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也就是說……要在被附加負麵效果時,表現出反向效果、或是對衝正麵效果的防具嗎?”崔斯特聽了蓋皮誠的需求之後,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受到負麵效果時,產生正麵效果的對衝型的被動卡,蓋皮誠也見到過——比如瑟哥的【堅毅】,獲得異常狀態卡時,攻擊力上升。

蓋皮誠對防具思路,也是基於這一點……

因為【插旗者】的原因,“插旗”之後蓋皮誠自己也會穩定的獲得異常狀態卡。

“如果是針對一般的【中毒】、【燒傷】之類異常狀態,或者是攻擊下降、速度下降之類的,作用在基礎屬性卡上的效果,做出具有對衝效果的被動的防具,倒是很簡單,我這裡也有現成的。

可是你的【插旗者】,都是些特有的效果,隻能設計普適的對衝,相對來說會麻煩不少……”崔斯特冇準備親自動手做,不過卻指導性的給彌陀哈分析了起來。

“另外要輕甲……最好再有些‘意誌’承壓的防禦功能。”

蓋皮誠不需要專門的法袍,法袍更多的效果,是增強施法能力,而蓋皮誠的技能效果,效果基本都是固定的。

不過蓋皮誠也不可能穿重甲,【體魄】冇有那麼高!

所以有些意誌防護罩功能的輕甲,比較適合蓋皮誠。

都已經具體到這個份兒上,自然也就隻能訂製……

尼歐布感覺自己的錢袋越來越輕。

而蓋皮誠自然不忍心就這麼看著尼歐布,為了自己的防具而花錢,所以……

“彌陀哈、尼歐布學長,我得先回學院了,昨天和院長約好,下午有些事情。”蓋皮誠這次冇有等彌陀哈一起。

讓尼歐布學長和彌陀哈,自己商量“成本費”的問題好了。

尼歐布猜到他是要去實驗【陰陽怪氣】對編隊的具體效果,不過因為已經知道,蓋皮誠對英雄國冇興趣,所以也就冇有多問。

……

蓋皮誠來到院長辦公室的時候,發現一個眼熟的人,從院長辦公室出來。

回想起剛剛在樓下看到的天馬,蓋皮誠想起來,他應該就是之前看到的“溫泉城”來的人。

大戈壁的六城邦,分彆是學院之城、軍爭之城、商業之城、匠師之城、大地之城以及溫泉之城……

其中學院城算是核心,一來是六城邦聯盟的雛形,是當年米奧利維大賢者促成的,二來六城邦對外很依仗酒鹿學院的影響力,三來其他五個城邦中,也有許多中生代的人才,是酒鹿學院培養的!

不過也算不上統屬的關係,隻能說是各有分工。

大地之城有著大戈壁中為數不多的、適合耕作的山地,而溫泉之城……乍聽有些“冇用”,不過不僅是文旅大城,而且還居住著六城邦的重要人物布洛菲麗亞——雖然隻是史詩職業者,但副職業為傳奇級的【大預言家】。

其重要性,並不在於戰鬥力有多強,而是“預言”的重要性,以及……“預言”能力所帶來的影響力!

溫泉之城在酒鹿大戈壁南部,臨近烈陽地區,經常有烈陽地區的大人物去找布洛菲麗亞占卜。

可惜因為布洛菲麗亞的主職業,隻是四階史詩級的【通靈師】,所以【大預言家】隻有基礎能力,不過哪怕如此,也已經足夠被“供起來”。

蓋皮誠敲門進來之後,發現不僅是院長和派斯達斯總教,翁伽利也在,頓時打怵道:“院長……要不我晚點再來?”

翁伽利一看到蓋皮誠,便挎著張臉,好在印迪亞希在他開口之前說道:“不用,我們這就去訓練場,酒鹿之鷹的人已經到了。”

“我們學院可冇有什麼正規軍,你的能力還是去英雄國能更受重要些吧?”翁伽利的語氣陰惻惻,說著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又補充道:“哦,對了,你既然能受得了那個紅蜥蜴王子的話,或許可以試試去烈陽王國,雖然智人可能不受重用,但莫加西德還有個妹妹,說不定你能入贅呢?嗬嗬,到時候肯定少不了你的赤銅精。”

彆的嘲諷倒是冇什麼,不過蓋皮誠想了想莫加西德的妹妹、乾冷的鱗片、濕滑的粘膜、長長的舌頭……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感謝翁伽利副院長的好意,我超喜歡學院,這裡的老師說話又好聽,還有艾爾芙同學陪我,我就在這裡等著接班了。”蓋皮誠果斷反擊起來。

雖然蓋皮誠平時很慫,不想和翁伽利無故交鋒,但是……被對方陰陽怪氣,也是會反擊的——尤其現在印迪亞希院長也在。

你不就是想要我離開學院,擔心我幫艾爾芙一起揭穿你嗎?休想!

翁伽利小圓片眼鏡後麵的雙眼中,流露出了冷意。

蓋皮誠連忙跟上了印迪亞希……

派斯達斯已經安排好六十名酒鹿之鷹的公會成員,臨時訓練了一天的“編隊”——雖說真實戰鬥力堪憂,但已經可以“編隊”到一起。

反正也不是要看編隊的實力有多強,隻是試驗下蓋皮誠的【陰陽怪氣】而已!

“派斯達斯總教,到時酒鹿之鷹的成員,可以配合我一下嗎?畢竟我這個人很靦腆,可能找不到可以‘陰陽怪氣’的點……”蓋皮誠在路上還和派斯達斯套著近乎。

“靦腆?”派斯達斯愣了愣,旋即說道:“不用擔心。”

正常戰場上運用的“軍陣編隊”,是要長期訓練的,相同兵種的方陣編隊可以相互補充。

能夠結成編隊的軍隊,就已經算是正規軍。

“正規軍”這種東西,在這個世界還是很“稀有”的。

這點蓋皮誠聽尼歐布說過——曾經巔峰時的烈陽帝國,號稱百萬大軍,實際上有個二三十萬“相關職業者”就不錯了,其中能自由編隊的正規軍,合理猜測也就三萬……最多不超過五萬!

長詩聯盟的聯軍,正規軍陸上也就一萬五,另有海軍六千。

普萊克特大帝的軍隊,數量上還不如烈陽帝國,隻是更善戰……

酒鹿草原的各部族,大多都是遊騎兵戰術,不會特地訓練編隊。

六城邦中的軍爭之城,作為六城邦的軍隊擔當,也不過兩千多正規軍。

而作為學院的“拳頭”的酒鹿之鷹,也並不是按照軍隊的方式訓練,更傾向於公會的性質,平時不會編隊到一起作戰,不算正規軍。

此時六十人勉強編隊,也發揮不出什麼戰鬥力,隻是勉強在戰鬥規則上算是編隊了而已。

等到蓋皮誠來到場地,六十人麵前聚在一起,變成了“4*10”占地的編隊之後……蓋皮誠都還冇有發現!

真在戰場上怕是都冇有出手權,隻有被打散的份兒……

“嗯?你們倒是編隊啊?”

被動卡·【陰陽怪氣】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