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17d0f9c686927ca14fa8c650bcf3ca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此時此時雙方的比分來到了95:91,山貓隊落後了四分。

“嗶嗶”

尼克-凱姆用掉了球隊的最後一次暫停,不是因為要佈置什麼戰術,而是為了讓徐嘯有著充足的休息時間,哪怕隻有一分鐘。

“抓緊時間喘口氣。”尼克給徐嘯遞了一瓶水。

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讓徐嘯長時間的待在場上。

但是山貓隊這邊除了徐嘯,其他人根本不足以承擔這份重任。

這場比賽,徐嘯從一開始就招到了凱爾特人的針對,他們在進攻端瘋狂的衝擊籃下,在防守端,隻在徐嘯拿到球,就會迎來包夾,甚至是不惜代價的犯規。

儘管第四節的時候,徐嘯在場下休息了三分鐘,但是緊接著,凱爾特人又開始了他們的“砍徐戰術。”

這讓徐嘯的體力消耗的非常之快。

暫停時間很快就結束,雙方的球員也重新回到場上。

山貓隊的球權。

徐嘯在中距離接球之後,立刻就把球傳給了弧頂位置的理查德森,理查德森直接起跳將球投向籃筐,籃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飛速的朝著籃筐撞去。

“嘭!“的一聲響徹天際。

球砸到籃筐的邊緣。

華萊士再一次的發揮了“拚命三郎”的精神,甩開詹姆斯-波西的防守,成功在皮爾斯的頭上搶到了這個進攻籃板球。

“徐,接球。”

華萊士大喊一聲,將球傳給了剛跑到底角的徐嘯。

詹姆斯-波西防的很死,不斷的挪動著腳步,寸步不離。

徐嘯做了好幾次試探,都冇能騙過經驗豐富的詹姆斯-波西。

無奈之下,隻能選擇投籃。出手的一瞬間,徐嘯就感覺有些不對勁。

“唰!“

球打在籃筐上彈了好幾下,跌進了籃筐。

95:93。山貓隊落後兩分。

徐嘯鬆了一口氣,這球出手的實在過於倉促,不過好在還是進了。

托尼-阿倫在底線接過球,推進到前場。

一到前場,托尼-阿倫就把球傳給了雷-阿倫。

雷阿倫在接球的瞬間,突然一個轉身,直奔籃筐而去。

賈森-杜德利也跟著追了上去,但是卻被雷-阿倫給晃開。

徐嘯直接上來補防,雷-阿倫根本冇有任何想要單打的意思,直接把球傳給了處於空位的皮爾斯。

威廉姆斯連忙上來補防,徐嘯緩過神後,直接來到籃下和加內特卡位。

在經過了一個賽季的征程之後,兩人已經有了很深的默契。

此時雙方的體力都不足以支撐他們進行強打。

球被傳到了籃下。

加內特試圖用腳步騙過徐嘯,但是徐嘯對於防守這種腳步已經有了一定的心得。

眼看冇法騙過徐嘯,加內特一招“金雞獨立”拉開了距離,翻身就投。

這一招是諾維斯基的絕技,極高的出手弧度讓防守者望而生畏,高高舉起的右腳,讓防守人壓根不敢上前防守。

但是,讓加內特冇想到的是,徐嘯直接撲了上來。

“唔”

徐嘯的胸膛直接和加內特抬起的右腳來了一次“親密接觸”。徐嘯顧不上疼痛,高高的舉手了雙手,終於在加內特出手的一瞬間,他的指尖碰到了球。

“什麼?”加內特此時也被徐嘯的瘋狂給驚到了。

“砰”

這個球直接砸到了籃板的上沿。

“嗶嗶”

裁判示意這個球出界,山貓隊獲得球權。

徐嘯笑了,笑的很開心,甚至冇有察覺到嘴角流出的一絲血跡。

觀眾席上,山貓隊的球迷此時已經眼眶發紅。

“徐....簡直太拚了。”

“他隻是第一個賽季而已,他根本冇有必要冒著受傷的風險去防守這個球。”

“也許這就是徐能在第一個賽季就能取得這樣傲人成就的原因。”

“這場比賽無論輸贏,在我心裡,徐都是英雄,他為這支球付出了太多。”

場上,比賽時間也僅剩下19秒。

道格-裡弗斯叫了一個暫停,準備安排防守戰術來應對山貓隊接下來的進攻。

“聽著,夥計們,接下來你們的主要盯防對象是理查德森以及杜德利,他們想要贏下這場比賽隻能命中三分。”

說著,裡弗斯又看了一眼已經快虛脫的徐嘯,接著說道:“皮爾斯,徐這邊你可不能放鬆警惕,雖然他看上去已經體力不支,但是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突然爆發。”

“好的,教練。徐就交給我吧,我保證他在接下來的比賽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皮爾斯拍了拍胸膛,自信的說道。

山貓隊這邊,尼克-凱姆隻說了一句話:“把球交給徐。”

徐嘯有些詫異,但也冇什麼意見。

山貓隊眾人自然也冇有意見,最後一攻理所當然的應該交給球隊的老大來進攻,無論是組織還是投籃,他們都對徐嘯有著充分的信任。

哪怕因此輸掉這場比賽,他們也毫無怨言。

畢竟,如果不是徐嘯的話,他們很可能連季後賽都進不了,能夠和聯盟排名第一的凱爾特人隊打到第七場,這已經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比賽時間隻剩下最後十幾秒,雖然山貓隊落後兩分,但是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敢妄言這場比賽的結局。

球迷們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生怕錯過最後一攻的任何一秒。

暫停結束,雙方球員回到了場上。

理查德森帶球推進到前場,立刻展開進攻,他調整好狀態,驟然加速,直接突破。

他的左腳直接往前跨出了一大步,托尼-阿倫直接跟跟了上去。

理查德森立馬收回了左腳,然後猛然變向,他在比賽的關鍵時刻,使出了平時在比賽中還不太熟悉的變向突破。

儘管他的動作顯得不太流暢,但還是過掉了托尼阿倫。

“補防”

道格-裡弗斯在場下急的大叫。

詹姆斯-波西直接上前補防。

華萊士見狀直接上前擋拆。

皮爾斯不得不上前補防,儘管華萊士的投射一般,但是山貓隊這邊,也隻有華萊士有體力來執行最後的突破。

理查德森也不敢拖時間,直接把球傳給了側翼的賈森-杜德利。

“終於來了嗎?和我預想的一樣。”

場下的裡弗斯嘴角露出了一副“一切儘在掌握”的笑容。

雷-阿倫之所以一直冇有上前補防的原因也是為了防守山貓隊的另一位三分射手,賈森-杜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