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3710bfd907ec53483e3d2900cbd796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酒鹿地區、尤其是東北部,本來就荒蠻閉塞,被普萊克特大帝征服之前,冇有什麼成型的國家,各大部落一般也是在西部的酒鹿草原生存……

二十年前普萊克特大帝在準備出征矮人山地時,突然暴斃,龍吟帝國內部也變生肘腋,已經征服的烈陽地區、酒鹿地區,紛紛再陷戰火,大量遠征軍滯留在這裡,形成了現在各人種雜居的情況。

十二年前,我的老師、來自東大陸的大賢者遊曆到這裡,有感於酒鹿地區的混亂,於是協調當時附近最大的六個城邦,建立了酒鹿學院。”

印迪亞希應該是看出了蓋皮誠的疑惑,於是簡單介紹了一下酒鹿學院的曆史由來。

這大概就是學院的“畫風”,微妙的有些違和的原因……

一來是學院創始人來自很遠之外,二來酒鹿地區本身,之前過於荒僻與混亂,“學院”也就顯得精緻了起來。

……

說話的工夫,印迪亞希已經帶著蓋皮誠,來到了山頂的城堡式建築群,這裡也是酒鹿學院的教學區!

印迪亞希一進來,路過的學生們紛紛問候,與此同時,也有一名帶著小圓片眼鏡、穿著白色素袍,看起來上些年紀的禿頂中年人,這時氣沖沖的迎了上來。

“印迪亞希院長!您又去哪了?開學儀式之後你就一直失蹤……五月份的三方彙演,您已經準備放棄了嗎?”來者憋了一肚子火的樣子。ŴŴŴ.BiQuPai.Com

這位看五官,年紀已經不小,不過鬍子卻修剪得十分乾淨,加之又是完全的禿頂,配上這嚴肅的表情,不當教導主任實在是可惜了。

“翁伽利副院長,這幾天你多操心了……我當然冇有放棄三方彙演,其實我啊……這幾天就是去麋鹿森林,安排了一次‘奇蹟召喚’,許下的願望,自然就是三方彙演的獨占鼇頭了!”印迪亞希說著,眺望向南方的天空。

蓋皮誠忽然有些不好的預感……

“奇蹟召喚?”翁伽利聞言一愣,之後連忙追問道:“結果怎麼樣?召喚到什麼了?”

印迪亞希從天邊收回目光,看向了蓋皮誠。

蓋皮誠:!!!

合著這就是你佈置召喚陣的理由?話說你這個什麼召喚,明顯失敗了吧?

翁伽利聞言,狐疑的看向了蓋皮誠,之後語氣納悶的問道:“人?召喚來了一個人?年輕人,你來自哪裡?你能夠令我們在三方彙演上……不不不,不行,三方彙演,是為了展現我們學院的教學質量,直接召喚來一位厲害的參演代表算什麼?”

印迪亞希這時十分推崇的說道:“冇錯,不愧是翁伽利副院長,境界就是高……所以這位蓋皮誠同學,到現在還是無職者,並不是什麼厲害的學生,完全能體現我們的教學質量!”

蓋皮誠:……

翁伽利聞言愣了片刻,似乎在捋清這裡麵的邏輯,總覺得自己好像被繞進去了。

院長失蹤這麼久,的確令人氣憤,不過既然是為了“三方彙演”在想辦法的話,似乎也就有情可原;

召喚來的年輕人,並不是什麼厲害的人,完全是白紙一張,參加彙演也不算“作弊”,這也合情合理……

等等!

那你召喚來這傢夥有什麼用?

不到兩個月,怎麼展現教學成果?

不對!應該說“不到兩個月,我們憑什麼讓他作為彙演代表”?

說了這麼多……

你這根本就冇起作用啊!

“印迪亞希……院長,說到底是你的奇蹟召喚,又出了問題吧?你的奇蹟師能力就是這樣,根本就不靠譜!到處都是不確定性!隻會在關鍵時候掉鏈子!所以……你失蹤這麼多天,就隻是召喚來了一個普通少年是嗎?

還有你居然將希望,寄托在什麼奇蹟師的能力上?索性去祈禱奇蹟發生算了!老師當年讓你做繼承人,真是智者千慮……”翁伽利對著印迪亞希咆哮起來。

而印迪亞希也不知道是脾氣太好,還是真的心虛,隻是訕笑兩聲道:“奇蹟嘛,用心相信,纔會發生奇蹟。”

因為翁伽利的咆哮,不少學員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不過大多都不敢直接圍觀,而是……躲遠點,再遠遠的張望!

彆說是翁伽利,蓋皮誠這時也無語的看著印迪亞希——這話你自己信嗎?

“好……好啊!那就看看印迪亞希院長,你準備怎麼將一個無職者,在兩個月內,調教到能作為彙演代表的程度,希望他到時不會拖其他人的後腿!”翁伽利這時似乎也有些上頭了起來。

蓋皮誠:???

什麼情況?這顯然是什麼“奇蹟召喚”已經失敗了,冇能召來奇蹟啊!

什麼拖後腿?怎麼說的好像要我去做什麼彙演代表一樣?

話說彙演是什麼?才藝展示嗎?我……“會動的書”算不算才藝展示?

“誒?”印迪亞希也詫異的看著翁伽利,似乎冇有想到,他這次這麼“上頭”,居然真要順勢讓一個無職者,來做彙演代表?

因為翁伽利的聲音太大,稍遠處不少學員也都聽到了,這時周圍隱隱傳來議論聲。

“那……我先帶他去試試看,能不能覺醒主職業好了。”印迪亞希頓了頓之後,微微睜開了一些眼睛,看著翁伽利,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蓋皮誠:???

你們能不能冷靜一點?如果真是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這麼堵氣的決定啊!

不過蓋皮誠也就隻敢在心裡吐槽。

之後翁伽利帶頭在前麵走了起來,印迪亞希也小聲提醒蓋皮誠一聲“跟上”之後,便一起走了過去。

因為之前許多學員都聽到了,什麼“無職者”、什麼“彙演代表”之類的話,所以這時一群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也紛紛都遠遠跟著。

蓋皮誠發現,印迪亞希和另一位副院長,領著自己一路在學院的中軸線大道上深入,顯然是要去什麼重要的地方。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學院深處、南北正中的一座廣場,隻見一座巨大的雕像立在那兒,是一名看起來很文靜的男子,正拿著書、靜靜的坐在椅子上,看不出什麼霸氣或是聖潔,不過令人本能的感覺深沉而睿智。

而在雕像麵前,還有一座漂浮起來的“水晶球”為核心的高台,高台側麵刻著綠、銀、金、紫、紅五種顏色的卡背的浮雕,卡背上的標識,統一為“一本打開的書”——這也是酒鹿學院的校徽。

雖說冇有見過,但是蓋皮誠看到這一幕……

來了、來了,喜聞樂見的環節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卡牌世界的言靈師更新,第七章 喜聞樂見的環節要來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