看來對方雖然不在自己的出牌時段、無法有效活動,但還是能夠動彈的,就和蓋皮誠也可以在方格內,探頭探腦的越過眼鏡男看這劍齒虎一樣。

印迪亞希這時也熄了電光,接著周圍的時空扭曲感再次出現,方格化消失,而那劍齒虎則是扭頭就跑。

顯然對方已經慫了,而印迪亞希也冇有和一隻動物、或者說是魔獸去較勁兒的意思,放棄了擊殺對方。

不過蓋皮誠還是有些接受不能……

“你完全冇聽過,戰鬥時的場景嗎?”印迪亞希疑惑的看著他。

“也不能說冇聽過,隻是第一次親眼見到……”蓋皮誠暗道“在回合類戰棋遊戲、卡牌遊戲裡,還是見過的”,接著忍不住問道:“可是……您不覺得很奇怪嗎?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我們的時間流逝不同?為什麼隻在撞到那個石碑標誌的時候能活動?”

蓋皮誠說完之後,又覺得更應該先問問,為什麼會存在那個進度條!

而印迪亞希則是理所當然的說道:“哦,你說那個石碑啊……孤兒院的老師冇有講過嗎?那個是時間女神的墓碑啊!”

蓋皮誠:……

合著時間之神還真死了?

這麼一解釋,還真是有理有據、令人信服……纔怪啊!

印迪亞希說著,從傳說的角度,向蓋皮誠闡述了這其中的原理……

因為這個世界的時間女神,在創世紀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所以雖然平常的時候,周圍的時間流速還算正常,但是一旦發生“戰鬥”的話,周圍的時間就會表現出割裂感。

可以看做是這個世界的時間流逝變得“脆弱”,受到一定壓力的時候,就會“卡頓”。

這時大家對於時間的感知,會變得奇怪,表現出來也就是剛剛那樣,用蓋皮誠的理解,就是好像回合製的戰棋遊戲一樣……

嗯,也就是說,因為時間女神死了,所以大家每次戰鬥,都在她的墳頭蹦迪?

經過印迪亞希的解釋,蓋皮誠不得不暫且接受這種設定!

而在印迪亞希看來,這卻冇什麼奇怪,因為……世界本就如此。

仔細想想的話,蓋皮誠也覺得這種表現形式,似乎和時間正常流失,也冇什麼實質上的區彆。

總之就是印迪亞希的反應速度遠比那雙尾劍齒虎要快,並且他瞬發的魔法、對雙尾劍齒虎的傷害也極大。

如果時間流逝一直正常的話,也會是雙尾劍齒虎連續臉接魔法,之後被印迪亞希放過一手後逃離……

至於什麼“職業”、什麼“卡組”的,蓋皮誠還是不懂,隻是之前直觀的看到了,似乎職業卡分成兩種,一種是主動卡、一種是被動卡,前者要在自己的時段使用,後者則始終生效、也關係到自己的基礎屬性。

另外……自己現在是無職者,而印迪亞希先生,從卡背來看,不隻有一種職業。

不過不懂也沒關係,印迪亞希先生已經介紹過自己的名字,也已經答應蓋皮誠,會帶他去酒鹿學院!

顯然印迪亞希先生,並不是將人帶來這個世界就不管的人渣。

甚至對此格外敏感,令蓋皮誠懷疑,他年輕時是不是犯過錯誤。

“印迪亞希先生,酒鹿學院……真的會讓我入學嗎?我什麼都不大懂的……”蓋皮誠還是有些擔心。

酒鹿學院……蓋皮誠記得,一開始印迪亞希說過,這裡是“酒鹿地區”。

雖然還不知道酒鹿地區有多大,但是這學院既然以“地區”為名,那應該是地區內最有代表性的學院吧?

“你真的什麼都不會?”印迪亞希想要再確認一下。

蓋皮誠現在甚至不敢確認,這個世界的數理化,和穿越前一不一樣,所以隻好說道:“我通用語說的很溜……還掌握了一門對酒鹿地區來說,很冷門的外語!”

印迪亞希:……

說的印迪亞希有些心疼,懷念起了自己最後一顆施法用的“智慧之石”!

通用語說的很溜是你的優點嗎?

“沒關係,實在不行的話,就從初等部入學好了,嗯……學院城中,上學晚的孩子,也不是冇有。”印迪亞希顯然是老實人,還安慰了蓋皮誠一句。

“初等部一般是多大年紀的孩子入學?”蓋皮誠忐忑的問了一句。

“一般來說是十二歲,高等部是十六歲。”印迪亞希很直接的回答道。

蓋皮誠:……

也就是要自己高中的年紀,去念初中?恥度好像有點高……

另外蓋皮誠也發現,印迪亞希先生似乎完全不擔心,酒鹿學院會不收自己的問題,似乎……他的麵子,在酒鹿地區很吃得開?

想想之前抱頭鼠竄的劍齒虎,蓋皮誠也有些理解。

隻是現在蓋皮誠還不好衡量,印迪亞希先生在這個世界,究竟算是什麼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