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類的法術,在南大陸更加常見,不過伊爾維都所學很全麵。

不僅主副職業分彆為學者係、秘術係,而且秘術係的副職業,專攻學者係難以達成的那些法術,其他像是元素法術之類的,都是學者係的主職業在學,這令伊爾維都的法術麵極廣……

按照“四元素理論”劃分,植物類法術屬於哪類比較有爭議。

不過按照“水火雷風土光暗”的七元素劃分法,則屬於光元素法術無疑——植物,本質上也是在藉助“光”的力量!

七元素理論在學者中並不流行,可是有不少秘術係的施法者推崇。

伊爾維都施法後,再次回到進度條的開始,而這時輪到了蓋皮誠。

看到新抽到的卡,蓋皮誠暗暗慶幸一聲——節奏來了!

“我插!”蓋皮誠的手,虛向後一伸,接著拔出了一把虛幻的旗影。

走前幾步之後,伴隨著蓋皮誠一扔,剛好插在了特瑞莎身後……

插旗效果的距離,並不是取決於蓋皮誠的臂力、而是念力,“扔”隻是個象征性的動作而已。

不僅特瑞莎背後多出了一麵虛幻的旗,而且蓋皮誠身後的旗,這時也有一麵越發飄揚。

【啊!要快點告訴他們才行】發動:下次行動,更容易受到阻礙的影響而失敗,且行動後速度中等降低。

一般來說,偷偷聽到重要談話的配角,一旦心裡浮現出這句話,下一刻就勢必會踢倒些什麼、或是撞到些什麼,之後導致“離場”……

特瑞莎被插旗之後,心裡本能的感覺到了彆扭,不過“旗”和負麵效果不同,更像是一種外物在身上,也冇有被加負麵被動卡,所以特瑞莎這時還不知道效果。

這時進入行動時段的凱菲,看了看進度條後,果斷的選擇了不行動、壓時段!

接著薩滿和伊爾維都再次雙雙進入施法狀態……

看起來是同時行動的,不過……薩滿已經比伊爾維都慢了整整一個時段!

慢吞吞的大翼劍士,這時終於又能夠行動,繼續貼臉向尼歐布輸出。

此時蓋皮誠一方的戰術,已經暴露無遺——就是要用“一個半”的近戰,將西荒一方的三個近戰,全都拖在帶毒沼澤中,眼看毒素抗性最差的大翼劍士,這時已經被塞了一張中毒……

所以要破局,西荒一方隻能快點解決掉尼歐布,就可以衝出沼澤範圍!

雙方爭鬥的重點,正是圍繞著尼歐布的攻與奶……

按說尼歐布在特瑞莎麵前,還是比較容易被解決的,可是架不住蓋皮誠和凱菲不斷的上BUFF、上奶。

大翼劍士對尼歐布一記【斬鐵】,被尼歐布擋了下來,而接下來行動的狼騎士,“嗜血”的效果還冇過,又被施法完成的薩滿套了一個【毒素活性】——“中毒”之後,攻擊力與速度提升!

狼騎士這次對著尼歐布就是一個【躍劈】……

凱菲在一旁急得眼睛發紅,不過瞥了一眼進度條,還是一咬牙忍了下來,選擇相信尼歐布……賭了一把,冇有立刻行動。

【躍劈】除了受到“力量”加成之外,還受到地形騰躍的能力影響,相比普通馬類騎兵,狼騎兵格外的擅長騰躍。

可是……因為在毒藤沼澤中,狼騎士躍起也變得困難,【躍劈】的距離和攻擊力都有下降!

剛剛扛了一擊【斬鐵】尼歐布,也再次險之又險的“格擋”下來,心中也暗道僥倖……大概是對方“嗜血”狀態下,腦子已經不清醒?或者是卡手了?

尼歐布勉強扛下這兩人的連續攻擊後,凱菲立刻不再猶豫——作為這場的關鍵奶,凱菲手裡不缺治療類的卡!

這場她的主要作用,就是奶尼歐布、加上往沼澤撒毒。

一口奶下來,尼歐布瞬間再次狀態完好。

在冇有傷勢卡的情況下,體力損失和輕微的傷勢,很容易“奶”回來!

緊接著特瑞莎的時段到來……

這正是凱菲之前忍一手的原因,以尼歐布的防禦強度,隻要不是最佳狀態,很難扛住特瑞莎的攻擊,這時候“盾”倒了、局麵就崩了!

不過這次特瑞莎麵前新出現的,赫然是一張紅卡——作為史詩職業者,特瑞莎也是有兩張紅卡的。

場上場下,頓時驚呼連連。

蓋皮誠等人也捏了把汗,心裡期盼那不是攻擊卡……

然而天不遂人願,或者說是運氣站在了特瑞莎一邊。

隻見紅卡消失,而特瑞莎將盾一側、單手將劍端在胸前,閉目凝神的了片刻,接著劍上燃起了熊熊光焰。

傳奇級的攻擊技能卡!

“不好,尼歐布學長他……”

“糟糕,居然真的有傳奇級的攻擊卡?”

“這下恐怕……”

然而就在特瑞莎揮出的同時,她背後的“旗幟”閃爍起來!

【啊!要快點告訴他們才行】效果發動!

隻見就在特瑞莎舉起光劍的同時,周圍的阻礙、也就是帶毒蔓藤,彷彿受到了無形的感召,迅速的生長、並且從周圍的格子向特瑞莎集中了過來……

“怎、怎麼了?”

“嗯?好像是蓋皮誠的技能生效……”

“話說那是什麼技能?他旗子卡背的職業技能,好像大多也都是紫色的!”

“你這麼說的話……”

……

隻見在暴走的“阻礙”中,雖說最終特瑞莎的大劍,還是破開了層層蔓藤,攻擊到了尼歐布的身上,可是……

哪怕是傳奇級的攻擊技能,這般削弱之下,也還是未能秒掉尼歐布——可也隻差一點點!

而且尼歐布的進度,也還是因為受到巨大沖擊而回退,最終隻是稍有優勢的比大翼劍士先行動……

隻見尼歐布這時再次發動誓約類技能——【奮戰之誌】:一個時段內,更不容易受傷,且攻擊力提升。

不過以【奮戰之誌】的效果,距離輕傷流血隻有半步的尼歐布,恐怕擋不住大翼劍士的攻擊……

主賓席上,印迪亞希發現,一直表現得“不在意”的伊姆撒勒,這時也不由得一繃腳掌、鞋底在地麵狠蹭了一下,顯然並非真的不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