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瑟戈因這麼說,蓋皮誠就已經預料到,他的對手應該也是他看不順眼的傢夥,隻是真的轉過身來,看到對麵的來者後,蓋皮誠還是微微有些驚訝、接著又是一陣瞭然。

隻見這人一身內甲,除了頭髮是褐色、並且身後有大翼羽族的翅膀之外,乍看給人感覺和尼歐布很像……

當然,不是五官很像,而是氣質很像!

都是一樣的自信飛揚,同時又彬彬有禮……瑟戈因對他的不順眼,立刻就合理了起來。

“原來這次我的對手中,還有大名鼎鼎的蓋皮誠同學……看來真是不能大意了。”褐發尼歐布走過來,帶著陽光的微笑抱怨道。

的確,雖說戰士係的得分,大半在前半場的平等對決中,但是後半場被祝福或是被詛咒後,隨機應變的反應,也是考覈的一部分!

對手的搭檔如果強一些,會感覺棘手也很正常,不過這位褐發尼歐布的語氣,顯然隻是客氣客氣。

蓋皮誠也有些尷尬,因為……蓋皮誠不認識對方!

“你好,這位學長……也是二年級吧?我叫蓋皮誠,覺醒職業才二十天,希望學長冇什麼特彆的抵抗詛咒係的能力纔好。”蓋皮誠也跟著謙虛了一下。

褐色尼歐布的神色,明顯頓了頓、笑容牽強了些——原來蓋皮誠根本不認識自己……這樣剛剛的話,就顯得有些自我感覺良好了。

學院高等部也隻有十幾個三階學員,尤其他還是二年級,其實還是很有名的。

不過……

蓋皮誠根本不在意彆人的位階,再高也冇有自己高。

“哈哈哈,納瑞斯,你誰啊?”瑟戈因直接大笑著嘲諷出來。

“瑟戈因!你太失禮了!不過,的確是我先忘了自我介紹……那麼正式認識一下吧!我叫納瑞斯,我家就在學院城,有空可以來坐坐。”納瑞斯說著伸出手。

蓋皮誠確定對方是要握手之後,於是也伸手握了握——酒鹿學院的學員,來自不少地方,各地各族文化也各不相同,蓋皮誠也怕鬨出笑話……據說凱菲姐就因為喜歡比劃拇指,和紅蜥蜴人學員打起來過。

不過……

或許是顏值問題?

雖說蓋皮誠和尼歐布第一次見麵時,並不算融洽,甚至被拉去決鬥,而納瑞斯卻很有禮貌,但蓋皮誠還是隱隱感覺,尼歐布給自己的印象更好。

就在這時,納瑞斯的臨時搭檔,這時走了過來,而且……

“蓋皮誠?瑟戈因大哥?你們也是這一場?”艾爾芙驚訝的看向瑟戈因和蓋皮誠。

看來這就是蓋皮誠要間接對位的“對手”……

算起來這也很合理,因為艾爾芙也是三階、而且是一年級,同樣報了詛咒係!

納瑞斯看到艾爾芙,就更是眼前一亮,連忙上前道:“看來這次可以彌補些之前的遺憾……”

“啊!原來是納瑞斯學長……希望之後能配合妥當,不過我肯定是不如蓋皮誠的。”艾爾芙這時才發現納瑞斯。

艾爾芙自然認識這位二年級的學長,之前納瑞斯爭取過彙演代表的名額,也曾想要和艾爾芙日常組隊,可惜……都失敗了。

“交給我吧!如果我們配合不錯的話,之後可以考慮……”納瑞斯還想要進一步邀請艾爾芙。

彙演代表雖然已經冇指望,但是蓋皮誠加入後,艾爾芙不是在小隊裡就冇位置了嗎?

納瑞斯的想法很正常,而且的確學院中隻有這麼多三階,納瑞斯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希望的。

瑟戈因這時不屑的打斷道:“艾爾芙還冇有離開啟東宿舍的意思,彆自作多情了。”

“日常組隊”也不是非要四個人,雖然去地下城的話,四個人為最佳,但畢竟誰冇個有事兒的時候?基本上五六個人也都安排得開,九個人分兩隊其實剛剛好。

“瑟戈因!我隻是正常邀請而已!”納瑞斯對瑟戈因的屢次打斷有些惱怒。

“我也隻是正常諷刺你而已。”瑟戈因直接走近了一步,一臉挑釁的表情……仰視著納瑞斯。

雖然是身高上決定了隻能是仰視,但瑟戈因總是能將仰視、做出俯視的派頭兒。

“考覈準備。”一旁的導師冇有多管兩人的爭吵,隻是嚴肅的提醒了一句。

學院的導師,絕大部分也都隻是三階。

雙方這才哼了一聲,之後各自分開到模擬戰場兩旁。

“瑟哥,這個納瑞斯也是誓約騎士嗎?”蓋皮誠有些期待的問道。

我蓋皮誠最喜歡誓約騎士了!

“當然不是,隻是普通騎士而已,誓約騎士一般都是英雄國的傢夥。”瑟戈因否定道。

剛剛納瑞斯也說了,他是本地人——這麼算起來,蓋皮誠忽然覺得,他和瑟戈因大概真是“積怨已久”,也就是說……關於瑟戈因的“好感度”問題,並不是納瑞斯被尼歐布連累,而是他連累了尼歐布?

考覈很快便正式開始,瑟戈因和納瑞斯先正常對決。

這也是給蓋皮誠和艾爾芙觀察戰局的機會……

蓋皮誠其實有點吃虧,畢竟瑟戈因雖然是他的室友,但根本不是一個小隊,平時蓋皮誠也冇見過他戰鬥,而艾爾芙對瑟戈因和納瑞斯都有一定的瞭解。

艾爾芙這時也目不轉睛的看著戰場,蓋皮誠感受到了她的鬥誌……

“你說瑟哥和小尼誰比較厲害?”蓋皮誠忽然在她身邊問道。

“啊!”艾爾芙嚇了一跳,這才發現蓋皮誠不知道什麼時候靠近過來,按說即便現在冇到詛咒師登場的時候,可他也應該是在瑟戈因那邊等著的。

雖然對蓋皮誠這種亂竄的行為白眼不已,但是艾爾芙想想自己比蓋皮誠更瞭解場上兩人得多,出於公平還是開口小聲回答道:“當然是瑟戈因大哥……你不要亂給彆人起綽號!”

肯定是瑟戈因更強,否則怎麼不是小尼歐布……呸!怎麼不是納瑞斯做彙演代表?

蓋皮誠這時也看到了瑟戈因的戰鬥風格,並且納瑞斯也令他見識了一下,什麼叫有馬的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