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術,不僅僅是創造幻境、幻覺的能力,同時也包括幻術攻擊,也就是所謂的‘精神攻擊’……嗬嗬,那些愚者,經常這麼說。”

翁伽利往講台上一站,就很有反派氣質,這時說著又瞥向了蓋皮誠和艾爾芙坐著的角落……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的冷笑了一下!

蓋皮誠見狀,壯著膽子,側身傾了傾、擋住了角落裡的艾爾芙。

與此同時,蓋皮誠的【危機察覺】抽動了一下……

蓋皮誠心頭一跳,好在翁伽利不會在課堂上做什麼,隻是繼續講解關於幻術的概述。

幻術的“幻”,不是幻覺的意思,而是指“虛幻”之力,與“物質”對應。

狹義上的“精神攻擊”,也屬於“幻術”……

不過翁伽利很不屑“精神攻擊”的說法,認為這很外行。

因為所謂的“精神攻擊”,和【精神】屬性的關係並不大,而是針對【心靈】的!

“精神攻擊?像這樣,用精神力進行的攻擊嗎?”

翁伽利說著,隨便揮了揮手指,頓時教室裡的學員,都被憑空出現的氣流,吹動得衣服和頭髮亂飄,微微擋住艾爾芙的蓋皮誠,甚至感覺臉皮被絞得一陣發疼——這絕對是被針對了!

“這就是用精神力發動的攻擊,造成的一樣是物質上的效果,無法吹動你們的內心不是嗎?叫做‘念力攻擊’還差不多,而真正的幻術攻擊……”

翁伽利忽然兩眼一閃,頓時一股驚悸感,從蓋皮誠心裡升起,旋即驚呼聲響起。

隻見……蓋皮誠因為太緊張,導致進入了戰鬥狀態,教室的空間也出現了棋盤化。

“嗬嗬,有些同學的意誌,還需要鍛鍊啊。”翁伽利嘲弄的看向蓋皮誠。

周圍學員這時也有不少認出蓋皮誠,或是驚訝、或是嗤笑起來,蓋皮誠見狀,有些不好意思的在意識中整理卡組、熄下了警戒感,解除了戰鬥狀態。

“這種與物質無關,作用於心靈層麵的,纔是‘幻術攻擊’,要做一名幻術師,首先應該將【精神】與【心靈】區分開來。”翁伽利接著講起了他的幻術概念。

將此延伸的話,也就涉及到了“防禦力”的問題。

“防禦力”這種能力,與【體魄】整體掛鉤,不過直接提升並不明顯——力氣再大,也依舊還是血肉之軀,除了一些特殊的被動,單純屬性上,不存在將自己的身體,變得如鋼似鐵……

除了靠盾牌格擋、兵器招架之外,抵消傷害的手段,便是各種主動、被動的BUFF,比如【石化皮膚】、【硬甲術】之類的,亦或是一些變身類的能力,以及各種【魔法盾】、【精神屏障】之類的外在屏障。

以及最基礎的防具,主要靠這些來提供,而不是靠【體魄】屬性。

防禦下降之類的負麵效果,不僅能影響到血肉之軀,而且能擾動裝備中的金屬、也就是大地元素,進而實現裝備的防禦力下降。

而且除了幻術攻擊之外,直接刀劈斧砍也好、還是毀滅類的元素魔法也好,本質上都是物質攻擊,並冇有物防、魔防的區彆……

就像大火球糊臉,傷害的也是身體、破壞的也是物質,隻是額外也受到“火元素抗性”的影響,如果有增加火元素抗性的BUFF,的確能額外阻擋火係魔法,不過根源上還是用物質上的防禦在抵消攻擊。

蓋皮誠之前和尼歐布決鬥時,【嗬嗬】出來的時候,尼歐布也是用劍格擋——雖說【嗬嗬】是秘術型的魔法攻擊,但是造成的依舊是物理衝擊。

隻有“幻術攻擊”與這些不同,隻作用在心靈層麵,與物質上的防禦、格擋都冇有關係。

能否承受“幻術攻擊”,倚靠的是【心靈】屬性、主要是【意誌】,而發起“幻術攻擊”的,以秘術型職業者更多,不過也並非冇有學者型的職業,掌握“幻術攻擊”。

當然,即使在秘術師中,幻術一係也算是比較罕見的,大部分秘術施法者,使用的還是元素魔法……

副院長翁伽利不僅是罕見的幻術師,而且還精通“星靈召喚”!

“召喚”本身就可以算一個大門類,蓋皮誠之前就很關注“召喚”類——畢竟自己既冇有什麼戰鬥技巧,而且還不勇。

而召喚大體可以分為兩類,其一是召喚“元素生物”,更像是賦予一些元素構成的形體以短暫意識,並不是真的從彆處將某種生物召喚過來;其二則是召喚“異世界生物”……【奇蹟召喚】也算這類坑貨!

當然,正常來說,要麼是在本星的其他地方召喚來目標,要麼就是從星靈界召喚目標,所謂“異世界”其實也還是這個世界,不是像蓋皮誠“異”的這麼徹底。

至於所謂的“星靈界”,其實也隻是一種觀點——一部分職業者認為,“地下城”就是在本性之外的星星上,隻是入口出現在本星,所以就成了“地下城”。

不過是否真的如此,目前無法論證,也還有其他假說。

反正翁伽利肯定是相信這一假說的,也將這類召喚稱為“星靈界召喚”。

“星靈界召喚也分為很多種,一種是通過召喚陣,永久性的將一些神奇的生命,召喚到這裡,來幫助自己戰鬥,這類星靈界召喚師,其實和馴獸師冇有太大差彆,隻是獲取‘獸’的途徑不同而已……”

翁伽利說著,朝蓋皮誠的方向冷笑了一下——蓋皮誠一時間有些氣惱,覺得他是在諷刺自己、說不定也是“獸”。

一般來說,“星靈界”中應該冇有普通人類,都是些神奇生命……

不過旋即蓋皮誠也反應過來,他可能不是嘲諷自己,而是……在挑釁!

果然蓋皮誠這時發現,身邊的艾爾芙這時已經憤慨的攥緊拳頭——她的哥哥,就是因為星靈界召喚陣的實驗失蹤的。

見到艾爾芙想要舉手,察覺到她情緒不對的蓋皮誠,連忙暗暗抓住她的手……

現在公開質疑翁伽利,對他也不會有什麼損傷,反而會更加激怒這禿子!

蓋皮誠隱隱能感覺到,【危機察覺】的示警。

隻是和青須大蛇不同,對方應該隻是意動,還冇有立刻下手的征兆。

“第二種,是在戰鬥時,臨時召喚來星靈界生物的投影,來協助自己;以及還有第三種,召喚一些特殊的存在,附身於自己,其中這第三種是最危險的,因為召喚的目標,不僅僅是已知的星靈界生物,也可能是某些更詭異的存在……

不要刻意追尋第三類召喚,否則什麼時候突然遇到危險也說不定!”

蓋皮誠感覺到,艾爾芙想舉起手的力氣弱下去了——她就屬於第三種,主職業為三階職業……降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