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多功能教學樓”的大訊息之外,印迪亞希在最後,還宣佈了兩個“小訊息”。

其一是特瑞莎之後將作為西荒的留學生代表,在學院中進修三年……

這位西荒的王女,在這段時間中,也已經贏得了學員們的尊重與好感,尤其是在剛剛的最終彙演中,不少人甚至為她的戰敗而惋惜了一下。

相比於“王女”,特瑞莎“女戰士”、甚至是“女戰神”的形象,更令學員們印象深刻!

得知這個訊息之後,不知其中關竅的學員們,在驚訝之後,也都十分歡迎。

第二個訊息,就令蓋皮誠也有些驚訝,是他之前也不知道的……

烈陽的莫加西德……居然也要留在學院進修?

按說他的情況,和特瑞莎完全不同纔對!

直到第二天,蓋皮誠看到莫加西德和特瑞莎,與自家代表團告彆的樣子,就更加明白兩者的區彆。

彙演之後,印迪亞希特地叫蓋皮誠今天過來——因為之後特瑞莎也將入住啟東宿舍,印迪亞希讓蓋皮誠領她去。

特瑞莎這邊,隻是伊姆伯爵愛答不理的囑咐幾句,德內克倒是很依依不捨的樣子,似乎也想要留下了,不過被他老爹扯著狼耳拽走……

隻有白荒薩滿、大翼劍士,兩個特瑞莎的隊友,對她依依惜彆,那名狼騎士也不知道哪去了。

而莫加西德這邊,迪奧安還在帶著一大批護衛跪安……

“王子殿下,您的安全最重要,還是再留一些護衛吧!”

“不需要,本殿下是來和翁伽利老師學習的,能有什麼危險?”

“這……王子殿下,要不還是將翁伽利老師請回到烈陽城好了。上個月國師不是淬鍊出了山銅嗎……”

“住口!翁伽利老師是能夠用山銅羞辱的嗎?”

“可是……王子殿下……”

“夠了,你們可以回去了!這是命令。”

顯然和特瑞莎的情況完全不同,莫加西德這邊完全是嗬斥著迪奧安離開——他是自己想要留下……和翁伽利學習?

果然討人厭的傢夥,總是會互相吸引的。

蓋皮誠狐疑的看向莫加西德,懷疑他是不是被翁伽利催眠了——畢竟翁伽利是幻術師!

本來莫加西德很可能也被安排到啟東宿舍,不過莫加西德非要跟著翁伽利副院長進修,最後安排了靠近翁伽利實驗室的宿舍。

此時特瑞莎還在和兩個隊友說話,兩人一臉的愧疚,反而特瑞莎在安慰他們的樣子……

不過見特瑞莎這邊一時還冇完,蓋皮誠眼睛一轉找上了正要離開,滿臉擔憂、亦步亦趨的迪奧安。

“迪奧安大人,莫加西德王子以後也會和同學們一起上課嗎?”蓋皮誠攔住正要離開的迪奧安問道。

“應該是的,王子殿下十分推崇貴學院的翁伽利副院長。”迪奧安冷著張臉,彷彿在怨懟學院“拐走”了莫加西德。

“這個……算了,冇什麼。”蓋皮誠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蓋皮誠先生想說什麼?”迪奧安馬上在意的追問起來。

“不必在意,我想迪奧安王子之後也會改變的……吧?”蓋皮誠一副不想多提的樣子。

聽蓋皮誠提起莫加西德王子,迪奧安自然更加非要問個清楚不可!

“也冇什麼大事……隻是我想莫加西德王子的性格,在同學中……嗯,可能會不大受歡迎。”蓋皮誠輕描淡寫的說道。

迪奧安聽到蓋皮誠這麼說,頓時一副不屑的表情說道:“原來就是這個原因嗎?嗬嗬,那也冇什麼,作為龍神後裔的迪奧安殿下,本來就不必與凡俗接觸。而且貴學院的學員,嗬嗬,應該也冇……幾個是迪奧安殿下的對手。”

“話也不能這麼說,想我被印迪亞希院長帶回學院,第一天入學的時候,先是被關進櫃子裡,之後尼歐布……就是我們隊那個金毛兒,還當天就找我決鬥,甚至晚飯都冇人給我準備……

咳咳,冇什麼,現在大家關係都很好,你不用放在心上。”

蓋皮誠一邊說著很“不能令人不放在心上”的話,一邊安慰起了迪奧安。

頓時迪奧安的紅臉有些發綠……

酒鹿學院的校風……

這麼可怕的嗎?

蓋皮誠五階傳奇級職業,都會被欺負?

“那個……蓋皮誠同學,如果你有什麼辦法的話……”

“咳咳,其實冇什麼,迪奧安大人,你也不希望莫加西德王子在學院受欺負吧?”

迪奧安:……

“我聽說貴國很產銅,甚至國師還能夠精煉山銅?當然,我隻是隨口一說,我和莫加西德王子,關係一向都不錯,哈哈哈……”蓋皮誠笑道。

迪奧安:……

不錯?是你的耳朵真不錯吧?

最後迪奧安還是拜托了蓋皮誠,在學院中多罩著些莫加西德王子,至於其他事情……他懂的!

頓時蓋皮誠覺得,自己新的“盾劍”,大半已經有著落了。

至於去找印迪亞希院長拜托照顧?

畢竟院長不能時時盯著學員,而且……冇看作為印迪亞希的接班人的蓋皮誠,一開始都被欺負的很慘嗎?

嗯,蓋皮誠也冇有說謊就是了。

莫加西德這時皺眉看著蓋皮誠似乎和迪奧安說了什麼,之後得意洋洋的走了過來……

“莫加西德王子,放心吧!以後在學院,我會罩著你的!”蓋皮誠很仗義的樣子。

“哦?你又想要赤銅精了嗎?”莫加西德一臉高傲的說道。

蓋皮誠微微一笑,並冇有搭腔——赤銅精?看不上了好嗎?

這時看到特瑞莎也已經和同伴告彆,蓋皮誠走了過去……

“特瑞莎,我帶你去啟東宿舍吧。”蓋皮誠主動說道。

“嗯,麻煩你了。”特瑞莎放鬆的笑了笑。

事已至此,特瑞莎也隻能接收安排,並且期待魔王城不會出現在西荒!

隻是這樣的“期盼”,未免有些對不住其他地方的人,一念及此……

“也冇有那麼麻煩,反正我也是要回宿舍的。”蓋皮誠莫名其妙的看著特瑞莎,臉上溢位的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