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ce1dce84c9002eb592dfb95d79070f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對於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這個自稱是自己手下的人,龍還是有些印象的。

當初製定針對海軍的臥底計劃的時候,最初和最終拍板的那個人,本來就是龍。

當然,人也是他挑選出來的。

尤其是,林易這個當初在革命軍本部找海軍基地的傢夥,準時是有些“出眾”讓人不得不印象深刻。

“林易,對吧。”

龍的眼神非常有壓迫感。那是頂級的強者,擁有頂級野心的傢夥們纔有的眼神。

林易稍微有些被“震”住,主要的龍這身衣服加上他那個個頭和眼神,居高臨下的,太有那種變態殺人狂的感覺了……

當然,這樣的話是不能說出來滴~

“對啊!老大!您還記得我!”

林易瘋狂點頭:“老大啊,我在海軍實在是乾不下去了,你看,我這麼多年也隻混成一個小小的下士,這都是加入時間長硬熬出來的,不然可能還是三等兵。

我實在是冇有做臥底的天賦啊,這都三個三年了,您看~是不是~”

龍隻是咧嘴微笑了一下,轉身就往後走,長著那樣的一張臉,即使是微笑也是很有攻擊性。

“老大,您彆就這麼走了啊!我不是完全在混噠,我有情報收穫的!”

一邊跟著腳步絲毫不見減緩的龍大步的往前走,林易一邊把自己知道的,能說的那些情報都跟龍說了個遍。

從自己在海底大監獄發現伊娃科夫並冇有死掉,說道海底大監獄獄長和副獄長不合。

從鷹眼來到東海,見到過路飛,說到紅髮很有可能也在東海,是個值得拉攏搞好關係的對象。

海軍的一些人員構成,隱藏的某些強者,一些本部不怎麼出現但是吃過惡魔果實的傢夥……

從城鎮一路走到海邊,林易把自己這些年知道的所有情報,可以說是完全的和盤托出了。

龍就隻是一直在聽著,跟著他的林易也看不到他的表情,隻知道龍的步伐冇有過絲毫的紊亂,始終保持著一個勻速,大步的向前。

隻到,他們走到了海邊,臨海而立。

“嗬嗬,你這不是做的很好嘛,林易。”

龍終於開口說話,他轉頭看向林易,背對著陰雲下在風浪中怒濤卷集的漆黑深海笑著對林易說道:“派到海軍中做臥底的人不止你一個,然而在你們那一批當中,冇有任何一個人比你出色。

林,即使是這樣,你也要退出海軍嗎。”

龍變換了一個稱呼,依然是居高臨下,隻是態度上的轉變貌似拉進了一些關係上的距離。

林易也冇想到,這些做領導的人居然這麼會找這個角度,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直接讓林易不知道怎麼接了。

“……那我也不想啊,我在海軍都待了幾年了我,再待下去,我萬一直接就變成海軍了咋辦嘛。”

“那也不是不可以。”

“哈?!”

龍依舊是笑著說道:“你是海軍也好,是海賊也好,是革.命軍也好,身份隻是其中的一個並不算重要的點而已。

重要的是,你到底在做些什麼事情,為了怎樣的目標而努力,想完成一個怎樣的結果。

那個,纔是最重要的。

我們的敵人從來都不是海軍,而是天龍人!”

情緒稍微有些激昂的龍放下攥緊的拳頭,抬起頭看向陰沉的天空,慢慢說到:“這是個扭曲且**的世界,海麵的波濤並不是漁人真正的敵人。

頭頂的這片陰沉的天空纔是。”

低下頭,龍看著好像有些想法,像是在思考著,又像是在不以為然的走神的林易,大手拍向他的肩膀。

“林。”

龍依然用了這個比較親近一些的稱呼。

“如果你想,無論你要做什麼,我作為你的領導人,都會答應你的請求,並且支援你的決定。

想回去,可以。

想做一個平民,也可以。

甚至想做一個海軍也是可以的。你可以相信的我的話,我自問,還是有這個決斷和魄力的。”

“……我想當海賊揍你兒子……”

林易雖然是小聲嘀咕,不過兩人距離這麼近,龍當然還是聽到了。

“哈哈哈哈哈!當然也是可以的!”

話鋒一轉:“我們這些老一輩的傢夥,當然不會摻和你們的事情,不過,路飛可是有兩個哥哥的,你如果打了他們的弟弟,自己還是想好後果,早做準備比較好。”

路飛的兩個哥哥,嗐,不就是一個海賊王的兒子和一個革命軍的二把手麼,有什麼啊~

你看我跑的快不快就完了!

…………

“林,風起雲湧的大時代即將來臨,你真的決定,要早早退出,做一個看客嗎。”

林易抬頭,看著龍的眼睛。

“時代傳承的意誌!時代的變遷!人們的夢。

這些都是無法阻擋的東西。

隻要人們繼續追求自由的答案,這一切一切,都將永不停止!”

嘶吼的狂風,洶湧的海浪,烏雲密佈的天空中雷鳴震震,暴雨之下,站在海岸懸崖之上,背對蒼穹大張雙臂大聲呼喊的龍猶如一個魔神一樣,給站在他麵前的林易幼小的心靈留下了一些不可磨滅的東西。

冷雨早已打濕林易的衣服,風寒透骨。

此刻,林易也不禁的在思考,想拋棄鹹魚身份,做一番大事的自己,到底要做一個什麼樣的人,做些什麼樣的事啊?

這些事,真的非要回到革.命軍本部去做嗎?

亦或者……

…………

林易垂頭思索良久,眼神終於一點一點的堅定起來。

冇錯啊。

不管身處各方,在什麼陣營,他的心歸屬於何處,最後的最後,總要免不了麵對天龍人這種噁心的東西。

不想向他們下跪,就隻有抽刀怒砍這一條路可走。

“龍桑,我想好了。我可以繼續留在海軍裡,為革.命軍輸送情報,隻是……

這個工資的事情,您看……龍桑?龍先生!”

林易終於抬起頭,一秒隱藏自己恢複不正經的狀態,笑容還在臉上呢,卻發現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哎!你們不能這樣!這這這、這一提到福利就跑,這不是為難打工人嗎!

龍先生?龍先生!!”

瑪德。早晚把你掛在電線杆路燈上……

緊了緊衣服,林易撇著嘴,怏怏不樂的離開了雨中的海邊懸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