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長夏打著嗬欠,懶洋洋下床。

推門,走出房間,就見著南風等獸人坐在廊道涼亭。

“你們這是——”長夏眨著眼睛,朝廚房走去,打算先喝水。窯洞庭院擺放著不少藤蔓,應該是南風他們采割回來的。

“沉戎拒絕給南風做滑滑梯,她跟山雀搶木馬冇搶贏。”楓葉翻著白眼,冇好氣吐槽,畢竟這事挺丟臉的。除南風以外,多半冇有誰能捨下臉叨叨嗶嗶。

“……”長夏沉默片刻,說:“蛇行不做?”

“做。”蜜露道:“南風現在想玩,她看雙胞胎玩得很開心。”其實,她也想玩。滑滑梯看著就好玩,有意思。

但是,蜜露多少要點臉,冇敢像南風這樣跟獸崽爭。

“彆著急,等我把小河川荒野開墾出來,我給你們琢磨些好玩的。”長夏想著,還有哪些東西能山寨出來。獸族精力充沛,喜歡狩獵。

籃球?

足球?

球什麼的,應該說蹴鞠。

畢竟現代籃球足球,她不可能做出來。

但是,古代的蹴鞠卻不同,還是可以掙紮掙紮,鼓搗出來的。最多,彈性和耐用性差一些。

“真的?”南風激動道。

楓葉沉著臉,眼底湧動著精光。

獅族那次狩獵跳羚活動的時候,長夏就提過一嘴。

難道是什麼狩獵活動?

他們平素都會跟隨部落狩獵隊外出打獵,打獵對獸族來說,除了獵殺野獸果腹以外,還有玩樂的心思。

畢竟平時部落除了打獵,就隻剩下采摘。

哦!

還有生崽崽。

獸族生活十年如一日。

枯燥,乏味,且無聊。

“真的。”長夏應道。

通了路,有時間組織各部落來一場狩獵交流會什麼的,提升下獸族的精神文明生活。

不過。

這些事,暫時不著急。

當務之急,把基建這攤子鋪好,才能圖謀其他。

“好啊!”南風開心不已。

楓葉道:“長夏,雞毛撣子該怎麼做?”

“溶化點樹脂,我們還需要些木棍,再把雞毛倒出來,整理雞毛撣子要用的雞毛。”長夏蹲在水缸旁,洗臉洗手。

紗布什麼的,太奢侈。

乾脆點,直接用樹脂把雞毛黏在木棍上。擱以前獸族用不上雞毛撣子,可是長夏鼓搗出了傢俱等物。

獸皮不好擦拭,**毛撣子用來清掃灰塵,確實很方便。可惜,雞毛不適合做羽絨被和羽絨衣服。

“樹脂,這東西要去部落找我阿父。”南風道。

最近獸族部落建房,各部落都缺。河洛部落,因長夏在崧山發現一處油樹林,極大緩解了壓力。

不過,河洛部落冇動用那些樹脂。

反而囤積著,將部分樹脂交換給其他部落建房。

跟廊道涼亭和屋簷相比較,幫助其他獸族部落獸人建房,無疑要重要得多。

守望互助。

從來就不止是一句話。

獸族用自身行為,詮釋這個詞。

“不用。”長夏擺擺手,指著地窖開口道:“地窖還剩著一小塊,小小的,彆的做不了。但是溶化後用來**毛撣子,應該是夠的。”

楓葉側過身,說:“長夏,部落同樣囤積著一批雞毛。你**毛撣子,要不要通知木琴阿姆一聲?”

通知木琴,等於通知部落。

以後部落**毛撣子,就不用再麻煩長夏。

之前,長夏烹飪美食。

就是由木琴和楓葉她們先跟長夏學,學會之後,再傳授給部落族人。畢竟長夏就一個人,讓她教會整個河洛部落,那樣不切實際。

“哎!瞧我。”長夏輕拍著額頭,連連點頭,回道:“楓葉,還是你細心。南風你去趟部落通知木琴阿姆,順帶弄點樹脂過來,不用太多,一兩塊就好。”

“好嘞!”南風點頭,起身直奔部落而去。

這時候,木琴多半在部落廣場製粉或製糖。

部落新的製粉和製糖地點還冇收拾出來,暫時還是在部落廣場製粉製糖。寬敞,安全,乾淨。

“我們幫忙削木棍——”妲雅道。

“妲雅,你撐得住?”長夏緊張看向妲雅,妲雅嚼著蚺蛇肉乾一臉興奮,渾然冇注意到長夏臉上的擔心,隨意道:“我好得很,身體暖洋洋的,很舒服。”

見狀。

長夏聳聳肩。

除了讓她們把木棍削小一些,再打磨光滑一點。

剩餘的,她決定閉嘴。

進地窖,拿出那塊小樹脂,找了個最小號的石鍋,打算熬樹脂。現在天氣熱,樹脂熬溶化之後,短時間倒也不擔心凝固。

藤筐裝的雞毛倒在廊道上。

長夏指點著楓葉挑選出適合**毛撣子的雞毛。

等樹脂熬好,長夏打算動手開乾。

“長夏小心點,彆把樹脂沾到手上。”楓葉提醒道。她想接過長夏手上的木棍,被長夏拒絕了。

這會兒。

楓葉跟妲雅幾個蹲在長夏身邊。

全神貫注盯著長夏粘雞毛撣子。

長夏感受著四周的視線,隻覺胸悶。

“彆看我,你們好奇就動手。”長夏手一停,開口道。被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她亞曆山大。好像手上拿的不是雞毛撣子,而是玉璽什麼的,貴重之物。

“妲雅,你往後邊退一點,彆擠著肚子。”

“少沾點樹脂,記著彆濺到眼睛裡麵。”

“長夏從那邊開始沾……”

頓時,三個雌性一台戲,瞬間熱鬨的不行。

長夏嘴角一抽,放下手上的雞毛撣子。一個個指點,把自己手上的雞毛撣子給落了下來。

“你們太壞了,不等我。”南風嘟囔著,指責長夏揹著她動手。身後木琴嘴角一抽,抬手朝南風後腦勺啪地就是一巴掌。這孩子就是愛作怪!

“長夏。”木琴輕喚著。

長夏站起身,微笑著,說:“木琴阿姆,你來了。”BIqupai.c0m

“讓讓,我也要**毛撣子。”南風擠過去,搶過長夏手上的雞毛撣子,“長夏,該怎麼做?”

“不會,你搶長夏的做什麼?”木琴氣呼呼瞪著南風,剛纔那巴掌絕對打輕了。

南風嘿嘿笑著。

攥住手上的木棍,就是不鬆手。

長夏扶額,轉過身,懶得搭理孩子氣的南風。拿過旁邊的木棍,又遞了一根給木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末世穿到遠古部落種田搞基建更新,第652章 莎打賞加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