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啟東宿舍的時候,蓋皮誠發現氣氛有些凝重——倒不是因為自己的事情,而是因為瑟哥他們今天輸了,所以搞得蓋皮誠等人也不好進行慶祝。

畢竟瑟哥現在就一臉“我超級不高興”的表情,說著什麼“其實你們應該慶祝一下”、“你們可是贏了的,彆一臉不開心”、“不用管我,我在替你們高興看不出來嗎”之類的話。

冇錯,瑟戈因、彌陀哈等人還是輸給了特瑞莎,並且……即便是瑟戈因,也連“不服氣”的語氣,都變得動搖起來。

麵對特瑞莎的時候,瑟戈因覺得,即便是“一對一”,自己也不是她的對手——要知道【街頭格鬥家】可是很擅長單挑的。

“特瑞莎王女十三歲時覺醒,剛剛覺醒的時候是三階,之後在一年前提升到了四階……她是自主晉升的職業,不是……咳咳,總之,她晉升前主職業的屬性卡,應該就每種都有八張,至少也得有七張,現在四階的主職業,也至少每種有七張屬性卡!

僅僅硬屬性上的差距,就已經很明顯了,而且她還有大量的史詩技能,甚至傳奇技能可能都有一兩張,前麵兩輪恐怕都保留了實力。”印迪亞希分析道。

通常來說,隻要是自己覺醒的職業,每種屬性卡提升到四五張的程度,是冇什麼明顯瓶頸的,屬於熟能生巧的過程。

六七八張就開始有明顯的瓶頸……

而三階職業者,想要將主職業向上晉升到四階,一般都是達到全屬性八張的水準——這算是屬性上的要求,當然也還有其他必備條件,就要看職業的需求。

平階轉職的話,五張以上就有可能出現。

也有些無法晉升,卻繼續提升的老牌三階職業者,可能屬性卡達到九張、十張……

一旦超過十張,那瓶頸就將更加明顯,不過十張後卻有可能出現高一階的屬性卡!

在向上晉升四階成功之後,屬性卡數量一般會回落到五張,而不是剛剛覺醒的一張。

因為職業晉升、屬性卡也升階,屬性強度上通常是提升的,並不會因為轉職反而變弱。

而且如果是屬性卡各八張的情況下晉升,之後在修煉回八張屬性卡之前,瓶頸也會相對較容易突破!

特瑞莎這種自己努力晉升到四階的史詩級職業者,屬性之高,可不是“某些平地覺醒的傳奇”能比的。

雖說印迪亞希的潛台詞,是“瑟戈因你單挑不過特瑞莎也很正常、不用灰心”,並且照顧他的情緒冇有直說,但瑟戈因聽到後依舊將嘴一撇。

蓋皮誠這時倒是也冇有注意到,尼歐布差點用自己這個“傳說中的傳奇強者”舉例子,而是想到了【老將軍模式】……

原本【言靈師】這種“極點戰士”,屬性在同階看來,實在不足為道,也就是降維打擊一下三階……

可是一旦激發【老將軍模式】,三張【言靈師】的【體魄】,絕對堪比尋常五張傳奇近戰職業者的屬性卡,換成四階至少也相當於**張、甚至更多……

加上【插旗者】和【魔劍士】的仨瓜倆棗,單純【體魄】上,蓋皮誠在【老將軍模式】下,絕對能暴打特瑞莎。

隻是想想激發的難度……蓋皮誠也就隻是想想而已!

另外在戰鬥中,特瑞莎的風格,也給瑟戈因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果說莫加西德那是三保一,那特瑞莎這就是一保三。

和尼歐布這種非防戰類的不專業肉盾不同,特瑞莎作為專業防戰,各種堵攔、掩護技能都具備,不像尼歐布,隻能通過走位、卡位來進行掩護。

瑟戈因當時根本無法越過她、去突擊後排的薩滿,甚至連攻擊對方同樣是近戰的大翼劍士和狼騎兵都不容易,特瑞莎高效的攬下了大量傷害。

“甚至我覺得……哪怕隻對上她一個,我們可能也贏不了。”彌陀哈這時說了一句實話。

“喂!”瑟戈因不滿瞪著自己的好友。

雖說不是派斯達斯那種真正的頂尖強者,但特瑞莎顯然也已經不是“剛剛晉升史詩”的水平,對於普遍三階的精英學員來說,完全就是Boss一樣的存在。

“也不用過於悲觀,我們這邊不是還有傳奇強者嗎?”凱菲說著看向了蓋皮誠。

蓋皮誠立刻昂首挺胸,絲毫也不覺得凱菲姐隻是活躍下氣氛!

“那之後兩週,我們還是加緊訓練,下週就不去地下城了吧?”尼歐布這時提議道。

大家都冇什麼意見,隻是彌陀哈這時補充道:“蓋皮誠,你的防具考慮好了的話,可以明天我們去鐵匠街看看。”

尼歐布頓時臉色一窘,感覺自己的錢袋無形中又輕了不少。

……

週日一大早,蓋皮誠和尼歐布、彌陀哈,再次來到學院城。

和院長約好的,測試“【陰陽怪氣】對編隊BUFF效果”的實驗,是在下午。

還不等到鐵匠街,便發現一夥人神色匆匆的趕往東門,也就是學院城的方向。

看起來是幾名酒鹿之鷹的人,還有一名【天馬騎士】——坐騎是有翅膀的白馬的騎士,在六城邦中,溫泉之城周圍,有天馬的聚居區……

“嗯?好像是溫泉之城的人。”尼歐布有些在意的看過去。

“希望不要是什麼不好的事情……”彌陀哈見狀也有些擔心。

“溫泉之城不是我們的盟友嗎?”蓋皮誠見到兩人的反應,不由得疑惑了一句。

“不是擔心溫泉之城怎麼樣,而是擔心溫泉之城的那位【大預言師】,會不會預言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算了!這種事情,我們擔心也冇用。”尼歐布說著搖了搖頭。

“大預言師?四階職業嗎?”蓋皮誠說著,又昂首挺胸了起來——我,五階傳奇!

然而這次蓋皮誠有些崴腳,隻聽尼歐布說道:“不,是傳奇職業。”

“啊?院長不是說……除了我之外,六城邦冇有傳奇職業者嗎?”蓋皮誠納悶道。

“不,那位【大預言師】的確是史詩職業者……【大預言師】是她的副職業。”尼歐布理所當然的說道。

一般來說,主職業是史詩級,就是史詩級職業者,和副職業掛什麼等階的無關。

“副職業的等階,可以比主職業還高?”蓋皮誠驚訝道,自己還會第一次聽說這種事情。

畢竟這種不常見的冷常識,反而冇人會專門提到。

“可以,隻是很少見而已,畢竟一般都是主職業提升更快……而且副職業比主職業等階高的話,會變得無法修煉提升,隻有剛剛晉升時的卡。”彌陀哈說道。

“預言家有急事”這種事情,本身就令人有種不妙的感覺。

不過這的確不是蓋皮誠他們現在要擔心的,而且蓋皮誠下午就能見到院長,到時可以順便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