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丹作為後仰跳投的創始人以及發揚著,生涯最少用了上萬次這個動作,又怎麼會被徐嘯問倒。喬丹整理了一下思緒,解答了徐嘯這個問題。

“事實就是如此,一旦身體離地之後能修正力量傳導的部位隻有你的手臂,而手臂以下的部位在起跳之後是無法通過力量傳導的,所以整個投籃的力量傳導全是看你的手臂,由於縮短了力量傳導的過程,投籃被擊發之前的修正路程很有限,所以要調整起來會有點困難,所以我們需要對投籃有一點點改進。”

喬丹一邊拿著球一邊講解:“我們站立投籃的時候,投籃的手通常是以指根托球,也就是最靠近手掌的第三指節,而在這個動作下,這個位置會有一些上移,大約在第一指節和第二指節之間的位置”

喬丹把球不斷的在手上滾動,讓徐嘯能夠更加清楚的知道詳細的位置。

“用這個位置托球的主要原因並不是為了加長力量傳導的過程,而是為了自己的彈道跑偏,以這種方式投出的球,拋物線會更高一些,可能有些球員一開始會感覺到彆扭,這得需要你多加練習。”

喬丹把球穩穩的投了出取,拋物線的確要更高一些,但是還是穩穩的命中了籃框。

徐嘯看的眼睛一亮,這就是自己想要達到的效果,然後迫不及待的問道:“邁克爾,那第二種應該怎麼調整呢?”

喬丹看著徐嘯一副好學的樣子,也十分受用,畢竟喬丹也是一個好為人師的人,不過也不是誰都教,那些天資愚鈍的喬丹是不屑於去教的。

“直接依靠後仰獲得出手空間的後仰跳投要比原地投籃要難調整的多,但是它的力量傳導卻更快,很多初學者在經常練習後仰跳投之後,身體本能的適應了這個力量傳導,所以他們的後仰命中可能比普通投籃命中還要更高。但是也是由於力量傳導速度快,調整時間更短,所以投籃偏差也更大。”

徐嘯仔細想了想,確實是這樣,自己在剛學習後仰跳投的時候,經常“神經刀”,要麼就連續進,要麼就一直不進。

喬丹見徐嘯冇有問問題,就當徐嘯聽懂了,繼續講解。

“這種方法的後仰,必須是始於足下的,一旦你的腳底動作冇有處理好,那麼投籃肯定偏,因為縮短了力量傳導的過程,所以腳下占據了大部分投籃的平衡以及至少50%的力量輸出,所以你在投籃前需要考慮怎麼讓自己站穩纔是最關鍵的。”

“其實很多球員對於後仰跳投都是憑感覺,到現在都冇有一個穩定的起跳步法,導致投籃的時候力量傳導出現偏移,這勢必會影響到投籃的命中率。”

說著,喬丹給徐嘯示範了一個錯誤的起跳步法,然後又示範了一個正確的,兩者的差彆十分明顯。

“徐,你要知道,跳投技術是NBA比賽中得分的重要手段之一,其動作方法是用兩手持球在胸前,然後兩腳左右或前後開立,兩膝微屈,重心落在兩腳之間。起跳的時候,你要迅速屈膝,然後腳掌用力蹬地向上起跳,再用雙手把球舉到你的肩上,用你的右手去持球,左手扶球左側方,當你的身體接近最高點時,你的左手需要離球,然後用你的右臂向前上方伸直,手腕屈,食、中指撥球,通過指端將球投出。落地時,屈膝緩衝,準備做下一個動作。它由起跳、原地投籃、跳起投籃三部分技術組成。”

喬丹親身為徐嘯演練了一遍又一遍,這讓最近缺乏運動的他,累的氣喘籲籲的。

“好了,徐,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了,你就按照我和你說的方法去練習把。”

說完,喬丹不願在年輕人麵前丟了麵子,腳下生風一般,飛快的離開了球館。臨走時嘴裡還喃喃自語:“唉,真是老了,就教了徐幾個後仰跳投就累成這樣。”

徐嘯按照剛剛喬丹講的方法,獨自在球館訓練了兩個多小時,從一開始的出手姿勢,到起跳的發力,徐嘯不斷的調整。不得不說徐嘯的天賦還是很高的。

在獨自訓練一個多小時後,就已經慢慢掌握了訣竅。後麵的一個小時,徐嘯的出手不斷的加快。很快就來到了平時正常的出手速度。

不斷的翻身後仰跳投以及原地後仰跳投,這讓徐嘯的體力也在急劇下降。這讓徐嘯決定先回家睡個覺,明天再來訓練。

睡醒之後,徐嘯吃完早餐,剛準備起身去球館訓練的時候,就接到了易建聯打來的電話。

“阿嘯,你小子在夏洛特吧?明天我們隊和你們隊打比賽,我今天準備提前過來找你。”

徐嘯聽到易建聯的聲音也有些激動,自從兩人上次全明星一彆,也有快一個月冇見麵了。

“我在夏洛特呢,阿蓮,你幾點的飛機,我來接你吧。”

易建聯告訴徐嘯他大概10點就能到夏洛特機場。徐嘯看了看錶,現在才八點,決定在家等等他,然後徐嘯躺床上和林雨馨開始聊天,經過上次事情,兩人算是確定了情侶關係,幾乎每天都會聊天。

林雨馨也經常在賽後給徐嘯發資訊,贏了就祝賀他,輸了就安慰徐嘯,這讓在異國他鄉的徐嘯第一次在異性身上感受到溫暖。

時間轉瞬即逝,很快就來到了九點半,徐嘯讓劉祥龍去買一些做廣東菜的食材,阿蓮是廣東人,準備中午給他一個驚喜。

徐嘯住的公寓距離夏洛特機場剛好30分鐘左右的車程,徐嘯一路上開的比較快,九點55,提前五分鐘到達了機場。在十點一十的時候,準時的接到了易建聯。

易建聯一上車就東看西看,一副冇有見過市麵的樣子。

“我去,阿嘯,你小子最近混的可以啊,連大G都整上了。不像我,隻能開一輛猛禽代步。”

徐嘯笑著捶了易建聯一下。

“阿蓮,你小子彆跟我裝窮啊,你工資又不比我低多少,你要是想買,還不是分分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