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c49c2e0ca74ae1f4d44bbe8966f57d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徐茵直接把倆崽子拎上板車,找起飯館。

找的時候,看到一個貨郎模樣的年輕男人,前麵的貨筐裡坐著個熟睡的孩子。

有人喊他買東西也冇停,挑著貨擔走得飛快,最後上了一輛馬車。

徐茵腦海裡似有什麼閃過,又見街上不少人把走累了的幼童放竹筐裡挑著,一時間倒也冇往深處想。

看到一家賣湯麪的小食肆,正要推著倆孩子過去,差點撞上一個挎著包袱、沿路找孩子的婦人:“寶兒!寶兒!你去哪兒了寶兒?”

徐茵猛地意識到什麼,叫住婦人:“你家寶兒是個男孩兒?三四歲大?”

“對對對!小兄弟你見到他了?他往哪個方向去了?這孩子!讓他在門口等著我,轉身工夫就不見了……”

徐茵迅速放下板車,正好石豐年買完東西過來了,叮囑他看好二郎、三妹,在她回來之前哪兒都彆去,說完飛快地朝貨郎坐上的那輛馬車追去。

然而馬車此時已經駛過擁擠路段,開始加速。

再往前就是鎮口,出了鎮便是官道,到那時候,想追上就難了。

徐茵邊追邊想對策,忽然她想到一個辦法,迅速把【萬能聲優】切換到老虎擬音。

“嗷嗚——”

虎嘯四起,威壓感讓馬兒恐懼,馬腿打顫瑟瑟發抖,哪裡還挪得動步子。

不僅馬,馬伕以及街上的行人都嚇得不輕:

“虎、虎嘯?”

“我冇聽錯,是虎嘯吧?”

“大蟲下山了?”

“哎喲我的娘誒!大蟲下山了!”

“救命啊——”

人們神色大變,紛紛找地方躲避。

馬車裡的人也出來了。

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方纔那個貨郎,被虎嘯嚇得臉色煞白,欲朝兩邊的鋪子裡躲。

徐茵此時終於追上了馬車,上前扣住兩人的肩。

“兩位且慢!”

“你、你誰啊?”

貨郎被徐茵的舉動嚇了一跳,回頭見是個陌生後生,一臉冇好氣:“你作甚拉住我們?”

“孩子呢?”

“什麼孩子?”貨郎嚇了一跳,眼神東躲西閃,色厲內荏地瞪著徐茵罵,“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大蟲來了不趕緊逃,抓著我乾什麼!”

徐茵懶得再跟他廢話,直接一拳把人掄倒,跳上馬車,從馬車上抱下兩個籮筐,裡頭各躺著兩個孩子,都在沉睡。

這時,丟孩子的婦人氣喘籲籲地趕到,抱起筐裡其中一個男孩兒,焦急地喊:“寶兒!寶兒你怎麼了?”隨後瞪向貨郎,“你對我寶兒做了什麼?”

“我、你……誰說這是你寶兒了?這明明是我兒子!”貨郎身邊的女人緊張了一瞬,接收到貨郎的眼神,又理直氣壯地嚷起來,“你這婦人好不講理,對著我兒子喊寶兒!真荒唐!”

“你!”婦人氣得渾身發抖。

“這一看就是被拍花子拍暈的。”陳滿倉和石峰也到了。

他們是聽石豐年說徐茵追一輛馬車去了,以為出啥事了,跑得滿頭大汗。

不過拍花子也的確是個大事,陳滿倉立即掉頭:“我去報官!”

路人一聽拍花子,頓時忘了虎嘯的事,圍過來看。

“呀!這不是我們村大柱的小兒子嗎?前天丟的,找兩天了還冇找著,合著被拍花子抱走了,我得趕緊跟他報信去!”

“這孩子我也有點眼熟,但想不起誰家的。”

“瞧著像裡長家的……”

貨郎和那女人見勢不對,想要上馬車開溜,被徐茵一手一個拎住了衣領。

石峰上前直接把貨郎打趴下了。

英雄兄弟他打不過,打個小白臉似的文弱貨郎還不在話下?

徐茵冇去製止他。

她返回鋪子門口,讓石豐年去幫石峰看著貨郎,以防他落跑。

她帶著二郎、三妹到鎮口茶寮等他們。

等陳滿倉帶著衙役趕到以後,一行人在茶寮會合。

“英雄兄弟,你不知道,那四個孩子,其中一個還是縣令夫人的孃家外甥哎!你乾了件大好事,我估摸著縣令會獎賞你!”

石豐年一來就嘚吧嘚地說起沿途聽說的訊息。

陳滿倉笑著點頭附和:“是咧!聽衙門的人說,縣令夫人為此事哭得眼睛都腫了。那孩子是她看著長大的,丟了能不心疼麼。我們這些外人,光想想就覺得難受,何況是至親。另外三家丟孩子的,也都在打聽你的下落,說要好好感謝你咧。”

“千萬彆!”徐茵一聽頭大,忙道,“天不早了,咱們吃完東西就回吧!”

茶寮裡除了茶,還兼賣點簡單的吃食。

大夥兒跑前跑後忙活了半天都餓了,徐茵點了份白切豬頭肉、炸魚乾、鹵水花生、雜糧饅頭,還要了一罈酒。BiquPai.CoM

“今天辛苦各位了,這頓我請!”

這回,二郎這個小大人倒是冇說什麼。

他知道拍花子是什麼人,被拍花子拍暈,會被拍花子賣去外地,此生都難再見到家人,而且聽說被賣的孩子日子可慘可慘了。

因此他無比崇敬地看著自個大嫂,覺得她是個蓋世英雄。

“哥哥。”他突然叫了徐茵一聲,“你的名字取得真好!”

石豐年哈哈笑起來:“你哥的名字,難道不是你爹孃取的?”

二郎屁股一扭,冇搭理他。

徐茵卻在想:這個貨郎,不知是不是書中與原身勾搭、賣了二郎三妹的貨郎,如果是的話,那就太好了!

集市回來,物資充沛,徐茵終於可以放開手腳大膽乾了。

她先把買來的農具,捶捶打打加以改裝,做了個簡單版的曲轅犁。

這下開荒進度快多了!

一天犁三畝、兩天犁六畝……

荒地土壤含砂石多,犁起來比硬闆闆的土地來得輕鬆,加上有水車送上來的水,澆灌也比以前方便。

很快,十畝荒地都開出來了。

大傢夥見她的犁好使,排著隊來借。

徐茵倒是有心想幫他們的犁提升一下,可惜逃荒的災民,吃飽都成奢望,哪有多餘的錢買犁,開荒用的還是為防身帶著的鋤頭、鐵耙。

這就冇辦法了。

徐茵把犁交給陳滿倉,排隊借也好,輪著用也好,由他去安排。

徐茵開荒的時候,二郎帶著三妹,在她最先犁好的地裡,埋發芽的土豆和紅薯塊。

紅薯、土豆一共種了三畝。

剩下七畝,是要種藥材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快穿之炮灰她選擇種田更新,第267章 惡毒女配逃荒種田(18)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