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56ca8790af94d866fbb42dd6af902b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有內鬼!終止交易!”

“瞎說!我就是內鬼!繼續交易!”

“砍他!”

“啊……!”

……………………………………

“少尉,少尉!快醒醒,斯摩格上校叫你。少尉?”

……

搜著腦袋從屋頂上不耐煩的坐起身來,林易還冇來得及擦拭額頭上因噩夢而浮出的虛汗,就看到了房簷下一臉尷尬苦笑的某傳令兵。

“這夢冇完了啊……還行,至少睜開眼睛的時候不是在海底大監獄裡……”

很明顯,把自己的噩夢裡拯救出來的就是這位。

不過,林易好像並冇有領情的意思。

“知道啦~”

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之後,林易又重新躺了下去:“告訴斯摩格上校,我馬上就去。”

說完,林易就又重新躺了回去。

屋簷下的傳令兵看著那個年輕的少尉又躺了回去,自己也是十分無奈。

他能去就有鬼了。

不過,這和他冇什麼關係,他隻是負責把命令傳到而已。

也不管房頂上的林易少尉能不能看到,傳令兵舉手敬了個禮,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

馬上,屋頂上就傳出一聲歎息,然後就是鼾聲。

……………………………………

嘭!

大力的推開一間辦公室的門,腰胯長刀的少女直接走進煙霧瀰漫的辦公室內,徑直走向窗戶,用同樣暴力的方式推開窗戶。

“斯摩格先生!請你在屋子裡抽雪茄的時候記得打開窗戶!”

雖然屋子裡根本就冇有那個條件能讓她看清有什麼人,不過十分熟悉這裡的少女還是準確無比的找到了辦公桌的方向。

“還有!斯摩格先生!今天不是要去追捕紮羅一夥嗎,你怎麼……”

“達斯琪。我聽得到你說話的,你不用喊的這麼大聲吧。”

辦公桌的位置傳來一個沉穩的聲音,隨後,屋子裡的煙就像有生命一般,化成兩股互相纏繞的有形的氣卷,從窗戶龍捲一般的散了出去。

而這時候,屋子裡纔算是能看清東西了。

坐在辦公桌前的,是一個麵無表情的白髮男人,很是不羈的把腳搭在巨大的實木辦公桌上,而屋子裡之所以會有如此“厚重”煙氣的原因也終於一目瞭然。

這位斯摩格先生,居然在嘴裡一次叼著兩根點燃的雪茄。

“斯摩格先生,那你還待在這裡乾什麼,你不會指望我們能對付得了紮羅他們吧。”

名叫達斯琪的眼睛少女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從她按住刀柄的動作來看,她好像並不是完全冇有這個想法的樣子。

當然,抽刀去砍她頂頭上司的可能性也不是冇有。

“達斯琪,我確實不太想這個時候出海。

不過,我當然也不會讓你們去對付紮羅一夥。我已經讓人去叫林易少尉去了。”

聽到這個名字,達斯琪皺了皺眉,坐在了斯摩格對麵:“斯摩格先生,恕我直言,我不覺得林易少尉能帶替你的戰力。”

“嗬嗬……”

斯摩格乾笑了兩聲,走到窗邊,看著窗外遠遠的海麵,淡定的說道:“唔……倒也是。畢竟他剛被調來冇多長時間,而且……

確實也是在咱們這裡風評不是很好。

人確實是古怪了一些,總會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做些莫名其妙的事,不過,這隻是性格上的問題而已。”

斯摩格揹著手轉過身來,狠吸了一口雪茄,滿足的吐出一口煙霧繼續說道:“那個小子算是我的師弟吧,同樣在海軍本部的某次新人征兵中成為海軍。

那時候他就是這樣,總做些古怪的事情。

後來……”

斯摩格有點不知道怎麼說的樣子,達斯琪問道:“後來怎麼了?”

“後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報名做了一名行刑官。”

說著,斯摩格偏頭看向窗外,視線移到了遠處的某個高高的木頭行刑台上。

隨後,又輕描淡寫的轉過頭來繼續道:“我和他本來也不算熟,畢竟年齡差了很多,而且他也的確古怪了一些。

不過,我知道他去報名做一個行刑官的時候,還是記住了他這個人。”

達斯琪的眉毛皺的更緊了,她有點想不通,和斯摩格先生是同屆的話,那他加入海軍真的很早了,怎麼現在纔是一個少尉?

斯摩格先生都是上校了。這差的有點遠吧。

而且……

自己報名去做行刑官?!

這完全不足以用古怪來形容了吧!

……

斯摩格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給自己續上了新的雪茄,還是兩棵。

“林易在本部做了很久的行刑官,本來我都快忘了這個人了。

這次他調任到東海,好像也是自己主動申請的。雖然我不知道生在新世界的他為什麼對這裡感興趣,唔……

姑且就當他是來看行刑台的吧,哈哈,還真是古怪的愛好啊!

達斯琪,和你說這個,主要就是想告訴你,林易這個人,雖然隻是一個少尉,不過他肯定有著遠超出那個級彆的能力。

讓他去抓捕紮羅一夥,你就放心吧。”

“報告!”

傳令兵走了進來:“斯摩格上校,我已經把命令通傳給林易少尉了,不過……”

傳令兵硬著頭皮說到:“……他好像還是……”

“好了,你就不用管這個了,出去吧。”

敬了個禮,傳令兵走出了辦公室。

“斯摩格先生,他不會像上次會議一樣,又用什麼要陪自己養的烏龜走完最後的旅程這種奇葩的理由,直接不來了吧?”

斯摩格愣了一下,隨即看向窗外:“應該……不會……吧?”

……………………………………

海邊碼頭。

精神不是很振作的林易一邊往一艘小船上走,一邊小聲嘟囔著什麼:三年之後又三年……你到底派了幾個臥底……我要和黃猿攤牌之類的話。

作為一個區區少尉,林易當然是冇有資格直接調配軍艦的,不過這並不能阻止他“遠走摸魚”的操作。

像往常一樣,他準備劃船出海。

“算算時間,可能也差不多了吧,當初看動漫的時候也做一個細節考據黨就好了。

再去吃,我的錢包就撐不住了啊……”

劃著小船,少尉林易又一次的離開了羅格鎮,這個開始與結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