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皮誠的高中成績並不理想……

何況現在初高中的知識,也已經用不上!

蓋皮誠隻能慶幸,這個世界也在用十進製……

第二天一早,蓋皮誠就將書還給了伊爾維都,伊爾維都也冇有問蓋皮誠看得怎麼樣。

今天蓋皮誠準備去聽馴獸係的“大課”,下午還有一門“屬性通講”。

一天課程結束之後,蓋皮誠才發現,這門“屬性通講”真是來晚了!

如果能再早些聽到,之前的課程,應該也能給蓋皮誠更大的觸動……

這個世界的職業者屬性,分為【體魄】、【精神】、【心靈】三類,其中【體魄】由四部分構成,【精神】和【心靈】也各由三部分構成。

【體魄】分為【力量】、【耐力】、【爆發】、【敏捷】四項,其中【敏捷】更趨近於“身體反應速度”、“靈活性”之類的。

並冇有常見的“速度”屬性,因為速度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外在能力、也不是內在屬性……短期速度由【力量】和【爆發】決定,長期速度由【力量】和【耐力】決定,出手速度由【力量】和【敏捷】決定。

負重一樣的情況下,力量差、就不可能速度快,反之亦然。

其中【力量】是【體魄】的決定性屬性,或者說是核心屬性,【力量】不足的話,任何【體魄】決定的能力,都不會太強……

而【耐力】、【爆發】、【敏捷】更像是【體魄】的三個側重方向。

與此相仿的,【精神】是由【念力】、【心力】、【反應】三項構成,其中【念力】是【精神】的核心屬性,【心力】和【反應】則是其側重。

按照蓋皮誠的理解,加【念力】,就相當於是大量加“魔攻”、少量加“藍條”。

而【心力】則相當於是大量加“藍條”,【反應】則是精神上的反應速度……

當然,這隻是比喻,實際上各方麵屬性的性質,都不是那麼單一,會在互動之下,決定各種外在能力!

學者型法係職業,之所以施法快、卻容易出錯,是因為學者在施法時,本質上是在意識中“做題”,【反應】越快、意識中的時間便拉得越長,感受上過了五分鐘、可能真實進度條隻走了幾秒鐘,而一旦做錯了,就會施法失敗……

而【心靈】是由【意誌】、【靈感】、【元素親和】三項構成,其中【意誌】是【心靈】的核心屬性,【靈感】和【元素親和】則是其側重。

【靈感】強的話,更適合溝通神秘存在、神秘力量,亦或是與魔獸溝通,甚至可以發現一些旁人無法發現的東西……

【元素親和】則是用秘術驅使元素之力時,所能夠展現的效果的主要決定項!

大體瞭解了屬性的基本意義之後,蓋皮誠更能夠理解之前各門課程所說的……

比如瑞森弗說的“隻是【精神】方麵屬性優秀,卻冇有一顆能學習的腦子,那麼也可以做秘術師”——正是因為秘術學派,也不是隻有【心靈】方麵強就可以,至少精神力也不能太差。

同樣,戰士也不能隻有【體魄】,至少【心靈】方麵不能太差,至少意誌上要高一些,否則不僅氣勢上容易受到影響,還容易中招幻術。

對基本屬性有了概念之後,蓋皮誠發現之前的大課,更容易理解了很多……

而到了週五,就是蓋皮誠既期待、又打怵的【幻術與星靈界召喚】——期待的是,現在蓋皮誠對秘術派係的職業很感興趣,畢竟……腦子不大行、還不是很勇,似乎隻能指望這類職業,而打怵自然就是這“大課”的講師,是翁伽利!

不過晚上吃完飯時,艾爾芙在一番心理鬥爭之後,還是對蓋皮誠說道:“明天……我們一起去吧!”

“誒?你也要聽翁伽利的課?”蓋皮誠驚奇道。

雖然艾爾芙的職業,的確傾向於秘術派係,但是……蓋皮誠絕對不信,她就隻是為了這個,纔要去聽翁伽利的課。

“我……隻是聽聽。”艾爾芙有些糾結的說道:“畢竟我哥哥,就是在星靈召喚實驗中失蹤的。”

蓋皮誠聞言,忍不住問道:“所以你究竟還有什麼證據?不會僅僅是翁伽利副院長是研究小組的導師,所以就一直懷疑他吧?”

“我……”艾爾芙有些猶豫。

之前蓋皮誠就私下問過艾爾芙,不過她一直冇說。

“如果翁伽利真的有問題的話,我肯定也被他盯上了,畢竟他已經知道,上次去他研究室的有我一個。”蓋皮誠這時說道。

艾爾芙聽蓋皮誠這麼說,加上這幾天的相處,也已經更加熟悉,於是……

左右看看,確定其他人這時不在這邊的時候,艾爾芙小聲對蓋皮誠說道:“那你……不要告訴給其他人!”

蓋皮誠聽到這裡還很疑惑——如果是什麼罪證的話,不是應該公佈出去嗎?為什麼反而不想其他人知道?

不過既然艾爾芙終於想說,蓋皮誠連忙點頭答應下來。

“其實在我哥哥失蹤之前,我……在夢裡見到過他,他告訴我說如果自己出事兒了,就一定是他的導師搞的鬼,要我通知院長!”艾爾芙信誓旦旦的說道。

蓋皮誠:……

“所以……就隻因為你的夢?”蓋皮誠忽然感覺瑞森弗老師說的有道理,秘術派係的學員容易神經質!

艾爾芙顯然也看出蓋皮誠的想法,羞惱的解釋道:“我哥哥當年的職業,就是四階的‘夢境行者’……而且和你一樣,剛剛覺醒就是四階,還是自行覺醒的,所以才被學院特招入學!”

“也就是說,那是夢境行者的能力?”蓋皮誠態度頓時大變。

那這不是鐵證如山了?

艾爾芙神色一黯道:“不,我……我也不確定,那是我第一次夢到哥哥,不過那個夢太清晰了,而且不久後我就得知了哥哥失蹤的事情,所以……”

蓋皮誠聞言也有些糾結,這就有些微妙,一方麵要說出於感性的相信,的確很正常,畢竟她哥哥就是“夢境行者”,也許就開發出了這種能力呢?不過另一方麵,僅憑這種無法確定的事情,對翁伽利來說的確算不上實錘!

“你和院長說過冇有?”蓋皮誠追問道。

“說過……院長說可能是我們兄妹連心,所以當時心煩意亂,纔會做那種夢,哥哥失蹤的時候他立刻就去現場檢查過,的確是召喚法陣失控,之後也幫我檢查了精神狀況,說是並不滿足被精神侵入過的情況。”艾爾芙說著,情緒明顯更加低落。

也正是因為如此,艾爾芙連印迪亞希也不是很信任。

不過和她不同,蓋皮誠心裡肯定是信任印迪亞希更多,隻是……畢竟翁伽利在幻術方麵纔是專業的,蓋皮誠難免有些懷疑,會不會是印迪亞希院長也被矇蔽了?

“好,那明天咱們一起去看看,說不定他會暴露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