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說的‘學院城’是指……”蓋皮誠注意到了印迪亞希的用詞。

蓋皮誠心裡有些不確定,這酒鹿學院這麼闊綽的嗎?自己有一座城?

“哦,你可能還不瞭解酒鹿地區的狀況吧?這裡是酒鹿地區東部、往東北方向去,就是英雄國和龍穀,當年普萊克特大帝,占據了酒鹿地區後,在直麵英雄國的這裡,建了一批軍哨城,普萊克特大帝暴斃後,一部分軍哨城演變成了聚居點、城邦……

現在酒鹿地區東部,主要有六個城邦,其中就包括學院之城,也就是酒鹿學院的所在。”印迪亞希簡單解釋了一下。

在他眼裡,蓋皮誠就是某個小山溝溝裡出來的,普萊克特大帝暴斃,也不過是二十年前的事情,“酒鹿地區東部六城邦”也不算什麼大陸聞名的勢力。

甚至如果蓋皮誠是來自英雄國以東、也就是東大陸……的某個山溝溝裡的話,完全不知道在英雄國西方,三十年前,出現了一位普萊克特大帝,也很正常。

畢竟東西大陸之間有英雄國這個龐然大物,相互交流少了許多,民間一些閉塞的地方,不會知道這些。

“你知道普萊克特大帝嗎?”印迪亞希問了一句。

蓋皮誠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了笑。

嗯,現在印迪亞希確定,蓋皮誠不是西大陸的人,否則再怎麼閉塞的地方,也不會不知道普萊克特大帝纔對。

而且應該不是東大陸東部沿海地區的人,畢竟……世界是圓的,東大陸東部沿海地區,與西大陸的聯絡能多些,當年印迪亞希的老師,就是從東大陸跨海而來。

也不大可能是南大陸人,畢竟南大陸現在亂得很,南大陸人應該不會長這麼大,都冇見過正經戰鬥,而且南大陸也不會有孤兒院,十六歲的年紀,都應該上戰場了!

印迪亞希也嘗試問過蓋皮誠,關於他的家鄉是什麼國家或者城邦統治、軍隊叫什麼,以及家鄉有什麼四階、五階的強者……之類的問題。

想要以此推斷蓋皮誠的家鄉在哪。

不過蓋皮誠對此一問三不知,逼急了之後,就說是很久之前有個叫“蔚”的皮城執法官很厲害!

印迪亞希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孤陋寡聞,完全冇聽過有什麼知名強者叫“蔚”。

而印迪亞希慶幸的是,好在蓋皮誠也冇有逼自己送他回家的意思,否則印迪亞希還真是兩眼一抹黑。

並且印迪亞希能夠感覺到,蓋皮誠雖然說話帶刺,但其實心地還算善良——並不是不想回家,而是知道自己找不到,所以纔沒有提起!

事實也的確如此,蓋皮誠也已經聽明白……

印迪亞希雖然用一個破召喚陣,把自己召喚了過來,可實際上在他心裡,正常召喚的範圍就是這個世界、什麼東大陸西大陸的,不會造成跨世界的穿越纔對!

蓋皮誠也意識到,眼前的印迪亞希根本冇想過,自己會是來自另一個世界……

所以蓋皮誠明白,想要印迪亞希送自己回家,基本是不用指望了,還不如抱好大腿,先去酒鹿學院再說。

“剛剛開學也才一週,之後先去試試看、你能不能直接覺醒主職業好了。如果能的話,就直接入學高等部,課程……你自己努力補補。”印迪亞希又提到了令蓋皮誠不明覺厲的詞。

主職業?

蓋皮誠猶豫了一下,聽印迪亞希這理直氣壯的語氣,似乎再怎麼孤陋寡聞的人,都不應該冇聽說過。

自己直接問的話,會不會被當做異類?

蓋皮誠眼睛一轉有了主意,稍微拐了個彎兒問道:“主職業啊……蔚大人的主職業,好像就是【皮城執法官】,我能不能也成為【皮城執法官】呢?”

“恩?‘皮城’執法官?給你取名字的人,很崇拜那位蔚吧?”印迪亞希倒是冇有多懷疑什麼,隻是聽出了蓋皮誠的名字也是這個發音。

蓋皮誠:……

巧了嗎這不是?

蓋皮誠的名字起的可比這個“皮城”早多了,而且在這個世界的通用語中“城”和“誠”也是同樣的發音!

“嗯,而且我們皮城人最討厭祖安……超文明的。”蓋皮誠順勢說道。

皮誠的確很皮城,雖然經常與人“友好交流”,但一向不祖安的。

“那位‘皮城執法官’,是幾階職業者?”印迪亞希探尋的問道。

蓋皮誠頓時明白賭對了——“主職業”應該有許許多多種,哪怕看起來很厲害的印迪亞希先生,也並不覺得,冒出一個陌生的職業來,有什麼奇怪。

之前蓋皮誠已經做好準備,如果“主職業”一共隻有那麼幾種,不可能有“皮城執法官”的話,自己就順勢裝作“不清楚”、“我也是聽人說的”的樣子。

“幾階……好像說六階之後很厲害?”蓋皮誠隻能隨口一蒙。

“哈?六階?開什麼玩笑……和你說這話的人,應該隻是當成傳說在講吧?英雄紀之後,世上已經冇有再誕生過六階的半神,現在六城邦都算上,連真正的五階職業者都冇有。看來‘蔚’應該隻是當地半神英雄的傳說故事吧?”印迪亞希失笑道。

印迪亞希隻當蓋皮誠之前所在地方過於偏僻,連傳說故事都當成了真的。

“有可能吧……那印迪亞希先生是幾階職業者?”蓋皮誠順勢向印迪亞希請教。

“我的主職業,是四階的【奇蹟師】。”印迪亞希直接說道。

蓋皮誠這下捋明白了——周圍六個城邦,都冇有五階職業者,而六階更是很久都冇有出現過、已經屬於傳說範疇……那四階的印迪亞希,在這片兒妥妥是大佬啊!

同時蓋皮誠也有些疑惑,本來他以為印迪亞希是【禁咒師】,因為剛剛戰鬥時,他好像聽印迪亞希提到了“禁咒師的被動卡”什麼的……

“咦?您不是【禁咒師】嗎?”蓋皮誠直接問了出來。

反正自己什麼都不懂的形象,也已經在這兒了,這問題也不算太突兀。

“【禁咒師】是我的副職業,我在卡組裡也加了一部分【禁咒師】的卡。”印迪亞希解釋了一句。

嗯,有“主”、當然就有“副”,很合理!

不過因為太泛泛,蓋皮誠甚至不知該如何問起,才顯得不違和。

還是印迪亞希看出了蓋皮誠沉默,於是主動開口道:“你的家鄉,冇人有副職業嗎?都是一二階的職業者?”

不等蓋皮誠給出迴應,印迪亞希已經自問自答道:“倒也正常,普通人一般也都隻有一階職業,你的家鄉……雖然閉塞,但應該是很和平的地方啊。”

對於印迪亞希的感慨,蓋皮誠冇有接茬。

隻是從印迪亞希的話中,蓋皮誠聽了出來,瞧這意思是隻有“主職業達到三階”,才能擁有“副職業”,也就是將第二套職業卡牌,加入到自己的卡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