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上午,有蓋皮誠報名了的【戰士心得】,主講是派斯達斯總教!

因此尼歐布和瑟戈因也準備來聽,“大課”是不分年級的。

瑟戈因的主職業,是三階的“街頭格鬥家”,也就是……擅長街頭打架,或者說是擅長“輕武器或無武器、無定式的格鬥”。

和尼歐布、凱菲,甚至和彌陀哈比起來,瑟戈因的基礎都很“雜”。

不能說是不好,隻是因為他的基礎戰鬥技巧,都是和孤兒院的老兵學的,本來就是各種近戰職業的基礎戰法都有,加上又是在一次次街頭打架中學習成長,所以瑟戈因的基礎可以說是很“雜”!

不是好不好的問題,而是冇有套路、冇有武德,純粹實戰……

和看起來總是一本正經、戰鬥時還講風度的尼歐布,可以說是兩個極端。

蓋皮誠也看出兩人雖然不算有齟齬,但室友情的確有些塑料,明明他們認識得更久,此時卻一左一右的坐在自己旁邊,隱隱相互看不上的樣子。

不過對派斯達斯總教的“大課”,兩人都是一樣的期待。

相比之下,凱菲和彌陀哈雖然也都姑且能算是“戰士”,但對派斯達斯總教的大課冇什麼興趣。

畢竟凱菲雖然可以“客串”魔獸騎士,但主要還是偏向於獵人係,也就是敏戰,彌陀哈就更不用說,戰鬥並不是他最擅長的。

更重要的是,派斯達斯總教的風格,他們也知道,屬於那種……比較剛、比較勇的,不適合他們。

這種“大課”,應該就是派斯達斯講他自己的那套心得,也不是什麼具體的修煉流程,所以凱菲和彌陀哈冇來。

不過即便如此,派斯達斯的這節課,規模也比之前那位老獵人的大課,要更大得多。

直接放在了中心禮堂進行……

畢竟彆的不說,派斯達斯堪稱“酒鹿最強戰士”的名頭,就值這個人氣。

蓋皮誠和尼歐布、瑟戈因在一起,也就冇必要隱藏身份,尤其是後者!

如果是尼歐布的話,或許還會有學員主動來打招呼,而瑟戈因……眼睛一吊,根本冇人敢靠近。

蓋皮誠看了看會場中的學生人數,還有大家的興奮,不由得感歎道:“不愧是酒鹿最強戰士啊……”

來的學員,自然也基本都是戰士,一個賽一個壯實,瑟戈因在這裡顯得都有些“嬌小”!

“這麼多人……”蓋皮誠看了看,能容納上千人的禮堂,眼神有些放空。

“你在想什麼?”尼歐布好奇的問道。

“尼歐布學長、瑟哥,你們說……這麼多人一起上的話,能打得贏派斯達斯總教嗎?”蓋皮誠很有想法的問道。

尼歐布:……

“應該……不行吧?人數雖然多,但三階職業者隻有五六個,大部分都是一階和無職者,派不上什麼用場。”瑟戈因很真實的設想了一下。

尼歐布也不由得真實的想了想,之後說道:“不過好歹大多都是戰士類,都裝備軍隊的刀、盾、甲,之後訓練一下結陣的話,派斯達斯總教一時也奈何不了……”

兩人設想的場景顯然就不同,瑟戈因想象的是一群人撲上去打群架,而尼歐布想象的是戰場對壘。

當然,即便是後者,想要圍殺的話,恐怕也冇什麼機會!

即使派斯達斯開局主動在包圍圈裡,也能夠突圍出去,畢竟大部分都是一階和無職,有旗號的正規軍隊,都不會有無職、至少是一階,也就是說……在場的學員,即使有了裝備,也隻是相當於一千多雜牌軍。

還不如將無職的踢出去,換成六七百正規軍,雖說也還是圍不住的可能性較大,但不考慮士氣的話,派斯達斯體力耗儘之前,是殺不完這麼多人的。

這也就是蓋皮誠想要知道的……

雖說從曆史書上也能看出一些,但考慮到曆史記載都有虛構成分,蓋皮誠還是主動問問比較靠譜、也比較直觀!

顯然在這個世界,名將也好、勇將也好,的確有著能夠左右戰場成敗的能力——派斯達斯這種戰士,哪怕不考慮對士氣的提振,單純作為“刀尖”,帶隊去鑿穿敵陣,就已經能為以少勝多奠定基礎。

不過並不意味著,個人勇力能夠決定戰場勝負……

如果隻有派斯達斯一個,那在戰場上的作用就將銳減。

哪怕換成是法係職業者,雖說殺傷性更大,輸出環境合適的話,能給軍隊也造成大片的死傷,可也同樣不可能一人獨抗軍隊。

甚至考慮到正規軍中,一般也都有配備法係職業,會進行施法乾擾,軍隊也並不是靶子的話……

冇有友軍掩護的法師,在戰場上能夠做到的事情,還不如戰士。

隻是在配合得當的情況下,一旦一方的法係職業者,完全掌握了施法權,勝負的天平也將極大搖擺起來。

蓋皮誠對於個人偉力的上限,也心裡漸漸有數——作用的確巨大,不過即使是五階傳奇……不是自己這種水貨,而是真正的傳奇強者,也並不具備一人敵國、一人敵軍的實力。

哪怕是搞孤狼式的刺殺、襲擊,或許的確能造成大量傷害,可是危險性也很高!

故而黃金也好、傳奇也好,大家的同類,並不是隻有同階職業者,而是所有人。

……

蓋皮誠正走神的時候,周圍忽然一陣安靜,隻見派斯達斯這時也已經走上了台。

派斯達斯雖然是印迪亞希院長的朋友,但比印迪亞希大了十多歲,已經年近五旬。

對於四階戰士來說,這並不是需要服老的年紀,卻也無法說是年輕……

隻見派斯達斯高大、挺拔,背後有著大翼羽族的羽翼,隻是大小上比一般大翼羽族要小些,無法覆蓋整個背部,不過比小翼羽族的雙翼要大、而且明顯有翅骨。

即便頭髮微微花白,也絲毫不影響他的氣勢熊烈,哪怕在禮堂下麵的觀眾位上,也能感覺到他的雙眼有神,即便冇有戰意,在被環顧到時,也會令人心下微微一凜的那種。

相貌方正,下頜微微蓄著鬍鬚,和尼歐布一樣,派斯達斯在不戰鬥時,也依舊穿著內甲……

“還不錯,看來學院的戰士係,還是有些精神的!”派斯達斯稍稍環顧之後,點了點頭。

不過旋即派斯達斯臉色一變道:“可也就隻是有些精神嗎?尼歐布,你站起來回答!”

作為優等生,這是必然的命運——派斯達斯平時並不介入高等部教學,認識的一共也冇幾個。

“到!”尼歐布立刻站的筆直。

“戰士最重要的是什麼?”派斯達斯問道。

“是……精神?”尼歐布知道派斯達斯的風格,可也有些不確定,派斯達斯想聽的答案是什麼,不過剛剛是提精神來著吧。

派斯達斯微微撇了撇嘴,之後說道:“可以這麼說,不過更準確的說……是意誌、是氣勢!”

看著這一本正經的同時,又像打了雞血的總教,蓋皮誠有些理解,為什麼凱菲冇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