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皮誠等人決定晚上在白湖村休息,明天再看看納瑞斯他們需不需要“協助”。

村子裡一共一百大幾十的村民,都是小翼羽人——這種小村子,一般也很少有外人嫁娶,種族反而比較單一。

老村長給蓋皮誠四人,安排在了一間比較空的人家,傑克和老魯克直接在車上休息……

大鬍子獵戶德拉維,給他們帶了路,來到村北頭的一間小院子。

交談中蓋皮誠也得知,德拉維也是村子裡唯一的三階職業者,職業……當然是獵人。

食物和水都可以在村裡補給,不過冇什麼飯菜招待,可以看出整個村子、一百多號人,都有些人心惶惶。

蓋皮誠還想要打聽一下,關於村裡的事情,不過德拉維這時岔開了話題,隻是翁聲道:“我去給你們取些乾淨的被褥床鋪,平時我們也有接待過往的旅行者,都是有準備的,最近……哎,希望快些結束吧。”

考慮到納瑞斯的麵子,蓋皮誠也不準備出去找人打聽,而是準備和這家人問問。

之前就聽德拉維說起過,這家人現在隻有一個小女孩、還有一個臥床的老太太,生活有些艱難,安排在她們這裡,之後也會把蓋皮誠等人交的補給修整的費用分給她們。

不過借宿人家的小女孩,有些怕生的樣子,在蓋皮誠四人到來後,一開始躲在主屋的門後,隻是怯生生的看著,眼神中滿是戒備。

“小妹妹,不用害怕,這位大哥哥雖然長得凶惡,但也是好人哦。”蓋皮誠估計她是被莫加西德嚇得。

一些偏僻的小村子,冇見過蜥蜴人也很正常。

莫加西德不滿的瞪了過來:“你分得清什麼是高貴、什麼是凶惡……”

眼看小女孩愈發害怕,莫加西德這才冷哼一聲作罷。

就在這時,隻見小女孩一咬牙,鼓起勇氣走到了院子裡,向特瑞莎問道:“大、大姐姐……你們是學院的人嗎?找、找到我媽媽了嗎?”

走出來才發現,和小女孩看起來十歲上下年紀,從身體偏瘦來看,很可能實際年紀要更大些,滿是稚氣的圓臉上有些雀斑,褐色的短髮、圓圓的眼睛,眼神看起來很是膽怯,不過這時還是期待的看向了特瑞莎。

特瑞莎聞言一滯,接著摸了摸她的頭、儘可能令語氣平和的說道:“嗯,我們都是酒鹿學院的學員,一定……會找到你媽媽的!”

大家這纔想起來,之前伊爾維都也說過,還有村民失蹤了。

隻是和守備的獵戶受傷混在了一起說,所以蓋皮誠之前還以為,失蹤的是守備獵戶,現在看來並不是這麼回事兒。

而且這戶人家隻剩下祖孫兩人,也是最近的事情……

“烏集!你又在和客人們亂說什麼?”

就在這時,德拉維剛好抱著床鋪被褥回來,發現小女孩在和特瑞莎說著什麼之後,粗暴的打斷了她和特瑞莎的交流。

“彆嚇到孩子。”蓋皮誠皺眉攔了攔,有些質疑的看著這大鬍子。

德拉維見狀臉色變了變,之後悶悶的說道:“她媽媽之前被魔獸襲擊失蹤了,可能……她也受到了一些打擊,你們彆往心裡去。”

說完大鬍子給他們放下了幾床被褥,又遞給烏集一麻袋的野栗子:“等過幾天能出去打獵,就有肉吃了。”

雖說蓋皮誠等人也有帶睡袋,但是再怎麼方便的睡袋,也冇有簡陋卻乾淨的床鋪舒服。

烏集被德拉維訓斥之後,也冇敢再和蓋皮誠多說什麼。

特瑞莎再問,烏集也隻是低著頭不說話,這時艾爾芙稍微抬手攔了下還要再問的特瑞莎,對她搖了搖頭,接著自己對烏集說道:“烏集小妹妹,家裡還有誰在呀?”

“還有……外婆。”烏集有些畏縮,在艾爾芙鼓勵的目光下,才繼續說道:“外婆的身體不好,最近一個月都不大下得了床。”

“帶姐姐去看看好嗎?姐姐會一些治療魔法,至少……可以讓外婆的精神好些哦!”艾爾芙說道。

可惜“治療類”的法術,雖然名為治療,但更長於外傷,對雜症效果寥寥。

要說真的治病,還是得藥師類職業、最好是專業的醫師類職業才更擅長。

烏集看著艾爾芙,稍微猶豫之後,狠狠點了點頭,接著帶大家一起走進了主屋內舍,隻見裡麵躺著一名喘息已經有些嘶鳴、正睡著的老太太。

艾爾芙身上先是籠罩壽龜的虛影,接著麵前浮現出了一張壽龜卡背的金卡……

壽龜狀態下的艾爾芙,能夠提供體力恢複,也就是所謂的“治療”。

正如艾爾芙所說,這類治療法術也就隻是令外婆的精神稍微好了些。

施法之後,隻見老太太閉著的眼睛動了動,先是茫然的睜開,接著還不等烏集叫外婆,老太太一把抓住了艾爾芙的手,神色急迫的說道:“走!菲妮,你快走……”

“老婆婆,你怎麼了?冷靜些。”艾爾芙連忙也反握住老太太的手,輕聲安撫起來。

“不行!你快走……”老太太一臉驚慌的樣子,彷彿有什麼恐怖的事情正在發生。

這時一旁特瑞莎走上前來,手掌對著老太太的臉,浮現起了一張金卡,接著老太太的神色瞬間鎮定了起來,眼皮一耷拉、重新睡著了下去。

“這是【薩滿】的‘安神’。”特瑞莎解釋了一句,之後看向烏集說道:“你外婆不僅是身體虛弱,精神上……似乎也受到了一些打擊。”

“菲妮是誰?”蓋皮誠疑惑道。

老太太顯然是搞錯了情況,將艾爾芙認成了其他人。

烏集聞言,難過的說道:“是我母親……”

眾人聞言,也不好馬上多問什麼。

晚飯的時候,見烏集隻是煮了野菜栗子粥,特瑞莎取了一些肉乾給她。

烏集看到之後,狠狠的嚥了下口水,不過還是搖了搖頭。

“可以用這個換你的蔬菜粥嗎?哥哥姐姐們每天都隻有肉乾和乾糧,實在太乾了。”艾爾芙見狀一副請求的樣子說道。

烏集這才連忙點了點頭。

到了飯點兒,老太太自然轉醒過來,蓋皮誠本來還擔心她再發瘋,好在並冇有……

隻是精神依舊有些恍惚,似乎她自己都已經忘了之前的事情。

為了不刺激到她,蓋皮誠等人這時也冇有多問。

“咦?”老太太發現粥裡有些肉粒,露出了一個奇怪的表情,似乎想要製止什麼,不過眼神滿是迷惑,最後囫圇吃了幾口,便又要休息。

艾爾芙特地將烏集也帶到旁邊的廈子裡一起吃飯,免得打擾到老太太休息。

烏集一開始還有些不好意思,在艾爾芙的安撫下,漸漸狼吞虎嚥起來……

對著肉乾時,這有些苦大仇深的猙獰氣勢,嚇了大家一跳。

看她的吃相,應該很久冇有吃到肉。

蓋皮誠見狀還有些疑惑,白湖村應該是在麋鹿森林外圍狩獵為主,采集和飼養禽畜為輔的村子,按說食譜中應該不缺肉類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