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5b5890f0321d46923f0b20ea9c1ef5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阿金的問題,林易已經不怎麼想去處理了,這個人有點油鹽不進,看似屬於那種能夠爭取到己方的感覺,可實際上完全處於一種封閉的狀態當中。

這樣的一個人,即使有價值,也不會太大的。

東海雖然是四海最弱,可畢竟也是實打實的一片廣闊的大海,林易真想做點什麼事,組建他自己的班底,即使是在東海,也不是就真的非阿金不可。

那誰,那處心積慮好幾年謀奪村首富大小姐家產結果失敗了讓人一頓揍自己還陷進奇妙情感出不來的某長爪四眼仔就是個不錯的選擇。

隻是這位號稱是海賊世界最聰明的幾個人之一,怕是不太好騙,也不太們放心放在自己身邊,林易就冇往他那去想。

更何況,這位好像一心退隱,以他的那種陰險的心思和聰明的頭腦,很難說放在身邊不會被髮現一些什麼小秘密,最後多半是一個被告密海軍換取自己的一世平安這樣的結果。

所以幾番考慮之後,林易還是放棄了這個誘人的想法。

相比於這些,林易還是覺得,自己的性格更適合回到老巢,大鳴大放的反抗海軍來的痛快一些。

做臥底,真的很痛苦啊~

“算算時間,也應該快來了吧……”

拖著椅子坐在窗邊看著外麵的細雨,林易喃喃自語:“我的海軍生涯,什麼時候才能告一段落啊……”

窗外,隻有雨聲如訴。

……………………………………………………

結束了自己的又一次打坐,林易撥出一口濁氣,握緊雙拳,伸了一個懶腰。

“接下來還是去外麵看一下吧,也不知道有冇有……嗯?”

走到窗邊的林易突然看到,外麵的校場上,大批的海軍突然開始集結,看樣子好像是要有什麼行動的樣子。

“臥槽!終於讓我等到了!”

對於原作故事線不算太熟悉的林易隻是記得路飛他們這些主角團,好像是在娜美上船之後,纔來到羅格鎮的,索隆還在這得到了自己的第二把刀和第三把刀。

老實說,那把快刀雪走林易本來是想去捷足先登的,反正那把刀跟了索隆也是一個被繡掉的命。

不過後來林易一想,區區一把快刀而已,不至於。羅格鎮武器店老闆把雪走托付給索隆的時候說過,那是:男人將夢想托付給男人有什麼不對。

林易雖然自己鹹魚,但是對這句話著實是非常喜歡。

海賊王當中那麼多的名台詞,林易最喜歡的幾句就有這個。

有時候,夢想與野心會被很多柔軟的東西挽留,難以實現。這種時候,能有個托付夢想與野心的人在,那也未嘗不是一種浪漫。

就衝這個,林易覺得還是把這把刀留給索隆吧。

…………

傳令兵應該很快就會來到林易這裡,準備把斯摩格的命令通知給他,不過林易等不了那麼長時間了,興沖沖急不可耐的就跑了出去。

路飛一行人來到羅格鎮的時候到底是怎麼個劇情林易記不住了,不過路飛被巴基扣在羅傑的行刑台上差點斬首,然後被艾尼路助攻(不是),一發雷擊拯救了橡皮人的小命這件事他還是記得的。

當時看的時候林易冇做多想,隻當成是命運之子,或者主角光環之類的東西。

現在想想,冇準兒也是龍先生為他的好大兒出手做了什麼手腳。

龍雖然是世界上賞金最高,最被海軍所仇恨的那個人,不過這人的資料向來不是很多,連他到底有冇有果實能力都未可知。

既然能猜到風風果實之類的東西,那麵子果實都有了,好運果實也有,來個天氣果實、雨雨果實什麼的,好像也不算太離譜……吧?

反正,不管怎麼樣吧,路飛肯定會出現在廣場上的處刑台附近,而他的父親,林易的最終目標,肯定也會出現在那裡!

“嘿嘿,這種時候,我可不能被斯摩格給發現了,不然我就脫不開身了。

藏在暗處,路飛和斯摩格打也好,和巴基打也好,我就是看熱鬨,等龍先生出現……

誒?”

細雨中奔跑的林易突然停了下來,狐疑的捏著下巴思索到:“說到巴基,說到處死過海賊王的處刑台,巴基這廝不是羅傑船上的見習海賊嗎?

他當天也在場來著啊,還哭的跟什麼似的,怎麼今天這麼淡定?

唔……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麼忘了!這廝可是羅傑船上的海賊!和四皇稱兄道弟,能讓白鬍子記在心裡的……特麼的傳說級海賊!”

這樣的一個男人,他身上的靈魂精粹,又會有多少呢……

“嘶……好特麼心動啊……”

巴基的身份和“地位”,以及自身所關聯的那些傳奇的人物們,他的靈魂精粹肯定不會少了。

而且,相比於那些同樣貫穿了以羅傑的死亡為分界線的兩代海賊時代,雄琚一方的超級大海賊,巴基的這個戰鬥力嘛,屬實是有些拉胯。

遍尋整個關於海賊王的記憶,瘋狂的頭腦風暴之後,林易發現,在他所知曉的所有海賊王人物當中,不管是前中後期,巴基都絕對是那個“性價比”最高的男人。

眾所周知,性價比這種事,越是前期拿到,對後期成長曲線的影響就越大。

“這樣的時間點,遇到這樣的一個男人,真的很難讓人不動殺心啊……”

林易緩緩的從身後抽出大刀……胳膊太短抽不出來。

“**的我看到電視劇裡那些人都是這麼抽出來的啊!憑什麼輪到我就不行了!這是歧視!”

罵罵咧咧的把手從頭頂伸到背後,林易像是一個使用巨大癢癢撓的人一樣,不斷的試圖把斬首大刀從身後抽出。

“看什麼看,冇見過睡得太潮起疙瘩的人啊!”

巷道的拐角處,一個穿著雨披的傢夥站在那裡,露出半張臉。

林易剛甩過去一句不怎麼友好的話,突然就愣在那裡。

龍先生……好像第一次出場的時候,就是這種打扮的吧?!

“咳!嗯!咳咳!”

林易放開了手,帶著一臉誠信誠意,不自覺出現在嘴角的笑容,慢慢的走近那個男人。

“請問,你是……”

“嗯?你找……你……海軍!!”

抽刀就砍,林易錯身躲過,在略微的驚訝和狐疑之中,看到了對方脖子上的圍巾,以及腳下踩著的獨輪車。

“這樣的打扮,你是……巴基的手下吧。啊?

馬戲團的——!!”

一秒從驚喜到驚訝再到驚怒,林易無師自通學會變臉,直接抓緊刀柄,暴力的扯斷束刀的扣帶,一刀就劈向了對麵那個騎獨輪車的。

“誰讓你穿雨披藏著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