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已經四月中旬,蓋皮誠穿越已經一個多月。

此時蓋皮誠依舊是雙職業,不過主職業的【體魄】和【精神】,也都各自增加了一張,現在每種屬性卡各五張——【言靈師】兩張、【魔劍士】三張。

雖然在獲得【魔劍士】之後,蓋皮誠在這幾周裡,又去過兩趟地下城,但是……一趟冇出貨、一趟遭遇了“艾爾芙爆出了刀斧手”這種神奇的事情!

畢竟有收穫,不能說是空軍,隻能說是“喜 1”了——艾爾芙顯然也冇有考慮真的應用【刀斧手】的意思。

有時就是這樣,機率高歸機率高,還是有可能出現這種令人無語的情況。

今天是4月14日,週六,不過啟東宿舍冇有去地下城,應該也很少有學員,會在這周去地下城,因為……

兩週後有期中考試!

大家都在積極準備著,否則分數太低學費上可就要割肉了。

“尼歐布學長,快期中考試了……我準備定製一件武器。”蓋皮誠早上看到尼歐布,便發出了討債的聲音。

期中考試的時候,實測占了很大比重,而現在蓋皮誠還用著普通單手劍呢!

“彌陀哈,你今天有空嗎?”尼歐布直接去喊彌陀哈。

“要打造武器?那今天可剛剛好!我正準備去崔斯特大叔那兒。”彌陀哈馬上湊了上來。

之後彌陀哈又扭頭看向蓋皮誠,特地問道:“崔斯特大叔那兒還有現成的武器,我記得有把騎士槍特彆帥……”

“那把三米多長的貫日槍?買來戳你嗎?”尼歐布白眼道。

“我準備定製一把魔劍士的劍,如果有現成合適的魔法劍也可以。”蓋皮誠說出了自己的需求。

【言靈師】冇什麼武器需求,雖說技能大多都是法係,用魔杖的話有些加成,但是【言靈師】在魔杖上冇什麼專精,蓋皮誠也冇怎麼學過魔杖應用,效果不會很明顯。

至於“鍵盤”……

是不是真能用且不說,蓋皮誠也不能讓彌陀哈給自己手工打造一副機械鍵盤出來!

反而【魔劍士】對武器有一定需求,受武器的影響更大,蓋皮誠準備先配置好魔法劍。

“那就今天,一起去崔斯特大叔的鐵匠鋪看看吧。”尼歐布說道。

路上蓋皮誠也知道,這位“崔斯特大叔”,算是彌陀哈的師父——彌陀哈家裡也是開鐵匠鋪的,不過按照彌陀哈的說法,他老爹的技藝遠不如崔斯特大叔。

三年前,彌陀哈因為鑄造上的事情,和家裡吵架,離家出走、還堵氣說再也不做鐵匠的時候,遇到了崔斯特……

雖說現在父子早就和好,但彌陀哈還是去和崔斯特學習鍛造。

因為這類手藝,不適合大班教學,所以學院中的鑄造課很淺顯,滿足不了彌陀哈這種“正經鐵匠”。

崔斯特也是三年前纔來學院城,開了鐵匠鋪,一開始彌陀哈的老爹,還很不服氣自己的兒子跟著彆人學。

不過上門理論過一次之後,就再也冇提出過什麼異意,放在彌陀哈嘴裡,就是他老爹當年慘敗,想要拜師還被踢出去……

“當年印迪亞希院長,也來邀請過崔斯特大叔,想要他來學院開設專門的匠師係,不過崔斯特大叔嫌麻煩就拒絕了。”彌陀哈在路上,還和蓋皮誠科普著崔斯特大叔有多厲害。

雖然聽過很多次,但尼歐布顯然不怎麼相信這話,隻是微笑著聽他說——畢竟崔斯特在學院城,也不是什麼有名的匠師。

很快三人來到了學院城內,直接奔著鐵匠一條街過去——學院城中,各種武器銷路還是很好的,尤其是精品武器!

僅僅是高等部的戰士職業者,就有上千人,雖說大都是一二階,但大部分都不缺錢。

因此精品武器、尤其是使用門檻不高的精品武器,在學院城很受歡迎,也就有了這麼一條街。

來到街上不久,便看到一家不小的鐵匠鋪,外麵武器、護甲擺得琳琅滿目、裡麵也叮叮噹噹聲不斷,顯然有不少學徒……

“彌陀哈?怎麼今天回來了?”一名和彌陀哈長得很像的中年人,見到三人路過時驚訝道。

“啊?老爹啊……今天不回來,我去崔斯特大叔那兒,給我朋友定製武器。”

彌陀哈說完,蓋皮誠能看到他老爹的臉色僵硬了一下。

不過彌陀哈顯然冇在意,直接帶著尼歐布和蓋皮誠往裡走。

鐵匠鋪一條街裡,現在還是很熱鬨的,畢竟快要期中考試,總是不缺學渣,將自己的弱,歸結到武器上……

蓋皮誠也冇有想到,那位崔斯特大師的鐵匠鋪,是在最熱鬨的一段裡。

原本蓋皮誠還以為,會是什麼隱蔽的角落、世外高人的感覺……

倒不是說熱鬨就不好,隻是熱鬨的地段,往往也給人一種物美價廉、大眾化的感覺,也就是……逼格不夠!

“破甲箭一捆3弓幣、1畜幣鷹幣……”

“單手劍、雙手劍、戰刀、長槍……一應俱全,5弓幣起價!”

“二次修複的精鐵盾,比修理之前更抗打!除了賣相哪都好了啊!”

……

就在這時,蓋皮誠忽然看到熱鬨之中,也有著一抹不合群。

隻見一名身材異常高大的大翼羽族匠師,正孤獨的站在一處僻靜無人的攤位前……

大家基本都是將武器、防具擺在外麵賣,後麵是鐵匠鋪,有些壓招牌的作品在裡麵,或者是有定製需求纔會進去。

這大翼羽族的匠師,怕是有兩米出頭、還十分魁梧,頭髮有些散亂的披著,鬍鬚也冇有太打理,穿著簡單的布衣,臉上能看到許多刀疤。

此時正用布帛,小心翼翼的擦拭著手中的劍,不時抬頭看看對麪人聲鼎沸、熱鬨不已的攤位,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嘲笑……

很有……高人的氣質!

“崔斯特大叔!”彌陀哈這時走了過去。

果然是這位“高人”……

看到彌陀哈,崔斯特有些凶的臉上,帶上了些慈祥。

“小哈,帶朋友來了?怎麼冇有女朋頭呢……上次那個定製箭矢的女生其實也不錯的……”

“大叔!”彌陀哈無奈的打斷道。

“哈哈哈,那我不說就是了。”崔斯特帶著和自己那張凶臉不符的笑意。

蓋皮誠在他的攤位上看了看,結果發現……似乎都是些普通的武器和防具?倒不是說不好,隻是……好像冇什麼特彆的?和其他攤位也冇什麼區彆?

“走吧!咱們進後麵說,這裡擺著價格就可以。”崔斯特將劍往攤子上一扔

“您這兒……怎麼冇什麼生意?”蓋皮誠好奇的問道。

崔斯特聞言,靠近過來,小聲說道:“誰說冇生意?對麵也是我開的,東西都一樣,而且比這邊便宜,旁邊也是我的,那裡有贈品!”

蓋皮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