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a3d29330e52563832632354a437dff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一百七十八章:誤會。

賽後,艾弗森在賽後釋出會上,迴應了賽前的放狠話。

“我和徐一直都是這樣,我們彼此欣賞,互相競爭,適當的放狠話好能夠讓我們在賽場的表現的更加積極主動,前幾場比賽,徐打的過於團隊了,我想,主場球迷們應該感謝我,讓能在今天這場比賽看場一個全力爆發的徐。”

“這傢夥。”

徐嘯不由得感慨,艾弗森從96年進入聯盟以來,一直表現出來的形象都是一副桀驁不馴,勞資天下第一的性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漸漸的收起了那些鋒芒畢露的性格。

不過,不打替補應該是他最後的倔強了,這點,徐嘯也很認同。

一位超級巨星,不管在什麼時候,都不應該去打替補。

如果真到了不得不打替補的年紀,那麼徐嘯寧願原地退役,也不願意打替補,這是原則問題。

徐嘯的打算是,等到自己哪個賽季的場均得分跌到20分以下,那個時候,就是自己該退役的時候。

這場比賽結束,徐嘯也迎來了難得的休息時間。

趁著休息時間,徐嘯特意抽空和神仙姐姐去錄製完了甜甜的情歌對唱。

總監製陳過富收到錄音帶的時候,非常滿意,當即就命令財務打了50W美金到徐嘯的賬戶。

對於錢多錢少的問題,徐嘯並不是很在意。

主要是能夠藉此認識圈中的一些大佬,以及...和神仙姐姐完成了一次情歌對唱。

不過,這些很快就被徐嘯拋在腦後,雖然和神仙姐姐相處的時光很美好。

但徐嘯心裡還是掛念著遠在新奧爾良的林雨馨。

兩人的冷戰已經持續了快半個月。

這半個月,徐嘯發出的訊息就像石沉大海一般,冇有迴應。

哪怕是找劉怡幫忙,效果也並不好。

好在,明天山貓隊就要趕赴新奧爾良,客場挑戰新奧爾良黃蜂隊。

當天下午,山貓隊全員就乘坐專機趕赴新奧爾良。

徐嘯剛下飛機就迫不及待的來到新奧爾良大學的校門口,到達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ŴŴŴ.biQuPai.coM

徐嘯憑藉著之前的記憶,來到林雨馨所在的宿舍樓下。

他冇有告訴任何人自己來到這裡的訊息,為的就是想給林雨馨一個驚喜。

徐嘯獨自一人捧著鮮花在林雨馨所在的宿舍樓下等了將近一個多小時。

終於,在不遠處的大路上,徐嘯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隻是看了一眼,徐嘯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呆在原地。

不遠處,林雨馨正用手挽著一位男子,兩人有說有笑的往這邊走來。

隨著兩人的不斷靠近,徐嘯此時已經有些壓抑不住內心的怒火。

林雨馨和男子手挽手往宿舍樓下走來,兩人也注意到了眼前這個穿著比較奇怪的傢夥。

頭上戴了個有著耐克標識的帽子,大晚上的還戴著一副墨鏡,手上還捧著一捧鮮花,在路燈下,顯得有些奇怪。

“寶貝,你們學校怎麼這麼多奇怪的人,大晚上的這幅打扮,不是會是變態吧。”

聽到男人對林雨馨的稱呼,還說自己是個變態,不帶這麼侮辱人的..

徐嘯摘下眼鏡,冷冷的看著眼前的的兩人。

“徐....徐嘯哥哥。”

看見徐嘯,林雨馨有些吃驚,下意識的喊出了彼此最熟悉的稱呼。

“徐嘯哥哥?”

聽到林雨馨的稱呼,男人皺起了眉頭,嘴角浮現了一絲笑意,彷彿想到了什麼。

“寶貝,這就是你和我說的徐嘯是吧,你的...前男友?”

男人挑釁的看著眼前的徐嘯,挽著林雨馨的手挽的更緊了,彷彿在宣誓自己的主權。

看著眼前男子的行為,徐嘯直接上頭,上前一字一句的對著男子說道:“我...是...她...的...現...男...友。”

男人不置可否,絲毫不畏懼眼前已經顯得已經快要暴走的徐嘯。

“哦,是嗎,你是他的現男友的話,那..我是誰呢?”

男子繼續挑釁著。

“你!”

徐嘯拚命壓製著內心的火氣,生怕自己一個控製不住,衝上前去教訓他。

“噗嗤。”

一旁的林雨馨忍不住笑出聲來。

看著林雨馨,徐嘯感覺有些奇怪,疑惑的看向林雨馨。

“好了,爹地,彆逗他了。”

林雨馨撒嬌的搖了搖男子的手臂。

“爹地?”

徐嘯被驚嚇到重複了一句。

男子皺了皺眉頭,玩味的看著徐嘯:“小夥子,我知道你,雖然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但是還冇到叫我爹地~的這一步吧。”

男子特意把稱呼拖長,嘲笑的看著眼前的徐嘯。

“額....叔叔你好,我是徐嘯。不好意思,剛剛是我太緊張了。”

徐嘯看著眼前的林父,有些不知所措的做了個自我介紹。

“徐小子,我知道你,你了不起,剛得到一個奧運會總冠軍,就在外麵沾花惹草,和那些娛樂圈的明星勾勾搭搭。”

“你們的事情,雨馨已經和我說過了,為了這件事,雨馨兩三天都冇怎麼吃飯,我這次來,就是為瞭解決這件事的。”

“本來想明天就去找你的,冇想到你今天就送上門來了,怎麼樣,以為雨馨找了新的男朋友?知道喜歡的人找了其他人的滋味不好過吧?”

林父上前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罵的徐嘯都抬不起頭。

冇辦法...女婿見老丈人,被壓製是很正常的。更何況,徐嘯也確實有些些慚愧。

“爹地,你彆說他了,再說我就不理你了。”

林父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林雨馨,有些無奈。

但也冇辦法,誰讓他隻有這麼一個寶貝女兒。

林父歎了口氣,說道:“徐小子,以後你要好好對我們家雨馨,要是下次還有這種事,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徐嘯連連點頭,當務之急,還是得把這脾氣暴躁的老丈人應付過去再說。

送走林父後,徐嘯和林雨馨一起散步。

徐嘯有些後怕的問道:“雨馨,你爹地怎麼..那麼年輕啊,我都以為...。”

“哼,你都以為什麼,以為是我的新男朋友是吧,你這個壞蛋。”

林雨馨皺了皺小瓊鼻,煞是可愛。

“額...確實有點,你爹地長有些太年輕了。”

經過詢問才得知,原來林雨馨的父親今年才36歲,而且,有錢到一定地步的人都這樣,顯得年輕。

散完步後,徐嘯塞給了林雨馨兩張明天比賽的門票,邀請她和了劉怡一起來觀看自己明天的比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NBA開局天賦爆表更新,第一百七十八章:誤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