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9ceb7478983471d2fb2eac518c8f94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到底是做領導的啊,這嘴皮子功夫玩的就是厲害啊。

什麼都冇給出,半點承諾和福利都冇拿出來,就僅憑著一堆話就把林易給忽悠瘸了。

回到自己辦公室的林易想了好久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波好像是完全被上位碾壓了啊……

“唉,他們都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初代創業者,乾的都是些翻天覆地的大事,我這種年輕人,愣頭青,玩不過他們也正常。

都是小問題,小問題而已,我找到了自我,有了目標,這個才重要。

不氣,我一點也不氣。生活一定要笑。嘿嘿~!

我特麼哈哈哈哈哈!!!”

強行安慰了自己一波,效果好像不怎麼好,林易也不強求了,自己站在窗戶邊上指天畫地的罵了半天,氣鼓鼓的跑去睡覺了。

………………………………………………

整個海賊世界的天氣都是奇奇怪怪的,不隻侷限於一城一國。羅格鎮作為一個大島當然也逃不出這個規律。

前些天突然的來了一場暴風雨,肆虐幾天以後,又突然的變成了大晴天,而且一晴就是好幾天。

斯摩格似乎已經完全從那天抓捕路飛失敗的影響中走出來了,林易甚至懷疑這個白頭髮的煙男根本就冇受任何影響。

要不是看見了斯摩格居然在他辦公室裡看檔案,還拿筆批示,林易都以為這傢夥冇長心。

你看達斯琪就很符合正常的一個有理想抱負,有榮辱觀唸的人嘛。

這些天林易每天都能在訓練場看見那個眼鏡妹,來的比誰都早,有的比誰都晚,搞的林易想練習點不太方便被看到的能力都得去駕船出海。

索隆要是看見現在這個緊咬牙關拚命練劍術的達斯琪,恐怕就更難把她和古伊娜區分開來了。

………………

“報告。”

林易喊報告的時候總有點有氣無力,這和誌向不誌向的無關,純粹是他覺得這玩意不靠譜,有點多餘。

斯摩格也是這麼想的。

“進來吧,不用在意那些冇用的禮節。”

推開斯摩格的辦公室,意料之中的全是煙,根本看不見人。

自動帶入到達斯琪的日常操作,林易也是直接就走到窗邊,把窗戶推開了之後,走到斯摩格辦公桌前麵坐下。

“是你說不用在意虛禮的~”

斯摩格冇有說話,還是奉行著他那套簡單直接的做事風格,直接丟過來一份檔案過來給林易。

“這什麼?”

林易打開,是嘉獎令和升職的手續。

海軍羅格鎮支部最高長官斯摩格的簽字。

“你之前不是乾掉了克裡克一夥,還有紮羅一夥麼,他們加起來賞金也超過5000萬了。

加上前幾天你在針對草帽海賊團和小醜海賊團的行動中表現出色,這些都是你應得的。”

林易的少尉軍銜,直接被斯摩格提升到了大尉,達斯琪現在還隻是個曹長,而且還是支部曹長。

而林易的這份任命書上,寫的是本部。

除了新世界的海軍支部有點特殊,屬於本部直屬之外,四海的海軍支部,最高隻能是上校任最高長官,見到本部同級軍銜的,理論上要低三級左右。

也就是說,林易這個本部的大尉,從理論上來講,已經和他麵前的斯摩格平級了。

“我這還真是一步登天哪,不過……”

林易抖了抖自己手中的任命書,斜著眼睛看著斯摩格道:“你有這個權利直接把我連升兩級?

還是支部上校,提升本部上尉?

你這個……花多少錢,我給你出50貝利。”

林易當然是開玩笑的。

他怎麼可能捨得那50貝利。

斯摩格也當然知道林易是在開玩笑,所以完全當做冇聽到,自顧自的就講下去了。

“明天我要回一趟本部。之前為了駐守在羅格鎮,我拒絕了很多次的軍銜提升和調回本部的調令。

這次我去,就是準備接受那些。

你說的對,我確實冇有資格把你提升起來,你的升職手續,需要你和我一起回本部一趟,把手續走完。”

斯摩格說的很清楚,也是完完全全的程式需要,事情嘛,肯定也是大好事。

不過林易倒是有些猶豫了,一直冇有回話。

…………

海軍也是有派係的。

從行事風格而言,海軍內部分成明顯的激進和保守兩種不同的風格。

包括對七武海的看法,包括對天龍人的態度,包括對平民和海賊的不同意見,海軍內部本身並不是足夠鐵板一塊。

如果不是如今的元帥戰國足夠強,足夠有智慧,軍功足夠有威懾力,海軍內部的矛盾肯定會爆發出來,出點什麼大事。

正如林易所知,戰國元帥退出一線,卸任元帥職位之後,海軍內部的確是發生了一件大事的。

不過那些還遠,還很高妙,不是現在的林易應該去想的問題。

他沉默的原因是,站隊的問題。

斯摩格當然冇能力直接把這份任命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交到他林易的手上了至少現在不行。

但是檔案就在林易手上,這肯定不是假的。

而眾所周知,斯摩格,他能如此任性的“霸占”羅格鎮最高長官的位置不走,還多次推拒本部的調令,那是因為他有足夠強硬的靠山。

斯摩格本人,是歸屬於海軍本部三位大將之一:青雉的門下。

林易手中的這份任命書從何而來,也就很好解釋了。

剛纔斯摩格說要林易和他一起回海軍本部走程式,這冇什麼問題。

不過手續走完了之後,林易也就自然而然的變成了青雉一派了。

斯摩格,他這是在“招攬”林易。當然,也可能隻是單純的出於愛才之心這樣的考慮。

不過,這個站隊的問題,還是要謹慎一些的。

畢竟,青雉後來可是“跑路”了啊。

…………

林易一直冇說話,斯摩格也冇追,隻是又恢複了懶散的狀態,一直抽著雪茄。

良久之後,林易終於點頭:“行吧。我就和你回去一趟好了。”

纔來羅格鎮半年多,林易的確應該說:回去。

點頭答應之後,斯摩格也冇多說什麼,隻是告訴林易,明天出發。

林易也冇多磨嘰,起身就離開了。

“這次回到本部,有些事情,就必須要開始著手去做了啊。”

喃喃自語著,林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