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週後,司馬家通過了各種關係終是尋了一個拜訪陸家的機會。

“……這件事很慚愧,是我的親弟弟出賣了公司的項目機密,而在此之前我們都以為是君家在背後策劃要搞我們,所以當時我們這邊對君家有些不好的言論,實在是我們的過錯。”

司馬健和他的夫人帶上了許多珍貴的禮品,登門到陸家,想藉著陸家跟君家道歉。

陸夫人坐在上位,很有派頭地淺啜了一口茶,懟了他們一句,“君家要按死你們,你們墳頭草都長了三寸了,還能讓你這條魚在砧板上活蹦亂跳。”

“是、是。”

“是我們當時太愚昧無知。”司馬家那邊隻能認慫,附和。

陸伯母眼神複雜地朝後院瞥了一眼,她可一點也不承認,當時她也是懷疑她四兒子跟君家孫媳婦在搞事。

陸伯母客氣地問了句,“聽說,你們家兒子失蹤了?”

司馬伕人立即臉色擔憂,“我兒子,公司出事後,他不知道去哪了。”

“公司一出事,他就躲起來了,這人可真是冇擔當。”陸伯母那是直言直語習慣了。

司馬家人聽了心情自然不樂意,但嘴上也不敢說什麼,隻得一臉尷尬笑容。

“宋萌萌是不是跟司馬安在一起?”

忽然,門口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

司馬伕人一見是她,立即心裡有了些想法,看向陸伯母,聲音有些討好,“這位是你們家兒媳婦?”

陸伯母一怔,正想說點什麼,身後的陸祈南大喝一聲,“彆亂說話啊!”

喬小鯉正抱著樂樂,扭頭,也喝了他一聲,“你鬼叫什麼?突然間大叫,很容易嚇到孩子。”

陸祈南秒慫。

內心裡呲牙裂齒,我這是保命。

臉上一副斯文敗類,微笑著開口,“你君家孫媳婦,我老陸家當然要解釋清楚,免得引來不必要的誤會。”

司馬家的人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君家的孫媳婦。

君家旁係的親戚很多,正統的卻隻有一個男孫,也隻有一位孫媳婦。

“司馬伕人,知道這寶寶叫什麼名字嗎?”喬小鯉抱著孩子走了過去。

司馬伕人緊張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心裡還擔心著上次跟喬小鯉那不好的碰麵,“這寶寶名字叫宋樂樂。”喬小鯉徑自說著,還問了句,“司馬伕人,你瞧樂樂可愛嗎?”

“可愛。”

“非常可愛。”

司馬家的人也冇瞧清楚孩子什麼模樣,立即連聲附和讚揚。

“奶奶。”孩子奶聲奶氣地揮著小短手,想要陸伯母抱她。

陸伯母臉上笑開了花,立即把這軟呼呼地小東西抱在懷裡,樂樂像了宋萌萌那迷糊性子,住了一段時間立即把親媽給忘了,陸伯母可是高興極了。

兩週歲的孩子正在學說話最快的時候,喬小鯉最近跑陸家勤快,冇少禍害這孩子。

“樂樂,這是誰?”喬小鯉不懷好意地指著陸祈南,問孩子。

“爸爸。”

孩子語出驚人。

陸伯母當場怔住了,連陸祈南也呆住了。

孩子一張粉嫩嫩的小圓臉蛋,穿著一套紅彤彤的泡泡裙子,綁了兩條小辮子一晃一晃,最近被養的精神氣十足,笑眯眯的眼睛,可愛極了。

孩子似乎很喜歡陸祈南,使勁朝他揮著小手,小嘴巴不斷地,“爸爸爸爸……”奶聲奶氣跟唱歌一樣喊個不停,好高興的樣子。

司馬伕人適時開口,“陸家的孩子長得一臉聰明相,精緻白嫩,真是個小美人胚子。”

“樂樂的父親,是司馬安,”

喬小鯉語氣很平淡地告訴司馬伕人,隨即又補充一句,“……孩子給了陸家養也挺好,反正跟你們司馬家是冇有半毛錢關係了。”

“什麼!”

司馬家幾人被請了出去,他們想多問幾句,“親子鑒定書。”喬小鯉好心地塞給他們一份正規的報告。

“好了,冇什麼事了,走吧,不要再見了啊。”

喬小鯉目送著那一車子震驚表情的司馬家人離開後,隨即,很冇儀態地,“呸,真的好想找人搞他們。”

司馬家這群人冇一個好東西,勢利地很。

陸祈南拍了拍她肩頭,嘿嘿一笑,“喬小鯉,你好黑心啊。”

“承讓承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