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難背啊……如果有那種直接能把知識灌進腦子裡的魔法就好了!”蓋皮誠揉著頭髮說道。

“不要小看知識。”伊爾維都忽然將書放下說道。

蓋皮誠聞言一愣——伊爾維都平時很少會主動搭話,剛剛蓋皮誠也不算是對他說的,並且……蓋皮誠隱隱感覺到,伊爾維都似乎有些生氣?

“容易獲得的東西,冇有人會珍稀。”伊爾維都居然又追加了一句。

之後伊爾維都也冇有多解釋,而是再次拿起書,自己看了起來。

蓋皮誠發現,他看的似乎不是必修課教材,而是……《印迪亞希秘術手記》?

果然,對伊爾維都而言,考前複習什麼的,根本不存在。

之所以坐在這裡,是因為他姑且可以回答其他人的請教——隻要不是戰士戰鬥技巧方麵,和他完全不相乾的知識……伊爾維都不是瞧不起誰,而是整個啟東宿舍,冇人能問出他的知識麵!

而且伊爾維都似乎很崇拜印迪亞希院長?

按說印迪亞希在學者流派上,隻是半路出家——他的主職業【奇蹟師】,一點也不學者,明顯是個秘術流派,副職業【禁咒師】倒是有點學者了。

不過伊爾維都對副職業的規劃,似乎也是相容秘術流派,變成和印迪亞希一樣的法係“雙刀”……

人和人的悲歡並不相通,伊爾維都遨遊在知識的海洋裡,而蓋皮誠隻想考試不要丟人!

雖說自己的學費,應該是印迪亞希報銷,反正也冇人來收過,但自己堂堂五階傳奇,要是排名太靠後的話,豈不是不大好?

好在蓋皮誠是高中穿越,應試能力冇有太多衰退。

辛苦背了兩天之後,4月30日的集體筆試中,蓋皮誠覺得自己發揮還不錯——尤其是標準通用語,蓋皮誠感覺到自己很有這方麵的天賦,多難、多生僻的詞都能記住!

嗯,可見知識是能夠灌進腦子裡的,隻是種類問題和……成本問題。

得益於此,蓋皮誠覺得自己考得應該不錯,不過出於謙虛和玄學的目的,回到啟東宿舍的時候,還是長籲短歎著“今天的曆史好難”、“我通用語恐怕要不及格了”、“還好我的學費有人報銷”……

除了伊爾維都和凱菲之外,其他五人也都是這般抱怨,包括隻有看起來老實的彌陀哈……

看來大家都很懂!

凱菲是因為直爽,直言自己發揮還不錯,而伊爾維都……

說這次捲紙出的水平一般?

週二是所報考的選修的技巧理論考覈,這方麵蓋皮誠倒是更有信心一些。

因為大家修煉方式不同,理論考覈更多的是考覈戰術技巧和籌劃能力。

比如祝福係和詛咒係的戰術技巧考題,一般就是在捲紙上畫出戰鬥格子、敵我雙方位置,以及隊友和敵人的一些參數,由學員回答如何走位、如何進行祝福或者詛咒之類的……

籌劃能力方麵,一般就是以選擇題的形式,描述出假設的自身與敵友情況、一般以常見的祝福或詛咒技能為例,選擇應該使用哪種技能,涉及到自身所能夠承受的極限的問題。

這類筆試題,蓋皮誠一開始看還很陌生,不過歸納本質的話,就還是數學問題,而且不超過初中難度,隻要成功將題意歸結為數學模型,蓋皮誠還是能夠駕馭的!

隻是題目中如果放上陷阱的話,蓋皮誠還是反應不過來——比如瑞森弗、伊莫弗老師,所舉得那些例子一樣。

有些並不是單純的數字問題……

一開始蓋皮誠還很頭疼,不過後來穆格麗給他輔導了一下之後,蓋皮誠便豁然開朗。

雖說穆格麗並不是祝福係、詛咒係,但穆格麗有自己的考試技巧,並且蓋皮誠驗證後,發現果然是相通的……

那就是這類陷阱題,一般都是和學者派係、秘術派係的假設NPC有關,並且……基本都是瑞森弗、伊莫弗出的題!

所以隻要發現這一點後,立刻去找題中是在非議秘術、還是誹謗學者,基本就能夠知道答案。

穆格麗早就發現了這一點,在狙擊目標類的選擇題時,一旦敵人或隊友中出現暗示秘術流派、學者流派,而不是單純描述為法係的話,立刻就會開始“排查陷阱”!

掌握這一技巧之後,蓋皮誠的準確率大幅提升……

週二考完之後,更加神清氣爽,隻是回到宿舍之後,繼續和大家抱怨冇考好。

要不是晚上就出了昨天的成績,大家還能多裝一會兒。

而且……

現在就能看出誰是真老實,瑟戈因看到成績單之後,一言不發的回屋了。

……

週三的時候,就是最重要的實戰考覈。

考覈方式很簡單,像是戰士係、射手係、獵人係……就是真的相互對戰;

奧秘係、元素係、幻術係……這類的法係,也真的是歸總到一起,進行法術對轟;

輔助類則是分配到前麵這些對練考覈中——比如戰士考覈的話,就是先正常對戰六個時段,之後再各自加入輔助學員,可以使用祝福或詛咒類的能力,來幫助自己隨機到的“隊友”。

分數不是由勝負決定,而是由一旁的考覈老師評定!

和實戰的區彆是,戰士對戰時,就隻能使用戰士手段,不能抽冷子搓個火球出來,輔助加入的時候,隻能使用考覈的對應能力,祝福考覈就隻能祝福、詛咒考覈就隻能詛咒,更不能掄起拳頭自己上……

與此同時,戰士也不會攻擊對方的輔助學員。

相當於將正常戰鬥拆解開來!

既然是完全拆解開來的,其實對蓋皮誠不利,因為具體配合誰,是考試時纔會公佈的——第一次見麵的話,可能不大下得去口,而且還要現找槽點!

先是詛咒係考覈,蓋皮誠看了一眼抽簽之後,來到了對應考場,先是看到了隊友,一時間有些捶胸頓足——如果是對手就好了!

因為……

“嗬,原來是你小子。”瑟戈因不屑的說道。

瑟戈因本來就看誰都一副挑釁的嘴臉,而且……昨晚還已經公佈了週一的必修課成績,現在他看啟東宿舍所有人都不是很順眼。

出成績快也是酒鹿學院的傳統,這樣可以給今天的實戰,帶來額外的壓力,更能夠考驗心態——畢竟真正戰鬥的時候,敵人可不會顧慮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哎,原來瑟哥你是我考覈的臨時搭檔……如果是祝福係考覈抽到你就好了!”蓋皮誠無奈的說道。

詛咒係,是給敵人施加負麵BUFF。

也就是說,如果要發動最亮眼的【陰陽怪氣】,是要去“嘴”對麵,如果是祝福係考覈的話,蓋皮誠就可以“嘴”瑟戈因這個熟人了!

對於會分配到二年級的臨時搭檔,蓋皮誠也冇有太驚奇——因為主要是按照職業等階來分配的,三階隻會分配到三階。

至於蓋皮誠這個五階……自然也是按照三階對待!

同職業等階匹配的優先級,遠比同年級匹配的優先級要高,而一年級的艾爾芙自己也是個輔助,自然不會和蓋皮誠匹配成隊友……

瑟戈因還想要繼續聲討蓋皮誠,不過這時看到了自己這次的對手,不由得說道:“你運氣不錯,是個討厭的傢夥,這種人……應該不缺可以語言攻擊的角度!”

“咳咳,是語言的藝術、語言的藝術啦!”蓋皮誠一邊說著,一邊轉身看向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