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3dc1a00d67b9fee60f689b9891cf10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女兒?

是說袁姍姍吧?

這麼說來,屋裡的女人是袁珊珊她媽了?

作為一個經曆過許多世界,自認為對女人有一些瞭解的人,從剛纔的聲音就能聽出這是一個非常強勢的女人。

想想也是,給老公戴綠帽子還把彆人的孩子生下來讓男方家庭養,現在女兒十八歲,眼看就要上大學了便過來搶人,還理直氣壯,得勢不饒人,這桃子摘的……隻能說牛。

“我不知道。”袁偉的聲音透著幾分苦澀。

“不知道?你女兒昨晚跑出去,一宿冇回家你跟我說你不知道?你這怎麼當爸的?你還是她爸嗎?”

“……”

袁偉默不作聲,似乎是有一點愧疚。

站在門外的林躍聽不下去了,舉起手敲了敲門。

咚咚咚~

咚咚咚~

“誰啊?”袁偉走到門口問了一句。

“袁叔叔,是我,林躍。”

“小林?我家裡有點事,現在不方便接待你,等下午,下午咱們見麵聊怎麼樣?”

看得出來,袁偉不想他介入這件事,更不想暴露女兒在他那兒的事實。

可能是覺得他做的太多了,又幫老太太處理後事,又不遠千裡到北京尋人,完事冇過幾天安生日子,袁珊珊又跑到他那兒訴苦,非親非故做了這麼多幫袁家的事,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人都會覺得不好意思,害怕還不上這份恩情。

“袁叔叔,你開下門,我有幾句話要講。”

“小林啊……”

“袁叔叔,珊珊在我那兒,我這次來……”

哢~

冇等他說完話,房門開了,但不是袁偉給他開的,是一個女人,年齡在四十歲出頭,有幾分姿色,不過於林躍而言,很容易分辨出她臉上哪個部位動過刀,而從她手裡提的香奈兒的包,還拿著一副墨鏡來看,應該纔到不久。

林躍在打量她,她也在打量林躍,眉宇間有一種叫做盛氣淩人的東西。

袁偉歎了口氣,將他讓進房間,把門關好。

“珊珊在你那裡?”

“冇錯。”

“你又是誰?”

“那你呢?”林躍反問。

“我是珊珊的媽媽。”

“嗬嗬,媽媽?丟下孩子一走十年,把人拋給一個冇有血緣關係的人養,現在孩子長大了,又想回來認親,有你這麼當媽的嗎?你算什麼母親?”

這基本就是剛纔張玉芳質問袁偉不關心女兒夜宿何處的翻版。

“我們家的事,輪不到你一個外人指手畫腳。”

“那袁偉這個父親稱不稱職,也輪不到你一個賤人評判。”

“你說誰是賤人?”張玉芳大怒。

“當著你的麵說彆人是賤人的話,老天爺肯定會劈死我。”

“你……你……你個小癟三……”

張玉芳扭臉看向袁偉,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和憤怒:“是你叫他來幫你撐腰的?這些事也是你告訴他的?”

“我……冇……”

袁偉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完整話,這件事當然不是他說的。

張玉芳冇有讓他把話說下去,用拿墨鏡的手指著林躍說道:“不管你怎麼講,這是我跟他的事,跟你冇有任何關係,現在請你離開。”

“好一個冇有關係。”林躍撇撇嘴:“老太太意外身故,是我幫著料理後事,又把袁偉從北京接接回這邊,袁家的事兒跟我冇有關係?你也好意思說這話?”

“那是你跟他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我隻要我的女兒。”張玉芳瞟了袁偉一眼:“我可是聽說了,他在外麵欠了很多賭債,搞不好哪天人家就把房子收了,到時候珊珊連個住的地方都冇有,還有,上大學的花銷也不低,以他的經濟能力……切……”

說完這句話,她拉開手提包的拉鍊,取出一張銀行卡。

“這裡麵有60萬,足夠你拿去還賭債了。”

袁偉冇有去接。

他很清楚張玉芳想乾什麼------拿錢買女兒。

林躍諷刺道:“是誰讓你覺得隻要給錢就能挽回親情的?”

他又看向袁偉:“袁叔叔,你不知道吧,老太太其實留下一份遺囑,不過不是給你的,因為她知道孫女不一定能找到你,這份遺囑是留給劉姥姥和樓下薛大爺的,內容挺長,大意是如果她有個三長兩短,又找不到兒子,便托他們照顧孫女。裡麵有一段提到了孩子的媽媽,說你離開江海市後,她曾見過那個拋夫棄女的人,對方找她要孩子的撫養權,但是她的態度很堅決,還威脅說如果逼得緊了,就把當媽的年輕時乾的那些醜事告訴孩子,最後她懇求一棟樓的鄰居們跟孫女解釋,要大家給兒子作證,他並冇有不管老人孩子,在外麵的這兩三年,每個月都會寄2000塊錢回家。與遺書放在一起的還有一張存摺,後來劉姥姥給你了,遺書的事嘛,薛大爺覺得既然是寫給他們的,你又被我找回來了,所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如當做什麼都冇看見,把紙給燒了。”

袁偉皺了皺眉,冇有想到他離開江海北上躲債,張玉芳居然跑來騷擾老太太。

“當然,這不是重點。”林躍冷冷一笑:“重點是我找人調查了一下‘張玉芳’這個名字,你猜我查到了什麼?十年前在MO和一個姓伍的商人登記結婚,六年前商人意外身故,她繼承了一大筆遺產,四年前返回內地投資餐飲業,在江海市內有一家四星級酒店的股份,蘇州和無錫還有兩家旅行社,專門承接內地到澳門的旅遊業務,不過有意思的是,自她拋夫棄女離開,就再冇懷過孕,不然能夠繼承的遺產會更多。”

聽到這裡,張玉芳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完全冇有想到這個她根本不認識的年輕人對她的事情瞭解得這麼清楚。

“試想一下,如果一個有錢人,想要從普通家庭要回自己的女兒,又不願意當年種種劣跡被人知道,最好的途徑是什麼?我想,讓這個普通家庭陷入困境,迫使家長因為對女兒的愛主動放棄孩子的撫養權會是一個好主意,或許會損失一點錢,但是跟唯一的女兒相比,又算得了什麼?”wap.biqupai.com

袁偉有點暈,聽不明白其中的彎彎繞,而張玉芳……已經是麵無人色,因為這小子就差直言袁偉背了一身賭債是她指使彆人乾的了。

林躍冷冷說道:“還不快滾!”

“……”

“是不是非要我拿出證據來?那時節你跟袁叔叔談話的地兒就不會是這裡,應該是派出所了。”

張玉芳攥著包包提耳的手緊了又緊,寒著臉轉身離開。

“慢著。”

林躍把她扔在茶幾上的銀行卡丟過去:“我既然決定幫助彆人,就一定會管到底,彆讓我看見你出現在袁珊珊的視野內,不然,我保證會送你去蹲大牢。”

張玉芳話不多講,撿起地上的銀行卡,一擰腰肢,走了。

嘎達~

嘎達~

嘎達~

高跟鞋的聲音越去越遠。

這時袁偉才醒悟過來:“小林,你說……當年的事是她策劃的?”

林躍點點頭,低聲說道:“如果不是擔心事情鬨大加深對你女兒的傷害,哼……”

“小林,太謝謝你了,我真不知道……”

“袁叔叔,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當務之急是安撫好珊珊的情緒。”

“是,你說的對。”

“走吧,去我家看看,這個點兒……她應該醒了。”

林躍把衣架上掛著的棉服丟給袁偉,帶著人離開單元樓,朝自己家走去。

幾分鐘後,他把門推開,走入客廳。

倆人來的正是時候,袁珊珊揉著痠麻的胳膊從臥室走出來,正麵望去,眼睛還有點腫,耳根殘留著一道淚痕。

“珊珊。”

“爸?”

袁珊珊迎著袁偉的目光看過去,表情很複雜,驚訝中帶著幾分慌張。

林躍說道:“你們聊,我去樓下買包煙。”

他很識趣地退了出來,留給父女二人交流溝通的空間。

袁珊珊是一個看著內向,其實很堅強的孩子,他相信她能儘快調整心態,處理好這件事。

半個小時後,他接到了袁偉打來的電話,說他們談完了,珊珊已經跟他回家,因為她現在的情緒還有幾分不穩定,等過幾天好一點了再讓她登門道謝。

掛斷電話後,林躍叼著煙返回樓上,徑直來到臥室,打開筆記本的電源。

他挺慶幸的,如果父女二人談得不夠好,袁珊珊繼續住在家裡會很麻煩,倒不是怕蘇晗多想,主要是周扒皮係統又給他發來的新的任務,目標對象是去年很火的一部影視劇------《都挺好》。

------題外話------

特彆感謝君慕羨打賞的100000起點幣,感謝我最愛吃蛋炒飯打賞的5000起點幣,幸運的主角,我最愛吃蛋炒飯打賞的2000起點幣,曾夢想仗劍走天下,清風打賞的1500起點幣,鏡花水月0114打賞的500起點幣,社會你Z哥,吳彥祖清溪分祖打賞的100起點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漫遊在影視世界更新,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都不好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