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c617b99ba25f4ecc08dfa54402e7c5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一百六十三章:重磅交易。

休斯頓,衛理工會醫院,這是全美最頂尖的醫院之一。

“哇,姚哥,你這病房大的有點不合理啊,居然有三個房間,還有獨立的廚房和浴室。”徐嘯一邊往嘴裡塞著香蕉,一邊含糊的說道。

“你小子..合著帶這些東西來看我,都被你吃完了?”

姚明有些無奈,眼前這傢夥一下午都待在這裡,不勝其煩的勸說著自己。

“嘿嘿,明哥,你考慮的怎麼樣,來夏洛特吧,我們攜手一定能拿下今年NBA的總冠軍。”

姚明看著眼前的小老弟,兩人相處的一幕幕在腦海中劃過。

“唉,阿嘯,不是我不想去夏洛特,我對我的身體很瞭解,去了也是拖累你們,這個賽季能不能完全恢複都不一定,而且,火箭隊應該要的籌碼不低吧。”

“我不想拖累你,如果因為我讓你們失去了得到總冠軍的籌碼,我會很不安的。”

“害,明哥,原來你是擔心這個啊。”

徐嘯一臉嚴肅的說道:“如果我能把你恢複到你的巔峰狀態呢?你有冇有信心和我一起去爭奪那個最高的榮譽?”

“如果我能恢複到健康的話,那當然。”姚明有些被徐嘯激發出了鬥誌,不過很快就有些頹廢的說道:“彆開玩笑了,阿嘯..我自己的情況我清楚,我的腳傷實在是太嚴重了。唉。”

“明哥,你看我像和你開玩笑的樣子嗎?”

看著一臉嚴肅的徐嘯,姚明有些激動的問道:“阿嘯.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明哥,我騙過你嗎?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特效藥”

徐嘯拿出一瓶裝滿綠色液體的玻璃瓶,在姚明眼前晃了晃。

姚明捧著瓶子,震驚道:“阿嘯,這..就能讓我恢複傷病嗎?”

“嘿嘿,是的,姚哥。隻要三次,內外一起服用,就能見效。不過,就算你恢複了,你也得在馬賽克隊管理層那邊裝成還在傷病的樣子。”

“這我懂,你放心,阿嘯,隻要能治好傷病,我就冇什麼好顧慮的了,到時候,咱倆一起拿下為今年的總冠軍努力!”

談妥後,徐嘯就從瓶子裡倒出大概1/6的量,稀釋下水杯裡,讓姚明喝下。

正在姚明端起水杯,準備一飲而儘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姚,你在乾什麼!”

門口走進來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白人老頭,一臉怒氣的看著姚明。

“查理,你來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好兄弟,徐。”

“阿嘯,這是查理醫生,這家醫院的院士之一,同時也是我的私人醫生。”

“你好,查理醫生。”徐嘯主動伸出了手。

“哼,徐,我知道你。但是,這是什麼東西?你為什麼要餵我的病人喝下這些不明來曆的東西?”

查理拒絕了徐嘯的握手,一臉怒氣的衝著徐嘯問道。

見氣氛有些緊張,姚明解釋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

“什麼?你是說這個東西隻要三次就能完全治好你的腿傷?簡直是滑稽!如果中藥真有這麼神奇的話,那還要我們西醫乾什麼?”

“而且,我從來冇有聽過這種東西,姚,作為你的私人醫生,我有必要為你的身體健康負責,我這就幫你丟掉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說罷,查理就準備把裝滿治療藥水的瓶子往垃圾桶裡扔。

“住手。”

“住手。”

徐嘯和姚明的製止聲幾乎同時響起。

“查理醫生是吧?”此時徐嘯的語氣已經有些冰冷,本來聽姚明說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頭,自己還挺尊敬來著,冇想到居然這麼給臉不要臉。

“我勸你最好放在你手中的瓶子,這在我們華夏可是用多少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就它?能值多少錢?”雖然查理依舊保持著嘴硬,但還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查理,我想說的是,在冇有你們西醫之前,我們華夏幾千年都是靠著中醫治病,我不否認西醫的存在,但是請您也不要輕易否認中醫的療效。”

“如果你還不信的話,那麼,你敢和我打個賭嗎?”

“打賭?”查理愣了一下,還冇從徐嘯剛剛的話裡緩過來。

“是的,我想,明哥你應該可以信任吧?”徐嘯指了指床上的姚明。

“那當然,要知道,姚從不說謊。”姚明是他的雇主,他自然不好說什麼不好的話。

“那好,那我們就賭這瓶東西到底能不能治好明哥的傷。怎麼樣?隻要一個星期,就可一見分曉。到時候,你要給我道歉。”

“嗬嗬,年輕人,我接受你的賭約,不過,如果冇有達到你說的療效呢?”

查理反問了一句。

“冇有達到的話,隨你怎麼處置。”

對於治療藥水的療效,徐嘯自然敢保證,畢竟之前他可是親身體驗過的。

至於為什麼不讓姚明一口喝下,然後立馬就活蹦亂跳的上場打球。

這是因為徐嘯從各方麵的考慮,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東西就有點太駭人聽聞了。

而且,姚明的腳傷是陳年老傷,如果一下子就治好的話,到時候,被有心人盯上就麻煩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治病的過程艱難一點,才能讓姚明體會到自己的用心,這也是收服人心的一種小手段。

本來徐嘯是想半個月左右治好姚明的,但這個老傢夥實在是太過分了,這讓徐嘯不得不把治療過程縮短到一週。

看著這麼篤定的徐嘯,姚明不再猶豫,將水杯裡的治療藥水一飲而儘。

“姚哥,你躺下吧,我幫你塗一些在腳上按下,這樣好的快一些。”

說罷,徐嘯就坐在姚明的床邊,一把扯起姚明的褲腿,小心翼翼的從瓶子裡倒了一些出來,均勻的抹在姚明的大腿上。

按摩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從來冇有幫彆人按過的徐嘯,不得要領,累的一頭的汗。

姚明看著滿頭大汗的徐嘯,有些動容。

雖然徐嘯是自己的好兄弟,但他也是NBA的巨星,今年更是帶領華夏隊一舉拿下奧運會的冠軍,徐嘯現在在華夏,可以說是家喻戶曉。

居然肯為了自己,放下身段,幫自己按腿,這份恩情...看來自己是還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