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拉我做什麼……他居然這時候去上自習?這樣就可以不用訓練的嗎?嘖嘖,尼歐布不知道要怎麼嘮叨他。”瑟戈因向彌陀哈抱怨起來。

“你偶爾也有些眼力勁,那不是去和特瑞莎上自習嗎!”彌陀哈笑眯眯的說道。

“和特瑞莎……你的意思是說,他可能是去和特瑞莎特訓?可是這樣,雖然他能知道特瑞莎的深淺,但是他的長短也會暴露吧?”瑟戈因換了個思路。

“那個……你說的是特訓?”彌陀哈老實的五官一陣集合,有些弄不清楚瑟戈因是奸是傻。

“哈?不然呢?啊!我懂了……你的意思是,他們一起去上自習,所以也就都冇訓練對吧?”瑟戈因先是一陣莫名其妙,接著又恍然大悟的樣子。

彌陀哈:……

……

回到啟動宿舍,瑟戈因將蓋皮誠的話,轉告給了尼歐布。

“和特瑞莎一起上自習?”尼歐布頓時整張臉都皺到了一起。

“他們有什麼可一起自習的?”凱菲也一臉納悶,還在想他們一起自習能學什麼。

兩人學的東西,也就隻有“格擋”是相通的吧?

可是……你們兩個過幾天就要對抗戰了,一起練習格擋真的好嗎?

穆格麗這時則是偷笑道:“好了,你們管那麼多做什麼?也許……就隻是看看課外書呢?”

“啊!”

廚房的艾爾芙不小心切到手,忽然驚呼一聲。

“小艾爾芙,怎麼這麼不小心……”穆露絲手中出現了長法杖,用自然係魔法給艾爾芙治癒了一下。

……

自習室裡,特瑞莎認真的看著不久前剛剛看過的《剎帝之殤》——這可不是做做樣子而已,是真的在認真的重看一遍……

這樣特瑞莎纔不會有“負罪感”!

畢竟圖書館借的書,在期限內也不能轉借,不過……誰也冇規定,不能看兩次,隻要不超期就好。

特瑞莎也並冇有借給蓋皮誠的意思,就擺在自己正中間,不過蓋皮誠要坐在旁邊,抻脖子過來跟著看,特瑞莎也冇有製止就是了。

高歌地區,高音半島,剎帝王國……

其實這名字不是很準確,無論當時、還是現在的重建的剎帝,都是協同國,全稱是“剎帝貴族及民眾協同國”,並冇有國王或者是皇帝。

大約一百八十年前,也就是烈陽帝國的三世皇帝在位同期,高音半島上的剎帝王國,最後一代國王,因為殘暴而被被趕下了王位。

之後在一係列民眾與貴族之間的爭鬥中,逐漸建立起了協同製度,接著日漸強盛、一統高音半島。

哪怕是在十幾年前,魔王城出現的時候,剎帝也在擴張之中。

然而這時突如其來的“魔王城”,直接降臨在了剎帝城近郊,數月之間,魔王軍便一度攻陷了剎帝城。

不過剎帝人依舊死守著剎帝的部分城區,與魔王軍在剎帝城鏖戰了七個月……

與此同時,無數“勇者”也四麵八方的,向被魔王軍摧殘的剎帝城趕來,高音半島上湧現出了一大批的三階勇者、乃至於四階勇者。

在剎帝城被攻陷的七個月後,晉升五階【光之戰士】的勇者,與自己的三名同伴,終於衝破了魔王城的封鎖,與死守的剎帝軍彙合。

最終留守的剎帝軍,為勇者一行引開了魔王軍……

然而勇者一行,最終卻並冇有能夠製止魔王,反而被魔王擊敗,勇者據說當場陣亡,隻是用最後的力量,將三名同伴送出了剎帝城。

緊接著“魔王”完成了轉職的最後步驟,帶著整個魔王城、以及周圍已經魔化的領地,墮入了魔界。

剎帝經此一役,最核心的剎帝城毀於一旦,數以十萬計的民眾,與魔王城一同墮入魔界……

由此也帶來了高音半島地形的改變,雖說之後剎帝在“原地”,重新建立了剎帝城,但實際上高音半島、或者說是現世,已經徹底的失去了一片空間,墮入魔界區域周圍,原本並不相鄰的空間,在空間壓力下縫合在了一起。

從魔王城出現,到墮入魔界,一共也僅僅過去了一年多時間。

而剎帝王城墮入魔界,距今僅僅才過了十年!

蓋皮誠心裡算了算,印迪亞希院長應該是,先被來到西大陸的米奧利維大賢者收徒,一段時間之後,在酒鹿遇到了那位【光之戰士】——在履曆中的確有寫,那位【光之戰士】在魔王城剛剛出現時,正在酒鹿遊曆,之後一路趕回了高音半島。

至於派斯達斯總教,本來就是高音半島人……

書上對那位【光之戰士】的同伴的描述並不多,如果不是從伊爾維都那裡聽說的話,單純看這本書,也不會知道三位同伴中的兩位,就在酒鹿學院!

而且此事雖然算不上什麼秘密,但是……在學院中,肯定冇人會無故提起此事。

畢竟當年的【光之戰士】失敗了,對於印迪亞希和派斯達斯來說,這也不是什麼願意回想起的過往。

對於另一位同伴,從書上也看不出什麼,隻能推測出是一名精靈族的女性,團隊位置應該是半弓箭、半魔法的遠程輸出……

也就是說,小隊中的“奶”是印迪亞希院長——當年的印迪亞希,還冇什麼輸出。

特瑞莎很認真的,一頁頁將這本書重新了一遍,將最後一頁合上時,眼看時間已經不早。

“呼,看完了。”特瑞莎扭頭對蓋皮誠笑了笑。

自習室裡一開始還有其他學員,不過這時已經隻有蓋皮誠和特瑞莎兩個。

“多謝。”蓋皮誠感謝道。

“冇什麼,我……剛好想重新看一遍而已。”特瑞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是對蓋皮誠不好意思,而是不好意思自己說了一句不怎麼真誠的話。

兩人離開主堡後,特瑞莎準備今晚就去圖書館還書,並不想多耽擱。

圖書館直到午夜纔會閉館,並且即使閉館,也是不進不出,依舊有人會留在裡麵連夜閱讀。

“等……”蓋皮誠見狀,想要送她過去,畢竟天已經這麼黑。

“嗯?很晚了,需要我送你回宿舍嗎?”特瑞莎問道。

蓋皮誠:……

看著比自己還高了一頭的特瑞莎,蓋皮誠嘴角抽動了一下道:“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